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联盟站长

微信 扫一扫

关于我转化自己的信徒母亲成功经验的总结

10

2023-03

22:41

点击:1875

来源:
0



关于成功转化

自己邪教徒母亲的

经验总结



总结人:残垣(微信昵称)

日期:2022820


(作者声明:

1、本文内容均为个人真实经历,仅供参考;

2、本文仅允许基于反邪教公益用途的拷贝、分发和呈现等,不得用于商业用途,违者将被本人追究侵权责任;        3、如需要更多指导,可联系反全能神联盟。)

一、理论部分..........................

核心问题:你是怎么成功转化你妈的?........................

核心理论1:信仰动力理论及策略纲要........................

核心理论2:邪化四阶段与善化四阶段......................

核心理论3:洗脑理论(记忆与遗忘)......................

二、思想建设部分——打铁得自身硬........................

1.强硬起来............................................................

2.冷静下来...........................................................

3.提高你的学习能力...............................................

三、实例分析........................................................

四、我遇到的求助问题及回答合集...........................

问题1:正当防卫...................................................

问题2:不敢强硬处理.............................................

五、我成功拯救母亲的经历与感受............................

1、经历................................................................

2、感受...............................................................

一、理论部分

核心问题:你是怎么成功转化你母亲的?

核心步骤:送精神病院治疗+陪着她与正常的陌生人一起体力劳动

过程大概就是:我爸19年初精神病复发——我介入其中将我爸送入医院治疗成功——药物作用导致我爸过度清醒——我妈觉得我爸没完全好,就带着我爸去邪教治病——我爸压根不信,但是被我发现我妈深陷邪教,我家争吵不休——我妈有更年期综合征,睡眠与饮食不佳,以为被全能神惩罚——我妈离家出走——被我找回来后在家闹自杀——被我塞进私人精神病院大半年进行强制遗忘,忘得差不多了且服软了——出来后又有点苗头——送到我小姨家的车间里,和老乡一起体力劳动——迅速被正常人同化——回归家庭。


核心理论1信仰动力理论及策略纲要

每个邪教徒深陷其中,都有其原因,想要找到策略,先得分析内外因。

1)外因.自然是外来的邪教诱惑,趁虚而入,持续洗脑。

2)内因。就是受害者“虚”,或者说有弱点。比如这个人可能受教育水平不高,逻辑能力有限,世界观不科学(原本就愿意相信世界上存在神仙鬼怪),加上境遇有些坎坷,或是童年婚姻不幸福,或是自己或家人生病。他们想要逃避这些痛苦,或者是被邪教徒硬是制造出痛苦或恐惧,进而想要逃避现实,追求宗教寄托。

3)策略纲要。分析清楚内外因素,自然就知道怎么做了。外来的妖魔鬼怪,全部赶走,各种意义上的接触渠道,全部切断。保证信徒不被继续外来精神控制,外来的拉力就切断了大部分。外来的拉力的剩余部分,以记忆的形式留存在记忆中,那就需要让他们遗忘和抛弃。学生期间背书的原理不就是这样的么。

核心理论2:邪化四阶段与善化四阶段

1、邪化四阶段:需要指出,在邪教入侵的过程中,信徒应该经历了四阶段的反过程。

1)去家庭化。有天父而无人父。信徒逐渐主动认为或被迫接受教派重于家庭。

2)去社会化。世俗都是一场空,为有极乐或天堂是永恒。信徒

3)对抗社会和家庭秩序。各种家庭暴力,争吵打闹。

4)人身脱离。离开家人和家乡,正常成为异乡的异教徒。

2、善化四阶段:邪教徒的变化是先去家庭化,后去社会化的过程,所以回归时应该先回归社会,再回归家庭。

1)人身回归。先找到信徒、并且将其带回安全的地方,是转化工作的第一步。

2)服从社会和家庭秩序。往往也需要一定的暴力措施。比如收容转化。

3)社会化。

4)家庭化。


核心理论3:洗脑理论(记忆与遗忘)

