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联盟站长

微信 扫一扫

“全能神”脱教者 在社会家庭中重寻安宁

20

2024-03

09:53

点击:266

来源:
0

【中国反邪教网2023年10月9日消息,通讯员:子舒】韩国网站“宗教与真理”2023年10月4日报道,“全能神”邪教组织近年来将窝点盘踞在韩国,对信徒进行洗脑,唆使信徒离家出走,与家人断绝关系,远赴韩国开展邪教活动,并对其长期施行精神控制与人身剥削。近期韩国媒体通过与“全能神”脱教者的会面,进一步撕开“全能神”伪善的面纱,揭露其邪教本质与丑恶嘴脸。

韩媒记者与“全能神”脱教者会面。原文配图

“全能神”邪教组织多年来对信徒进行精神控制,致使许多信徒家庭破裂。据脱教者讲述,“全能神”长期对他们洗脑,用歪理邪说将离家出走和与亲人断绝往来的行为合理化,让他们相信上述行为都是对家人的救赎,亲人将因他们的“奉献”而得救,并诱导信徒称,家人反对其信仰“全能神”皆是魔鬼的作为,唆使他们与家人断绝关系。

受邪教蛊惑的信徒来到韩国,过着与世隔绝的聚居生活,“全能神”封锁一切外界信息,在聚居地中对这些信徒长期进行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压迫,使其无法自由离开。

尽管如此,有些信徒还是在多年以后摆脱了“全能神”,重新回归家庭与社会,找回安宁。回归社会的脱教者对自己过去痴迷“全能神”的行为懊悔万分,也通过与韩国媒体会面的机会讲述了他们不堪回首的邪教生活。

“全能神”脱教者孔民植(化名),男,50多岁。原文配图

据“全能神”脱教者孔民植讲述,2008年开始,有“全能神”信徒接近他并向他进行传教,他当时因患有脊椎疾病,被洗脑后认为只要相信“全能教”就能得到治愈。2021年,孔民植脱离了“全能神”,并在公司找到了稳定工作。在痴迷邪教期间他与妻子离了婚,两个女儿由妻子抚养,脱教后与其保持着联系。

孔民植当时在“全能神”内部的所谓“灵名”为“无庸”,主要负责分发存储邪教歌曲、书籍、见证集等内容的手机USIM卡。2016年,他成为了“全能神”基层“教会”的小头目(内部简称“带领”),管理教徒达100多人。为了拉拢更多年轻人入教,他教他们唱歌跳舞,借用娱乐形式传教,传教方式也经常改变。2012年12月末,“全能神”鼓吹“世界末日”来临,谎称不信“全能神”将下地狱,那时拉拢的信徒最多,甚至开展了大规模传教活动。很多人因被邪教蒙骗,为应对世界末日辞去工作,等待世界末日的到来。许多信徒在“全能神”的蛊惑下写下了誓约书或保证书。

孔民植写下的“起誓书”。原文配图

孔民植说,那时“教会”有100多名信徒,每月约有四五千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7万元)“奉献”捐款全部汇给赵维山。“奉献金”放在保管箱里,上级组织定期将钱款取走,来人取钱时会事先对暗号,他对这些人的真实姓名和身份无从知晓。据悉,收款账户已转移至赵维山的美国公司名下,向海外汇款时,以公司名义进行。

在“全能神”内部,有专门传达指示的联络员与孔民植联系,有需要传达的事项就通过此人用纸条通知,纸条上写着时间、地点与要做的事。在这个群体中,好人坏人的划分是根据一个人是否信徒来决定的,自己的家人如果不信“全能神”也要当作陌生人。信徒在“全能神”内部签订了保密协议,协议规定内部情况永远不可对外泄露,以此来控制和管理信徒。为防止负责财务的相关人员有偷窃行为,还要特别命其写下进一步的保证书。

2016年,当时40多岁的孔民植因在“教会”的时间较长,通过信徒推荐成为带领,那时年轻人并不多。他曾听过赵维山和杨向彬讲道的音频,也看过一些照片,但并没有看过二人的视频,当时接触到的邪教书籍就有四五十本。孔民植通过视频看到过“全能神”在韩的一些传教活动,他认为之所以有这么多信徒,是因为2012年强调“世界末日论”的时候,很多人加入其中,不过也有很多人离开。虽然2012年世界末日没有发生,但“全能神”在2020年新冠病毒暴发期间却再次宣扬“世界末日”的到来,发放所谓可以上天堂的门票,称这是去天堂的最后标志。

迄今为止,“全能神”曾多次宣扬“世界末日论”: 2008年宣扬世界已达到极限将要毁灭;2012年宣扬12月28日是世界末日;2018年宣扬世界将要灭亡;2020年宣扬世界将面临最终审判,并再次分发所谓可以上天堂的门票。

孔民植说,他活到现在的唯一动力就是他的孩子们。“全能神”就是扰乱社会秩序的邪教组织,是教主牟取个人利益的诈骗集团,回想当时被“全能神”一系列邪教歪理所蒙骗,觉得十分懊悔,他希望能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服更多的“全能神”痴迷者摆脱邪教的精神控制。

“全能神”脱教者郑奎日(化名),男,50多岁。原文配图

另一位脱教者郑奎日也向记者讲述了自己深陷“全能神”的经历。2012年,郑奎日经营着一所停车场,一天,一名“全能神”邪教徒来到停车场分发邪教手册,并宣扬信仰“全能神”可以治愈一切疾病的荒谬言论。至2021年间,一直有一名四五十岁的女信徒持续与郑奎日保持着联系,通过洗脑,郑奎日同意“全能神”将他们的邪教手册、大米等食物存放在停车场的一角,还在经济上支持他们。郑奎日说连这些人的真实姓名都不得而知,只是通过他们的灵名进行互动。“全能神”要求即使对自己的家庭成员也不可泄露“教会”的任何信息,即使是夫妻之间也要彼此保密,郑奎日当时还在“全能神”的精神控制下写下了保证书,保证书的内容为“我绝对不会把自己加入‘全能神’的事告诉别人,也不会向最亲近的家人透露”。

“全能神”要求信徒写下保证书、誓约书,以防止其离教,信徒之间不可互通真实姓名,只能使用灵名交流,还通过洗脑、精神控制等方式镇压并剥夺信徒的人权。很多人因此离家出走与家人失去联系,至今生死未卜。

郑奎日表示很庆幸自己终于脱离了“全能神”的掌控,现在他身体健康,并且重新找了一份快递员的工作。国家很宽容,没有对他进行法律制裁,他现在重新回归了家庭,感到内心很安宁。

“全能神”内部从教主到信徒都要使用所谓“灵名”的假名进行活动,甚至会随时更换团体名称。从中国山东的麦当劳杀人事件,到袭击警车等各类犯罪活动,“全能神”严重威胁了社会安定。“全能神”将重心转至韩国后,也多次因暴力事件而被处罚款,且1000余名“全能神”邪教徒申请虚假难民长期滞留韩国进行传教活动,肆意向河川排放污水,违反家畜饲养相关规定等问题也激发了韩国社会诸多民怨。

  如有知情者或有“全能神”等邪教信徒信息也可以联系反“全能神”联盟站长,电话:18226197718(微信同号)

  如果您喜欢,可以在文章下方留言鼓励小编,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2
作品评价
回复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