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联盟站长

微信 扫一扫

邪神入室 步步深渊

08

2023-12

15:37

点击:400

来源:
0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这首歌的旋律在我心中回荡着,我再也无法压制内心的伤痛,幸福是什么模样,执子之手、与君偕老、相濡以沫,这就是我曾经渴望并拥有的幸福模样,然而我为了“全能神”邪教亲手葬送了我的幸福……

我叫周清(化名),1965年出生,山东枣庄人,我原本生活在一个平淡而幸福的家庭,儿女孝顺我,丈夫疼爱我,全家人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美中不足的是由于我坐月子时没有保养好,患有偏头痛、腰痛、高血压等年纪大了,身体的种种问题总让我担忧,所以常常药不离身。

六年前偶然的一天,我去菜市场买菜,认识了和我年龄相仿的老阿姨,并听她说就住在我家附近,于是我们约好第二天一起上街买菜,几次聊天之后,我发现和她很聊得来,慢慢地,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姐妹。一次闲聊中,我跟她聊起了我被病痛缠身的痛苦和担忧,她当时告诉我,信“神”可以治病保平安,当时我正好有点事情,匆匆离开了,也没有放在心上。

一个倾盆大雨的夜晚,我和丈夫刚吃完饭准备熄灯睡觉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我,我打开门一看,心里一阵温暖,原来是老阿姨提着水果来看我,“老孟,这么晚了,快进来坐”。只见她一脸严肃、深情紧张跟我说:妹子啊,世界不久就要毁灭了,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只要心够诚,还能上“天国”。孟阿姨说完,留下一本《话在肉身的显现》和一张内存卡,再三叮嘱我,只要诚心诚意信“神”,我的病就会彻底痊愈。出于对她的信任,也因为很久以前我也听别人说过“末日论”的传说,我对她说的话还是相信的,从那晚开始,我便陷入了担忧、疑惑甚至有些恐惧的状态中,我把这事告诉了丈夫,丈夫觉得我是在一本正经在胡说八道,我心想丈夫不信也没关系,只要我足够忠诚,“神”会保佑我一家的,于是我抱着反正又不用交钱,信了还能的“神”拯救,有百利而无一害得心态,开始看“神话”和并且听赵维山的讲道录音。谁知道,从此我们家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平静和安宁。
丈夫疼爱我,加之我身体不好,所以我在家只是做点简单的饭菜,洗洗衣服,家人的照顾和轻松的环境让我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读“神话”、听“神歌”。随着“吃喝神话”的不断深入,“全能神”邪教的歪理邪说,整天充斥着我的头脑,不知不觉影响了我的思想和行为,我变了,变得唯“全能神”邪教所宣扬的那些话是从。

“神”要我们发展更多的人,为了表示对“神”的忠心,为了将来得“神”拯救,我强忍着身体的病痛,疯狂地替“全能神”邪教拉人入教,白天走家串户“传福音”,晚上读“神话”、听“神歌”,家里的事我一概不管了,什么也顾不上了。我还经常游说丈夫和我一起信“全能神”邪教,丈夫整天听我神神叨叨的祷告,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既感到可笑,又担心,用他当时话:媳妇,你要哪一天因为信“神”神经错乱,出问题我该拿你怎么办?

面对丈夫心急如焚又无可奈何的规劝,我充耳不闻、无动于衷,还因为他与“神”的“意愿”相背而在心里默默地盘算着要与丈夫划清界限,断了关系,才能更忠于“神”,因为“神话”说:“他掌管宇宙天地万物,地上没有夫妻关系,没有家庭”。所以我迈出了第一步,不再关心丈夫,不再过问家里的大小事,丈夫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有一次我没有和任何人说去地“传福音”三个月没有回家,等回到家里,一推开门就看见丈夫眉头紧皱、神情颓废地坐在屋里抽烟,看见我回来了,丈夫立刻丢掉手里抽了一半的烟,惊喜又激动,红着眼看着我:“媳妇,你终于回来了”!隔壁左右邻居得知我回家了,也纷纷来到我家。我一开始觉得奇怪,怎么大家看到我都这么惊讶,后来从一个邻居口中得知在我离开的这些日子,丈夫日日夜夜找我,甚至一度认为我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绝望中寻求左邻右舍帮忙,去附近各处大小池塘及水井里找我的“尸体”,看到丈夫为了找我愁白了头,再看看家里到处都是灰尘,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温馨,顿时有一阵心酸内疚涌向心头,但很快我又想起了“全能神”的歪理邪说,又打消了内疚念头。想到再和丈夫这样纠缠不清,“神”可能会惩罚我,我不能再执着于人间的儿女私情,我不能再回这个家了,丈夫身上有“邪灵”,这是对“神”的不敬。

于是我表面答应丈夫不再离家出走了,实则趁丈夫睡着了我又偷偷地跑了,当我跑到一个十字路口时,遇见了一个邻居,他骑着摩托车,我让他顺便把我带去车站,结果他却把我载回了家。丈夫知晓我有想偷跑,又气又急,于是把我关在家里,不让我出门。他的做法让我走向了极端,我用头撞门,不惜以自伤自残的方式与丈夫反抗,丈夫见我如此反常的行为,以为我疯了,得了神经病,第二天和邻居把我送到枣庄市疗养院。可我趁丈夫去办入院手续时又跑了,我没想到这一走与丈夫竟然成永别……我走以后,丈夫心情郁闷、神情恍惚,在过马路时被车撞了,后经抢救无效死亡。如果说,昨天在寒风中还无知的享有着冬日的余阳,安然的挥霍着一些温暖期盼,那么今日,我已将那裹身的幸福亲手碎裂成了废墟,废墟中只剩那座孤坟在哀怨的诉说着我的残忍和愚蠢。

之后,在反邪志愿者给我讲了许多我都不知道的关于“全能神”邪教组织头目赵维山及“全能神”邪教在国内外的情况,并从法律的角度、从社会、国家层面,从对各个家庭的人身的危害等几个方面为我耐心讲解了很多,刚开始我都不敢相信,当我了解越来越多后,我明白了很多真相和道理,不禁悔恨万分,那些信“神”的日子除了混乱、迷惑,纠结和伤害,哪里有半点所谓“神的拯救和祝福”?我信的哪里是神,分别是披着神外衣的魔!

我以我的亲身经历和惨痛教训,告诫大家“全能神”邪教编造的邪说,虽然有模有样,但具有极大的欺骗性,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邪教组织,特别是对善良却智慧不足的人,一定要擦亮双眼看清楚它的目的和所造成的结果,希望大家不要步我的后尘,不要走上不归路后悔莫及。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语心

 如有知情者或有“全能神”等邪教信徒信息也可以联系反“全能神”联盟站长,电话:18226197718(微信同号)

 如果您喜欢,可以在文章下方留言鼓励小编,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3
作品评价
回复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