请试着理解这个简单的小学应用题:如果观念(正常意识)是个湖泊,容积是1000个单位,要维持湖泊的活力,每天都要进100个单位的水,出100个单位的水。假设人每天必定要吃100个单位的信息,其中邪教洗脑信息占据90个单位;又因为处于特殊的信息管控环境,每天来不及自我反思,只能排除10个单位的邪教信息;那么每天流出的100个信息中,90个是正常信息,10个是邪教信息。那么,每天这个意识的湖泊里,都会有90-10=80个单位的湖水被邪教污染,整个湖被污染只需要1000÷80=12.5天。整个意识湖被污染了,人也就被洗脑了。

分析:能在洗脑环境下坚持近13天的话,我举的这个例子应该是聪明的英雄,表现为意志坚定(容积1000)、自我逻辑能力强(受限环境反思能力10单位/天)。普通人来讲,可能这个湖就只有500,然后普通人在洗脑环境下,反思能力为5单位/天。那么,每天吃入90个单位邪教信息,排除5个。每天污染湖泊85个单位,算算500÷85=5.88天。所以说最理想的状态,如果被完全污染的湖泊(库容500单位),每天汇入的全是干净的水(100单位),出去的全是脏水(100单位),那么只要500÷100=5天,这个湖泊就完全干净了。

点评:这个例子比较生动嘛,而且依照我的经验来看,这个简单的模型基本可以描述洗脑这个过程了。正常信息的开源节流,不正常信息的节源开流。目的是通过信息管控达到反洗脑,能不用人身物理隔离当然是最好的。群里@丑小鸭差不多已经走出一条微痛的道路。我走的是剧痛道路。微痛但是漫长,剧痛但是短暂。看看后续有没有谁有本事走出一条无痛且短暂的道路。





二、思想建设部分——打铁得自身硬


1.强硬起来

当家人深陷全能神,你痛苦万分时,应当时刻提醒自己,邪恶正在破坏你的家庭,你要在法律允许的一切范围内,勇敢作斗争,包括必要的欺诈、心机和暴力。在家人彻底转化之前,不要妇人之仁,不要心存侥幸,你的软弱无法成为你救不了家人的借口,也将害了其他家庭。记住,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的背后,是千千万万的受害者家庭,以及努力在帮助这些家庭的祖国!!!

妇人之仁,汉语成语,拼音:fù rén zhī rén。释义:妇女的软心肠,旧指处事姑息优柔,不识大体。出自西汉·司马迁《史记·淮阴侯列传》。

《史记·淮阴侯列传》:项王见人,恭敬慈爱,言语呕呕,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饮,至使人有功,当封爵者,印刓弊,忍不能予,此所谓妇人之仁也。

2.冷静下来

有的人勇猛过头,但是不理智、不冷静。全能神教徒们善于背诵歪理,利用歪理占据口头上风。不要被他们蒙蔽,与他们争吵没有益处(因为大多数情况下,你吵不过,除非你对他们常用的各种歪理做好笔记,对每一条歪理想出其错误之处,并且背诵下来。我是这样做的,所以我妈吵不过我)。你要记住,他们既然能背下来歪理,就能随着长期的不接触,逐渐忘掉歪理。你下一步工作的重心,应该是如何把家人合法地关在其他邪教徒找不到的地方,直到家人能忘掉这些脏东西并且维持身心健康。(你可能在怀疑:我的家人深信不疑,怎么可能轻易忘掉。答:人只是一种普通的动物,头可断血可流,只要条件充分、环境特殊,人脑子里的记忆、情绪甚至人格,都可以大幅度改动)所以,冷静下来吧!深呼吸9次,然后问问自己:①现在的拯救行动到了什么阶段?②这个阶段,我面临的问题是什么?③这些问题里,哪些是紧急的?哪些是重要的?④针对紧急问题,我该如何处理。⑤针对重要问题,我该如何处理。

3.提高你的学习能力

当你决定强硬起来对抗邪教后,你会发现,很多东西你不懂,所以不要懒惰,发现问题,及时记录并且解决,可以网上查资料,可以互助群里问人。比如:我该怎么吓唬邪教徒,而警察不会找我麻烦?我的笨蛋家人对我做了一些承诺,到底是真是假?合法范围内,我能使用多大程度的暴力呢?我要是把家人关起来,是不是侵犯人身自由?我的笨蛋家人,他居然以自杀相威胁,我好害怕,我该继续对抗么?笨蛋家人总说信仰自由,但是如果他们合法,为什么我还如此痛苦,信仰自由的边界和前提是什么?什么时候能把家人放出来?我找的私人精神病院到底靠谱不靠谱?



