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网络转载 >> 内容

“全能神”破碎家庭打响挽救亲人拉锯战

时间:2016/3/9 7:31:26 点击:

  核心提示:在搜索框输入“反全能神”,点开后出来的第一项便是“反全能神教联盟,拯救我们挚爱的亲人”,这是2012年由网友“灭神”等自发建立的网站,目前靠全国各地受害者家属的捐款维持。正是通过网站公布的QQ群号,像黄洪、李希一样的人逐渐聚集到了一起。 ...

“只有接受老天爷传福音,才能躲避世界末日。”近日,王喜生收到了已经失踪一周的妻子黄芬发来的短信。自从半年前妻子信上“全能神”邪教,这个幸福的三口之家逐渐走向破碎。

全能神”又名“实际神”、“东方闪电”,上世纪90年代初出现,早已被国家有关部门定性为邪教组织。自12月以来,随着所谓“世界末日即将到来”说法的频现,全能神教徒活动频繁,编造出一系列末日谣言,大肆传教,甚至聚众闹事。

据记者调查,广州、中山、佛山等地均出现了“全能神”活动痕迹,凡有亲属参加“全能神”的家庭都如同王喜生家一样,冷清、破碎不堪。为了让至亲脱离邪教,受害者亲属通过各种方式与“神”战斗,但收效甚微。

近日,广东省公安厅通过官方微博呼吁广大市民勿信勿传谣言,如发现“全能神”的活动,请及时举报。

末日谣言

“全能神”以末日谣言迷惑信徒,利用人对灾祸的天然恐惧,发展并控制教徒

张雪信教后,抱着“拯救家人”的想法,向身边的亲人疯狂传教。她告诉家人,地震、海啸、洪灾、非典、瘟疫、空难、生存环境恶化等灾害都是神对人的惩罚,只有归顺神才能得到拯救,反对的人将受到惩罚。同时,末日即将来临,灾难将不断降临到不信的人身上。

弟弟张良对此嗤之以鼻,但堂妹张玉却被吓到了。面对末日灾祸的恐惧,她选择了信教。在这之后,张雪频繁带着张玉参加教徒们的秘密聚会,而地点一般是在某个教徒的家中,张雪家也举行过多次。在这种聚会中,教徒们用的都是假名。对聚会的内容,无论张良怎样追问,姐妹从来都是避而不谈。

记者了解到,“全能神”宣传的内容以“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为主,长期以末日谣言迷惑信徒,宣称不信教就不能躲过世界末日。

为了配合“末日”说,邪教人员还编造多重谎言,将一些正常现象附会其中,甚至还包含一些反党反政府言论。其在2008年就制造过“奥运会不能成功举行”的论说。他们不断制造恐惧,并以信徒的恐惧来达到控制他们的目的。

进入12月,广东很多信徒家属都收到了信徒发来的各种“警示”短信,称“北京多人看见天使显现神来救人了”、“美国宇航局最新数据公布世界末日是真的”等。

根据民间组织“反全能神联盟”网站提供的资料,“全能神”的信徒由于恐惧末日的到来,已经发生过多起自杀、自残的现象。

这些谣言,一方面牢牢控制住了信徒,另一方面对社会安定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一些省市已经出现了抢购蜡烛、食物的现象,造成了巨大的社会性恐慌。

亲人失踪

自从信邪教后,信徒们逐渐疏远家庭,并反对自己的亲人,甚至频频失踪

老家茂名的王喜生大半年前带着妻子女儿一起来广州打拼。王喜生在白云区开了一家小店,平时生意还不错,夫妻俩的生活眼看着越来越好,但平静的生活却被邪教打破了。

半年前,一个朋友向黄芬“传教”,在这之后,她的身心开始逐渐寄托在“全能神”上,王喜生感觉到,原本踏实的妻子变了。

刚“信教”时,黄芬会在家中做奇怪的“祷告”,将从“教”中带来的书籍细心包好,文化程度不高的她还会做笔记。逐渐,黄芬变得对家务活和工作都不上心,整天沉迷在“全能神”的指引中,甚至连两岁多的女儿都不管。不仅如此,信教后的黄芬还不断劝说丈夫入教。

黄芬每周都会出去聚会,不带手机,不向任何人透露地点。王喜生曾多次跟踪妻子,但都被谨慎的黄芬发现,他只知道集会的地点大致在白云区濂泉路口附近,并且经常换地方。

经历过大大小小无数次争吵之后,王喜生毁掉了黄芬视若珍宝的部分邪教书籍。因为丈夫的强烈反对,黄芬失踪了,并带走了她所有的邪教资料。

王喜生尝试用各种方式寻找妻子,但杳无音讯。黄芬不接电话、不回短信,他只知道她肯定是跟其他教徒在一起。一有空,王喜生就会在QQ上给妻子留言,终于某个半夜,王喜生收到妻子的回复:我很好,别管我。

