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联盟站长

微信 扫一扫

回想被“全能神”邪教欺骗的日子她悔不当初

02

2023-09

23:28

点击:574

来源:
0

黄丽娟出生于1983年2月,虽然家庭贫困、学识不高,但性格乐观、积极。黄丽娟自小被亲生父母抛弃,由一个孤寡老人收养。比起其他人,她的童年是不完整的,缺少更多关心和爱护。

人生和命运总是会有高低起伏。虽然童年比大多数人不幸,但是2000年,黄丽娟在外打工时在一次老乡聚会时,认识了现在的老公伍桂标。为人老实勤劳、细致体贴的伍桂标,第一次相见就给黄丽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伍桂标好像也对黄丽娟充满好感。随着了解的加深,互生爱慕之心,开始了恋爱,并于2004年结婚。婚后夫妻感情和睦,憧憬着靠两个人勤劳的双手,共同创造属于他们的美好生活。生活虽然不是特别富足,但是在夫妻共同努力经营下,小家庭也过得相当有滋味,两个儿子的先后出生,更是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限生机和希望。

为了让今后的生活更有保障,丈夫伍桂标在外打工,黄丽娟则回到老家带小孩。伍桂标每个月都按时寄生活费回家,隔三岔五就打电话关心黄丽娟、儿子及养父母。直到2006年,黄丽娟感觉到老公有了变化,生活费不像以前那样准时寄回家,电话也来得少了,有时打老公的电话要么不接,要么不回。她趁老公不在家,偷偷翻看了他的箱子,希望能从中发现一点蛛丝马迹,结果发现一本书《神的三步作工》。因为自己之前读书不多,想多认识字,黄丽娟就把这本书拿出来看。

一天,正当黄丽娟利用工休时间全神贯注地看书时,伍桂标回来了。他一进门看见自己的箱子被打开了,黄丽娟正拿着自己藏在箱子里的《神的三步作工》看得津津有味,便一个箭步上去把书抢了过来、抱在怀里,生怕再被抢走,还满脸怒火地训斥妻子:“你怎么乱翻我的箱子,还拿我的书看!”

看着一脸怒火的丈夫,想到自认识、结婚以来他还没对自己发过这么大的火,黄丽娟顿时感到很委屈,眼泪刷的一下掉了下来,一边哭一边回应说:“你平时休息时间老不在家陪我,我一个人觉得无聊,看你有一本书,所以就拿出来看了。”

看到妻子这个样子,伍桂标心里产生了一个念头,既然妻子发现了这本书,不如把她也带入“全能神”的行列中,于是开始对她讲人是怎么来的、神创造天地万物、要信神才能保平安等。就这样,黄丽娟的噩梦开始了。

原来,伍桂标,这个他人眼中的好男人、好丈夫,在2006年认识了同样到广东佛山打工的老乡志红后就变了。这个志红曾经当过兵,现在是“全能神”信徒。伍桂标正是经过这个老乡“传福音”接触了“全能神”,被洗脑后进入该组织,现在正要亲手将自己的妻子和家庭推向火坑。出于对丈夫的信任,原本就没有多少文化知识的黄丽娟也开始相信“全能神”。从此,她原本平静的家庭生活被打破了,开始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黄丽娟谈起怎么会相信“全能神”时,心里满是悲伤和痛苦,她说:“说实话,刚开始我丈夫神神秘秘地对我说,现在到处都是天灾人祸,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保平安得拯救时,我是不太相信的,还埋怨他神经兮兮的。”

后来,丈夫经常带所谓的兄弟姐妹回来跟我‘交通’。他们三番五次地来向我传福音,并拿那些恐吓人的话来吓唬我。就这样,原来啥都不信的我,开始跟着老公相信‘全能神’。

据黄丽娟的工友讲,没信“全能神”时,黄丽娟活泼、乐观,喜欢和工友打成一片,经常一起吃饭,收工后一起聊天,同事有特殊需要调班换班,她总是乐于帮助,和工友的关系都很融洽。但是,自从黄丽娟信了“全能神”后,就变得寡言少语了,好像做了贼似的不太和工友说话,没有一点笑容。