三、实例分析

背景:目前家人是可能因为儿女网赌精神受刺激,平时很少在老家陪着,每天读神话,然后导致精神分裂。

1)问题1:目前住院治疗。平时上班确实很少陪着它,不知道有什么方式帮助它回归正常社会属性?

答:你这个情况比较复杂。主要有两个问题,一个是精神疾病,一个是洗脑问题,两者相互关联、相互影响(根源当然还是现实问题:子女沉迷网赌,但这个问题不是本文的讨论重点)。优先控制疾病发展,病情稳定后再考虑洗脑,好消息是医院治理过程中,人应该是受控的,新的洗脑信息应该进不来。但是能恢复到什么程度这个就不好说了。精神已经产生疾病了,就是那根弦已经绷断了,能不能连接上,连接程度如何,都需要长期观察。精神分裂症也分轻重,重度应该终身服药,轻度也要长期观察。

2)问题2:遇到这种事,是不是不能去找当地警察去指导和心理干预?不知道警察是否有专业部门去帮助转化信徒?

可以,有些地区的国保大队有专门的转化机构,应该是针对明确被法律定义的邪教的被捕信徒。转化效果我不明确,应该地区差异很大。(国保大队属于公安系统,网上找你们当地的公安局电话,打过去咨询)

3)问题3:精神疾病需要长期服药。现在还在担心出院后不配合吃药?

那就不能出院呀,精神疾病决定他吃完,被洗脑决定他再回归之前,不能脱离受控状态,精神疾病决定他吃药,被洗脑决定他在彻底转化之前,不能脱离受控状态。住院时间你可以和医院沟通嘛,或者你可以出院后转入私人医院。我就是公立医院不收我妈,我给她塞进一样医保,主要就是家人省心。有人盯着照顾吃药。

4)问题4:没出院呢,医院只负责治疗精神分裂。

你找私人精神病院就行,好多都是赚医保的,巴不得病人多待一段时间。家人定期过去观察病人情况就行,看看体重和精神状态,就可以评估医院的疗养水平了,优先疾病控制,收容环境本身就有利于转化,毕竟新的洗脑信息进不了。和医生护士聊两句,送点东西,请他们日常多说两句信仰方面的引导的话,不也算是正向的转化么。


四、我遇到的求助问题及回答合集

问题1:正当防卫

全能神教徒都是混蛋,打死他们也是正当防卫么?

答:诶诶,即使被迫使用适度暴力手段,应当以恐吓为主哈,尽量不要造成人身伤害。正当防卫不是你那个说法。正当防卫一般指面对他人的暴力侵害,跑也跑不掉,没别的办法了,被迫动手,结果造成对方伤亡的情况。突出一个被动和一个无可奈何。咱们这个事情,是精神上的被动和无可奈何,不是肉体上的被动和无可奈何,所以对等来说,你可以用一定的手段给对面制造精神恐惧,或是不致伤的肉体痛苦。而不是说你把带坏家人的信徒砍死了,你还无罪的。真要急了杀了某个信徒,即使你网络曝光,并获得舆论支持,该判故意杀人还是判故意杀人,只是在量刑的时候,很可能法官会从轻着判。所以咱们顶多吓唬,千万冷静,别真拿刀拿枪往人身上招呼。


问题2:不敢强硬处理

我丈夫/妻子/长辈信全能神,我怕闹大了影响孩子的学业生活,还怕伤害到我家那个被骗的笨蛋,怎么办?