5年前,家住顺德的张宇的妻子因为深信“全能神”,从最开始的每周末去参加集会发展到长达4年的失踪。失踪的日子里,妻子只是偶尔半夜在QQ上出现,但很快又消失。

忍无可忍的张宇只得以离婚相要挟,妻子终于在今年4月回家。“刚开始还算好,很少外出,但是到最近几个月又开始了连续失踪,每周只回来一个晚上。”张宇说,妻子从不告知去了哪里,但她对顺德每一条公交线路都很熟悉,要去哪里问她就行了。

王喜生和张宇的遭遇在受害家庭中非常普遍,“全能神”如同一个“绞碎机”,毁掉了一个又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众人灭“神”

为了让至亲脱离邪教,受害者亲属通过各种方式与“神”战斗,但收效甚微

37岁的刘薇已有7年教龄。2005年,刘薇带着母亲,与丈夫黄洪从老家湖北来到珠海工作,不久在母亲的影响下,她疯狂地迷信上“全能神”,并放弃了月薪5000多元的外贸工作,天天拉人入教。

与其他信徒一样,在刘薇的信念中,传教就是救人,只有信仰“全能神”,才能在灾难中活下去。为了拉回妻子,黄洪尝试了科学说服、亲情劝说、离婚威胁、心理医生治疗等各种手段,但都毫无用处。

为了让妻子与邪教彻底分离,7年来黄洪带着妻子从广东辗转北京、湖北,但诡异的是,每到一个地方,不出3天,刘薇又会与当地的邪教组织联系上。

27岁的赖美在广西老家就已经是邪教徒,今年来到小榄打工后,她立刻与小榄邪教组织取得了联系。赖美的男友李希在顺德打工,他非常反感赖美的信教行为。每天晚上李希都会给赖美打电话,但赖美转过身就把他们之间的谈话内容告诉“组织”,“组织”又会编出一套说辞,让赖美再次信服。

在这样的拉锯战中,赖美对李希越来越疏远,对“全能神”越来越信服。

李希试图通过女友介绍,打入教中看看到底是怎样的“神”控制了赖美。“入教后还有一个相当长的考核期,期间他们不会对你说真话,必须要通过‘考核’,才能真正加入。”赖美的一个“领导”找李希谈话后,他发现自己这个想法实行起来太困难。

“赖美已经怀了我小孩了,我还想试试,让她脱离出来。如果没有邪教,这么多年的感情,我们可能都已经结婚了。”李希说。

在这场与“神”的拉锯战中,许多像黄洪、李希这样的人,自发组成“联盟”,相互传授经验、鼓励支持,共同研究怎样挽回亲人,抵制邪教。

在搜索框输入“反全能神”,点开后出来的第一项便是“反全能神教联盟,拯救我们挚爱的亲人”,这是2012年由网友“灭神”等自发建立的网站,目前靠全国各地受害者家属的捐款维持。正是通过网站公布的QQ群号,像黄洪、李希一样的人逐渐聚集到了一起。

去年12月17日,受害者家属、网友“心灵之光”编写了一份《东方闪电退教参考手册》发布在网络上;反全能神教联盟的网站上也有关于邪教如何洗脑、各地受害者案例等资料,但对于怎样打赢这场战争,目前并没有行之有效的方法,受害者家属面临着重重困难。

(因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南方日报记者:

“只有接受老天爷传福音,才能躲避世界末日。”近日,王喜生收到了已经失踪一周的妻子黄芬发来的短信。自从半年前妻子信上“全能神”邪教,这个幸福的三口之家逐渐走向破碎。

“全能神”又名“实际神”、“东方闪电”,上世纪90年代初出现,早已被国家有关部门定性为邪教组织。自12月以来,随着所谓“世界末日即将到来”说法的频现,全能神教徒活动频繁,编造出一系列末日谣言,大肆传教,甚至聚众闹事。

据记者调查,广州、中山、佛山等地均出现了“全能神”活动痕迹,凡有亲属参加“全能神”的家庭都如同王喜生家一样,冷清、破碎不堪。为了让至亲脱离邪教,受害者亲属通过各种方式与“神”战斗,但收效甚微。

近日,广东省公安厅通过官方微博呼吁广大市民勿信勿传谣言,如发现“全能神”的活动,请及时举报。

末日谣言

“全能神”以末日谣言迷惑信徒,利用人对灾祸的天然恐惧,发展并控制教徒

张雪信教后,抱着“拯救家人”的想法,向身边的亲人疯狂传教。她告诉家人,地震、海啸、洪灾、非典、瘟疫、空难、生存环境恶化等灾害都是神对人的惩罚,只有归顺神才能得到拯救,反对的人将受到惩罚。同时,末日即将来临,灾难将不断降临到不信的人身上。

弟弟张良对此嗤之以鼻,但堂妹张玉却被吓到了。面对末日灾祸的恐惧,她选择了信教。在这之后,张雪频繁带着张玉参加教徒们的秘密聚会,而地点一般是在某个教徒的家中,张雪家也举行过多次。在这种聚会中,教徒们用的都是假名。对聚会的内容,无论张良怎样追问,姐妹从来都是避而不谈。

