联系联盟站长

微信 扫一扫

真实故事:从“全能神”囚笼到重返幸福家庭 18年来我经历了什么

06

2023-09

21:53

点击:680

来源:
0

“我真心地跟丈夫、孩子,还有亲戚们说一句对不起!我给你们带来了太多的伤害!”


蛊惑失足,滑落深渊 

我叫程丽(化名),女,小学文化,1969年出生,家住安徽滁州一个小县城。

2005年,记得当时是一位大姐向我传播“全能神”邪教。她对我说世界末日快要降临了,但是有“全能神”拯救我们,只有信“全能神”才能躲过劫难,我有些半信半疑。之后大姐经常找我聊天,帮我疏解烦心事儿,渐渐地我和她关系要好了起来。

临近年底的一天,大姐来到我家,拉着我的手笑着说:出去走走,见见弟兄姊妹去。当时我压根儿没想太多,有说有笑地跟着她过去了。那里有很多“弟兄姊妹”,对我嘘寒问暖,给我平淡的生活增添了不少快乐。后来的相处中,我发现她们都信“全能神”,都对我说信了可以避邪消灾,带来好运。禁不住一群人的拉拢,再加上本身觉得信了也没有多大坏处的念头,最后我也信了“全能神”。万万没想到的是,从此我便一发不可收拾地滑向了深渊。

迷失自我,背弃家庭 

打从加入之后,我便积极参加“全能神”组织的各种活动,经常和他们一起学习“全能神”的书籍和影片,了解“神”的前世今生,见识“神”保佑庇护的事例。潜移默化中,我逐渐对“全能神”深信不疑。

2013年下半年,由于“全能神”组织扩大的需要,准备进一步“传福音”,加上我工作认真肯干,当时就被“教会”选为“浇灌执事”。我打心里感到高兴,想着受到了认可。可没想到的是,我的任务日益繁重,压力越来越大,日常时间几乎被占满,甚至与照顾家庭产生严重冲突。

一开始,需要在家庭和“全能神”之间作出选择,我的内心异常矛盾万分纠结。但“全能神”向我灌输“神要打破家庭,父母儿女这些都不能有,只能满足神”的思想,要我们看淡亲情,只有对“神”的爱才是真的。于是我对家庭的关心慢慢变少了,把时间和心思都花在了“全能神”上。我积极传播所谓“福音”,对女儿的事情反而很少过问关心。那个时候,我和丈夫、女儿发生多次争吵,他们说我疯了、走火入魔了,对此我不但不在意,反而生气他们如此反对批评“全能神”,使得我与家庭的关系跌至冰点。

2016年,迫于“传福音”人数的任务压力,我萌生了向丈夫、女儿还有亲属“传福音”的想法。不过丈夫一如既往地坚决反对,女儿和我姐也不愿意相信“全能神”。拉拢家人亲戚失败后,我非常痛苦,心想:我拉你们明明是为了你们好,换来的却是吵架、委屈。一气之下,我拿走了家庭所剩不多的存款,走上了跟随“弟兄姊妹”离家出走的道路,就此也彻底背弃了亲朋好友。

然而,后面发生的一切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美好,“全能神”邪教组织要求我们发毒誓、表真心。为了表达对“神”的真心,我还把身上的所有钱财都奉献给了“全能神”。那时我坚信只要真心地向“神”,“全能神”就会眷顾我。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自己痴迷“全能神”竟到了如此可怕病态的境地。

迷途知返,回归家庭 

2023年的一天,我终于被当地公安机关查获。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公安干警和反邪教志愿者完全不像“全能神”视频里的那样。他们带着我学习剖析邪教危害的书籍,观看揭批邪教本质的影片,与工作人员、亲朋好友谈心。渐渐地我的心态从抵触转变成了接受,特别是与家人和反邪教志愿者的交心,真的感觉好多年没有这样轻松愉快。

随着学习与交谈的深入,慢慢地我也回顾反思自己这些年的经历。我过去是一个开朗乐观的人,由于信奉“全能神”邪教,逐渐变得心理闭塞,不顾丈夫的感受、无视女儿的关心,致使原本幸福的家庭破碎不堪。我本可以开心快乐地过着小日子,却误入歧途,不求回报地一心为“全能神”奉献付出,回想起来实在愚昧!

“全能神”让我变得麻木、无情,甚至蔑视法律。是反邪教志愿者对我循循善诱,帮助我分清辨识什么是邪教,什么是正常人的生活。我发自肺腑地对他们说一声谢谢!

我还想对那些还深陷邪教泥沼的人们说一句:不要再痴迷邪教了,尽早从“全能神”邪教解脱出来,早日回归社会、家庭,我们的家人其实一直在等着我们,他们日夜盼望我们回去团聚!

如有知情者或有“全能神”等邪教信徒信息也可以联系反“全能神”联盟站长,电话:18226197718(微信同号)

如果您喜欢,可以在文章下方留言鼓励小编,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10
作品评价
回复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