答:家属都有这样的顾虑,既对犬教恨之入骨,又担心自家的笨蛋亲人被打击,更担心亲属后代考学就业等等受连累。你当然会这样想,所以你的这种担心就更加容易被邪教利用。事实上,快速并强硬处理信邪家人,这真的对后代考学就业影响很大么,我看不见得,相反我觉得让孩子参与这个拨乱反正的过程,让孩子深切体会邪教的害处,让孩子学会使用法律武器和合理的斗争手段,对孩子的成长极有帮助!!!何况,家里出了一个信徒,全家人得凭空分走多少精力,产生多少焦虑,分走的精力和产生的焦虑,肯定会默默影响生活,最后一样产生很大伤害。家里的支柱们,工作会走神,家里的孩子们学习会分心,这也是实实在在的损失。所以即使为了未来,为了孩子,还是快刀斩乱麻为上,避免家人带着debuff(负面状态)学习生活。


问题3:最幸运的结果

我的家人离家多年,如今回来了,她说“我吃了很多苦,已经想通了,以后好好过日子,不信这个教了”,这句话是真的么。

答:这是最幸运的结果,自己发现问题比谁说话都管用。但是邪教徒擅长撒谎,你还要留一份心思,看看她是否长期言行如一。一般受害家庭不要抱有“等TA在外面吃够苦头,就会回家”这种不负责任的消极想法,能想通的人少之又少,我估计百里出一。如果你还能找到家人,我还是建议你打消侥幸心理、浇灭幻想,做好对抗准备。毕竟,长痛不如短痛。


问题4:邪教自行瓦解

听说国外全能神内部斗起来了,全能神会自行瓦解么?

答:会瓦解,但是不会完全瓦解。邪教这个东西,存在的历史已经很长了,各种流派层出不穷,只要还有生活不顺心且分辨能力不足的人群,还有想用邪教牟利的狗贼,邪教就不可能完全消失。他们内部估计是权力更迭,闹完了,信徒肯定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人清醒而回归。第二部分,在伺机上位者的领导下,依旧坚持。第三部分,权力斗争中失败的高层,带着心腹另起门户。但是,目前他们内部动荡,必然动摇广大低层信徒的信仰,所以,近期应该会出现一个好时机,信徒批量回归,如果操作得当,及时取得这些回归信徒的信任,利用他们原有的信息渠道,将我们的思念在他们内部扩散出去,应该能够起到很积极的作用。


问题5:强硬的必要性

我的家人虽然信,成天神神叨叨有点讨厌,但是人又没离开家,而且TA年纪大了,有必要像你说得那样折腾么?

诶,看来这是你我的思维差异,可能你们看到家人依然在家,就安心了。而我眼中,只要觉得他们心存念想,这就是隐患,是需要防备的事情。当然还有另一方面,我妈深陷其中的时候,她才523岁,我才刚毕业第三年,我和她都经得起折腾,我觉得折腾下来,我减寿2年,她减寿5年。最后她还能安享20年晚年,我认为很值得。大家情况不一样,应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所以你们自己掂量。


问题6:邪教与精神疾病

群里有没有家人信全能神之后精神分裂的。还是说大都信了这个中毒之后都有精神方面的问题?

答:经教会洗脑后,和社会正常价值观产生严重冲突,过程中信徒的认知被撕裂,信徒从有心理问题发展为有精神问题,最终变为精神疾病。但是信了之后,他的心灵找到暂时的寄托,走了生活的奔头,应该暂时不会出现问题。也就是说,当信徒内心冲突,信仰动摇时,精神疾病的发病率应该会提高。所以,挽留方式不当,转化过程中处理不当,以及随时间推移,最终信仰坍塌时,这些时间点发生问题的可能性比较大。个人觉得最重要的是,信徒精神动荡时,能够保证他内心那根弦不被精神压力崩断。所以要让精神压力节源开流。保证良好的睡眠(可能需要药物辅助)和饮食,辅以适当的心理干预。有了身心健康的保障。随着转化过程时间推移,新的洗脑信息不再被信徒接收,旧的邪教价值观的淡忘,新的正确的价值观的灌输和强化。

应该很快这个人就能想通了。


问题7:说不过TA,我好生气,怎么办?