自从黄丽娟跟着丈夫相信了“全能神”以后,夫妻俩变得更加聚少离多,互相之间的信任也少了。因为传福音的需要,他们两个人经常变换电话号码,见面也少,就算在一起,也很少谈论家里的事,谈的说的都是要如何敬奉神、侍奉神的事。

当人们问她,“全能神”鬼鬼祟祟的,为什么还会相信?黄丽娟说:“当时也确实感觉到,参加这些活动偷偷摸摸的,一点都不光明正大,也有过怀疑,但是,当想到‘全能神’说,现在神的作工是隐秘的,到以后才公开,先隐秘后公开,先拯救后毁灭。那时也不知真假,加上自己又写了很多不怀疑神、不背叛神的保证书,心里就很怕很怕,反正就是怕,怕真的有惩罚、有报应,所以就一直都不敢放下。”

因为黄丽娟在“全能神”组织里表现比较积极、活跃,“上级带领”就安排她负责两个聚会点,一个点可算作是小排。自从当上“排长”后,她更加积极主动了。“全能神”说出去传福音就是尽最大的本分,还说要维护神的利益,以神的工作为第一,以自己的生活为次,因此,黄丽娟打工也变得不安心,一上班就想着下班后该去哪里传福音,还经常和兄弟姐妹一起聚会、唱神歌、吃喝神话。

往事不堪回首。黄丽娟说:“想想自己在没有信‘全能神’时,健谈开朗,对父母孝顺,疼爱孩子,善待丈夫,常跟别人说心里话,算得上是个好儿媳、好母亲、好妻子。‘全能神’让我对人不能说真话,甚至说自己的老公患癌症死了,上没有父母,下没有孩子,让我变得六亲不认,不顾家不顾业,整天躲来藏去,偷偷摸摸,每天都生活在‘全能神’制造的恐怖当中,诚惶诚恐不可终日,家也变得不像家。”

幸运的是,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黄丽娟终于从“全能神”的精神控制中走了出来,重新找回了自己。现在的她很珍惜眼前的生活,与家人的关系又和以前一样好了,特别是两个儿子,只要一见她,就扑上来抱住她,“妈咪,妈咪”叫得很亲切,让她感到做母亲无比开心、幸福。两个小孩以前由于缺少父母的关爱,孤苦伶仃的,一个很调皮到处惹事,一个很孤僻。现在妈妈回来了,孩子们慢慢地变得开朗和懂事了。说起这两个孩子,黄丽娟既愧疚又庆幸,愧疚的是此前6年,亏欠孩子太多太多,庆幸的是自己没有继续在邪路上走下去,让孩子们重新有了母爱。

但是,她的丈夫伍桂标自2010年9月回来过后,这么多年来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父亲患病在家,不但没有回来照顾,甚至连个电话问候都没有。2015年7月,黄丽娟的公公由于身患重病不幸去世。老人的后事都是由黄丽娟和两个姐姐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操办的。

谈起目前自己丈夫的状况,黄丽娟本人很无奈,也很难面对。她说,以前夫妻俩感情那么好,现在突然变得杳无音讯了。周围的老乡都和她说,像这样的老公,有也跟没有一样。黄丽娟听后十分伤心,但又无可奈何,想想也是“有没有都无所谓”。她也曾试着问两个儿子:“如果以后见到爸爸了,你们会怎样对他?”大儿子说:“妈妈你说怎么样对他就怎么样对他,我听你的。”小儿子说:“我的爸爸死了,我没有爸爸,把他从家里赶出去。”听了两个儿子的回答,她非常后悔,“全能神”邪教害得她的家庭不再完整。

如有知情者或有“全能神”等邪教信徒信息也可以联系反“全能神”联盟站长,电话:18226197718(微信同号)

如果您喜欢,可以在文章下方留言鼓励小编,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5
作品评价
回复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