歪理就是歪理,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核心逻辑,记下来,搞清楚为什么不对,背下来,然后熟练反击。我爸二十年没吵过我妈,然而自打我妈被我认定信邪教,她就从来没吵过我,因为我就是这么做的。但是我始终认为,很多争吵都是不必要的。该收容就收容,一些私人精神医院关系打好,把这种邪教徒送进去完全没问题。费心费力和他辩论,对自己的精神消耗太大。邪教徒就是利用爱来折磨家人的,他们还没有淡忘洗脑信息,为什么要在他们战斗力最高的时候,和他们口头对抗呢?


问题8:不信任精神病院

好好一个人关进精神病医院,不怕变成精神病人吗?

答:所以你不懂精神疾病。脱离洗脑信息,健康科学的收容管理,怎么会没有用?就是天才,他也会遗忘。记性很好那是天天复习这个信息,所以才能记住,想想学生时代背单词记不住、记住了很快就忘了的痛苦吧。


问题9:你家人是送过去尝试了吗?

答:肯定啊,不然我不负责任这么高谈阔论,这不是不道德么。能尝试的我都试过了,现在成功了。


问题10:你能把你的成功经历分享下么?

答:吵过闹过,打过,我和父亲跪过县政府,我被他们的狗咬了好几口,我说的都是我的经历啊,我一直在和你们说我认为有用的东西啊,你们经历的那些东西我都经历过。


问题11:那些邪教书、宣传单都扔掉吗?

答:没收并且不让家人继续接触是必要的么,扔不扔看用途,你可能需要留着这些东西报警。

你需要获取谁的许可?一个要葬送你幸福的邪教徒认可,你需要么?没回归之前,精神上。他不是你的家人,只是肉体上是。一瓶毒药,属于你家人,她误服了,而且还继续想服用,你还不能替他处理了?弄明白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重要的。社会稳定,家庭幸福,大于个人信仰。


问题12:扔了她肯定也能再去找上面再要回来?

答:我不是说外因切断了么,没让他淡忘到一定程度之前。怎么能随意放出来,人人都不要家庭,去给神做工,这不是开历史倒车么。这不是造反么。下次他们再说我有信仰自由,你就说社会家庭稳定大于信仰自由,你有你的自由,但是你不能影响他人的自由

问题13:信徒有手机

可是,TA会用手机啊,没法切断联系呀?

答:邪教徒配用手机么,不配啊!用了就是害她呀,在精神病院她也不需要啊。


问题14:如何兼顾拯救与工作生活

哎,家里人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照顾她。挺烦神的,要上班,两头兼顾不过来,怎么办?

答:你先解决后勤问题还是先打仗?分不清楚主次呢你。而且其实不需要花费太多精力,我就是边工作边弄的,我家里有亲戚帮忙,我在省外工作,远程指挥,定期回家,定期回家观察收容中的家人的情况,然后评估下一步怎么做,收容之前呢,我是抽了个春节,把她找回来了,然后回家后一开始也很难,我买了条铁链给她拴着,她大吼大叫,找人报警,警察来了当面制止,了解情况以后,私下说你们还是要控制好。后面发现自家收容,太累,而且她仗着是家人,很凶,窝里横,后面我姐无意中发现一家私人精神病院,给送进去了。


问题15:关于送医治疗

送精神病院可以直接送吗?如果没有熟人呢?

答:人家私人医院也要赚钱的,不要太欢迎。手续都是帮着办的。


问题16:关于送医治疗的费用

答:走医保,和私人医院商量以“六类重度精神病”为由申请医保,每个月只要伙食费几百块就行。又不是重度精神病的,按理来说享受不了这种程度的医保。私人医院可能会为了留你,而帮你办。


问题17:我妈现在的状态

现在转化成果如何?阿姨完全恢复正常人了吗?

答:正常了,以前没有深陷的时候,也成天念叨上帝,现在只字不提上帝,照样正常生活、工作、娱乐,现在不吃任何药物和保健品。


问题18:阿姨信的是全能神么?

答:我妈信的不是全能神,但她那个教派高层是二十年前全能神出来的,弄了个新教派,找了个农村(江苏省镇江市句容市原涧西村,现得撒豆腐村)盘踞,利用邪教为核心,大力发展产业,还给当地政府缴税,当地政府都知道有问题,但是没法弄,一句信徒自愿,信仰自由,政府也没办法,比全能神难弄多了。


问题19:转化后的复发问题

如果还有人来联系阿姨,阿姨还会跟着信吗?

答:没了,寻回的时候,我和我父亲去过他们教会所在地,我俩闹过,估计他们也是怕了,不敢要我妈了,这是第一步,让信徒人身回归,到家后收容,医院关了大半年,医院根本没有什么电击啥的折磨,顶多就是束缚静置,药物治疗,被治的服服帖帖。医院都是专业的医护人员,根本不用担心。


问题20:你妈恨你么?

答:当时肯定恨啊,我送进去之前,亲戚们都知道,闹得时间很长,我妈也跑到他们那里去过,都见识过邪教徒折腾起来是多么具有杀伤力,对正常人得精神损伤很大,所以我征求所有亲戚意见,将我的洗脑理论给他们说清楚,让他们明白收容的重要性,他们也理解这种杀伤力,一致同意送进医院。事后她想通了,只说过去的事情不要提了(知道自己犯大错的人,从来都会这么说),但是很明显更尊重我了,


问题20:警察叔叔的无奈?

你妈怎么个折腾法的?你没报警吗?

答:我说了我妈信的教派钻了法律空子。警察管不了。我联系过我们地市的警察局,专门写过报告,准备了其他材料,给他们报去,他们联系了我妈教派所在地市警察局,最终无法定性为邪教,公权力无法介入,所以我说了,能做的我都试过了,所以公权力不能救济我,我就私力救济,我自己来,警察也是希望这种情况能让家人自己处理,因为他们确实没有法理上的行动理由,所以你对付这些教徒,即使做的过分点,警察根本管不了,甚至私下里,可能警察会给你点赞,因为你为社区稳定做贡献了。


问题21:派出所不是医院

那我们这种全能神的,是不是也可以送进派出所?

答:派出所他没有医疗功能啊,邪教徒生活在恐慌中,被洗脑了,大脑已经发生了改变,这种改变会指导他们坐不安睡不宁,警察怎么保证他吃好睡好,饮食睡眠不好,大脑的负面情绪处理系统无法正常工作,负面情绪堆积,迟早把人弄病了,


问题22:如何判断转化效果

等于什么时候把TA放出来?

答:等这个人彻底服气了(这个你可以尝试试探确定,嘴硬与否。神情强硬与否,以前的事情她还记得多少)。事实上,收容的人遗忘非常快。我妈信了二十年,以前天天看那些书,现在是天天不看也没事。


问题23:当地的转化机构怎么找?

答:网上找你们当地的国保大队电话,联系问问。转化可以找当地政法委。


问题24:对家人的“狠”的必要性

前面做的太好了,菩萨心肠金刚手段,那个对家人的“狠”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后面再多给爱就更好了?

答:是啊,现在虽然还是在外地工作,日常很注意利用群聊给父母营造好的心态,多发一点我这里工作学习积极,一切顺利的,吃好喝好的照片啥的,他们就觉得日子很有希望,然后母亲以前读邪书很多,也社交不足,现在没了书,这部分的精力兴趣,用手机软件和电视替代,每天晚上还和我大姨一起散步,要让他们意识到好日子不远,只是需要用心营造,也需要表达,未来一切光明,我的生活学习可以自我管理的很好,不用他们操心。

日常多交流多关心呗,以前大学期间,我是那种一个学期都不会给家人打几个电话的人,我父母的关系也是在我离开家庭之后,才更加尖锐的,同样,我个人的能力和意志也是离开他们之后才得到很快的进步,结合我几个姨娘家的孩子的成长情况,武志红所说的母爱包围圈确实是真理,问题都是环环相扣的,面对孩子,有时父母反而是情感的弱者,需要依赖孩子,然而这种过度的依赖是一种不良的束缚,超过了孩子应当且能够承受的限度,这种环境下成长的孩子可能早期表现为乖巧听话,青春期及成年后会出问题。

这个狠也是被逼无奈,但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都不会如此行事。虽然自己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称之为不孝,违背良俗,但是明白了自己的分析判断是正确的,自己的出发点是拯救家人,能够预见到未来成功后,这些暂时的不合适都能被原谅,那么权衡轻重,就应该明白一时的救人之“狠”才是真正的保护和孝顺。


问题25:邪教包括那些?

答:我个人认为,表面劝人向善,实际上最终引导信徒的投入大于产出的;并且在信仰过程中,信徒容易出现极端心态,对世俗对常人产生敌意,这类都算邪教吧。通过塑造某个理想人物,海量的夸奖偶像、贬低圈外人的信息洗脑,最终同化信徒,引导信徒心甘情愿奉献自己,却又给不了信徒真正美好的实际生活。这样看来的话,其实某些明星饭圈、美国特朗普的狂信徒,类似都算是一种邪教吧。







五、我成功拯救母亲的经历与感受

1、经历

19年大学毕业第二年,在处理我父亲躁郁症发作的时候采取过绥靖方案(即我作为在外工作者,且是晚辈,就应当放任不管)。按照我母亲和两头亲戚的要求,安心工作,不问家里情况。他们对我父亲的处理方法是,不用送医院,在家里,由我母亲和大姨盯着按时服药。说得很好听,其实就是所有人都让着我爸,指望他吃吃药就好了,但是躁郁症这个东西,大脑情绪宣泄机制坏了,以前的不高兴的事情都翻出来了,大部分都是他和我妈之间日常生活中的矛盾,一个个烦躁的小念头,堆高了足以压死一个无法自我排遣的人。

人都是要自救的。快速排遣负面情绪的最快方法就是将过错全部推给我母亲。所以那段时间我母亲就是我父亲持续的精神垃圾桶。

我是看着母亲的精神状态一天天变差的,着急上火,几次想回家给我父亲送医院,我大姨都不同意,因为她一方面觉得我父亲可怜,一方面觉得我以后要成家,精神病是被污名化的,影响我婚恋。最严重一次,我大姨下跪,哀求让我不要回家,再给我父亲几周时间,实在不行再送医院。我大姨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老好人,从小到大一直帮着我家,她的面子在我这很大。没办法,我就继续等,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我随口的抱怨,让我妈表现出不同以往的情绪低落和自责表情(她一直是个嘴很硬的人),我就意识到我妈到极限了。

随即,我决定采取强硬手段后,就直接联系两头亲戚,做他们思想工作,要给我爸送医院,没想到阻力很大。因为,我妈把一切我爸的负面情绪都拦下来了,他们觉得我爸被照顾的很好,根本意识不到我妈的辛苦。我爸这里,成天在一些家族群里发一些自己是救世主之类的言论,我为了让他把矛头转向我,就开始和他理论。

我爸很不服气,各种辩论说不过我,就拉来一帮亲戚朋友给他撑腰,指责我没良心,不知道孝顺父亲。讲道理的亲戚,我说清楚道理他们就明白了,不讲道理,我就怼到他们闭嘴!没两天,我看大家都清楚情况了,就给我父亲下最后通牒,要么服从指挥(主要是按量吃药,我大姨和我妈管理的时候,我爸居然有权决定药量,真是搞笑),要么送医院,结果他吓坏了,离家出走一个月(事实证明我的判断是对的,他并没有病到失去理智,他乘火车跑去找他高中暗恋的女同学诉苦去了)

我乘着我爸出走的这个月时间,把我妈接来我的工作地,每天下班陪她散散心(实际效果也不好,她明显心理阴影很大),然后等某天我爸回家(他天天群聊发状态,谁都知道他在哪里),我提前联系好家里的医院和派出所。高铁到家后,我夸大了我爸的病情,将之汇报给社区派出所的所长,所长很担心社区不稳定,就给喊来一车特警,两个至少185cm200斤的特警一左一右夹小鸡一样我爸押着车,给送医院了,在特警车上,他以精神病人和公民身份怒怼特警无权无故限制人身自由,特警们不好多说,然后我以危害社区稳定和家人委托授权为由,顶的他说不出理,他就指责我不孝,我表示你能拿我怎么样,他无话可说。

最终呢,我爸只住院十几天就出院了(我估计他的病不是那么重,更重要的是他意识到了,即使他疯疯癫癫,这个社会上还是有人能够压制并处理他)。可怜我母亲按照那种绥靖路线,吃了三四个月的苦。这些阴影也成了她被邪教入侵的导火索。我处理我妈的过程大概就是:我妈带着我爸去邪教治病——被我发现我妈深陷其中后争吵——我妈离家出走——被我找回来后在家闹自杀——被我塞进私人精神病院大半年,知错了——出来后又有点苗头——送到我小姨家的车间里,和老乡一起体力劳动——迅速被正常人同化——回归家庭。



2、感受

过程中,碰到挫折是很正常,迷茫也很正常,但是我唯一的信念就是我不能看着我妈跳火坑。所以即使吵过闹过,打过,我和父亲跪过县政府,我被他们的狗咬了好几口,但是回头想想,我尽力了,虽然过程不完美,结果是好的,所以值了。

最迷茫的时候:那是我妈被收容隔离了大半年,老实了,经过亲戚一致同意放出来了(虽然是自家事,强硬无妨,但是最好征求大家意见,没必要为了救人和亲戚撕破脸)。放出来之后呢,我一开始也不知道怎么弄,毕竟她表现出来兴趣面狭窄,社交能力低下,不爱说话,不看电视,也吃不香睡不着,意志消沉。

我小姨通过关系,给她送进老家的一个工厂车间,和我小姨以及其他正常人一起劳动(此时她也没有手机,外人无法联系),两个星期就适应了,从一开始的不说话,容易累,两个星期以后话就多了,也精神了,毕竟县城农村节奏慢,社交频繁,大家一边劳动一边开导他(其实这个过程就很像他被洗脑的过程,只是现在是正常化),大家一起解答她的问题——50几岁没来由浑身难受,不是因为上帝派遣魔鬼,而是因为更年期,因为大家都这样。

“大家都这样”这句话非常重要,一群邪教徒对你说大家都一样,时间长了你就成了邪教徒。一群正常人对你说大家都一样,时间长了,你就正常了。人是从众的,个人意志很容易被集体意志同化。

第一阶段,人身回归

第二阶段,服从指挥;

第三阶段,社会化

第四阶段,家庭化

以上前三步做好了,最后那步自然而然,她自己觉得我父亲需要照顾(间歇性躁郁症,虽然自己管理的不错,能正常工作社交),也不想长期住在我小姨家,最后她22年春节前就回家了。当然,她的第三阶段,实际上亲戚也给了她很多的家庭关怀,看着帮着我小姨带孙子,正常的家庭需求也在不断地给她正面的刺激。

需要指出,在邪教入侵的过程中,信徒应该经历了四阶段的反过程。

1.去家庭化。有天父而无人父。

2.去社会化。世俗都是一场空,为有极乐或天堂是永恒。

3.对抗社会和家庭秩序。争吵打闹。

4.人身脱离。离开家人和家乡,正常成为异乡的异教徒。

所以,希望各位在正常生活与争吵之余,多多将自己抽身出来,现在第三方视角审视情况,提早发现各种征兆,提前将苗头扼杀,避免形式进一步恶化。

如果家人已经出走。

1.针对回归问题,群里有@丑小鸭 经验,目前为止最管用的经验分享。

2.针对转化问题。当地有转化机构的,可以优先考虑专业转化机构。当地没有转化的或需要强化转化的。可以参考我的经验

作者:残垣(微信昵称) 来源:联盟原创,转载请注明

 如有知情者或有“全能神”等邪教信徒信息也可以联系反“全能神”联盟站长,电话:18226197718(微信同号)

 如果您喜欢,可以在文章下方留言鼓励小编,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6
作品评价
回复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