记者了解到,“全能神”宣传的内容以“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为主,长期以末日谣言迷惑信徒,宣称不信教就不能躲过世界末日。

为了配合“末日”说,邪教人员还编造多重谎言,将一些正常现象附会其中,甚至还包含一些反党反政府言论。其在2008年就制造过“奥运会不能成功举行”的论说。他们不断制造恐惧,并以信徒的恐惧来达到控制他们的目的。

进入12月,广东很多信徒家属都收到了信徒发来的各种“警示”短信,称“北京多人看见天使显现神来救人了”、“美国宇航局最新数据公布世界末日是真的”等。

根据民间组织“反全能神联盟”网站提供的资料,“全能神”的信徒由于恐惧末日的到来,已经发生过多起自杀、自残的现象。

这些谣言,一方面牢牢控制住了信徒,另一方面对社会安定造成了极大的影响,一些省市已经出现了抢购蜡烛、食物的现象,造成了巨大的社会性恐慌。

亲人失踪

自从信邪教后,信徒们逐渐疏远家庭,并反对自己的亲人,甚至频频失踪

老家茂名的王喜生大半年前带着妻子女儿一起来广州打拼。王喜生在白云区开了一家小店,平时生意还不错,夫妻俩的生活眼看着越来越好,但平静的生活却被邪教打破了。

半年前,一个朋友向黄芬“传教”,在这之后,她的身心开始逐渐寄托在“全能神”上,王喜生感觉到,原本踏实的妻子变了。

刚“信教”时,黄芬会在家中做奇怪的“祷告”,将从“教”中带来的书籍细心包好,文化程度不高的她还会做笔记。逐渐,黄芬变得对家务活和工作都不上心,整天沉迷在“全能神”的指引中,甚至连两岁多的女儿都不管。不仅如此,信教后的黄芬还不断劝说丈夫入教。

黄芬每周都会出去聚会,不带手机,不向任何人透露地点。王喜生曾多次跟踪妻子,但都被谨慎的黄芬发现,他只知道集会的地点大致在白云区濂泉路口附近,并且经常换地方。

经历过大大小小无数次争吵之后,王喜生毁掉了黄芬视若珍宝的部分邪教书籍。因为丈夫的强烈反对,黄芬失踪了,并带走了她所有的邪教资料。

王喜生尝试用各种方式寻找妻子,但杳无音讯。黄芬不接电话、不回短信,他只知道她肯定是跟其他教徒在一起。一有空,王喜生就会在QQ上给妻子留言,终于某个半夜,王喜生收到妻子的回复:我很好,别管我。

5年前,家住顺德的张宇的妻子因为深信“全能神”,从最开始的每周末去参加集会发展到长达4年的失踪。失踪的日子里,妻子只是偶尔半夜在QQ上出现,但很快又消失。

忍无可忍的张宇只得以离婚相要挟,妻子终于在今年4月回家。“刚开始还算好,很少外出,但是到最近几个月又开始了连续失踪,每周只回来一个晚上。”张宇说,妻子从不告知去了哪里,但她对顺德每一条公交线路都很熟悉,要去哪里问她就行了。

王喜生和张宇的遭遇在受害家庭中非常普遍,“全能神”如同一个“绞碎机”,毁掉了一个又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众人灭“神”

为了让至亲脱离邪教,受害者亲属通过各种方式与“神”战斗,但收效甚微

37岁的刘薇已有7年教龄。2005年,刘薇带着母亲,与丈夫黄洪从老家湖北来到珠海工作,不久在母亲的影响下,她疯狂地迷信上“全能神”,并放弃了月薪5000多元的外贸工作,天天拉人入教。

与其他信徒一样,在刘薇的信念中,传教就是救人,只有信仰“全能神”,才能在灾难中活下去。为了拉回妻子,黄洪尝试了科学说服、亲情劝说、离婚威胁、心理医生治疗等各种手段,但都毫无用处。

为了让妻子与邪教彻底分离,7年来黄洪带着妻子从广东辗转北京、湖北,但诡异的是,每到一个地方,不出3天,刘薇又会与当地的邪教组织联系上。

27岁的赖美在广西老家就已经是邪教徒,今年来到小榄打工后,她立刻与小榄邪教组织取得了联系。赖美的男友李希在顺德打工,他非常反感赖美的信教行为。每天晚上李希都会给赖美打电话,但赖美转过身就把他们之间的谈话内容告诉“组织”,“组织”又会编出一套说辞,让赖美再次信服。

在这样的拉锯战中,赖美对李希越来越疏远,对“全能神”越来越信服。

李希试图通过女友介绍,打入教中看看到底是怎样的“神”控制了赖美。“入教后还有一个相当长的考核期,期间他们不会对你说真话,必须要通过‘考核’,才能真正加入。”赖美的一个“领导”找李希谈话后,他发现自己这个想法实行起来太困难。

“赖美已经怀了我小孩了,我还想试试,让她脱离出来。如果没有邪教,这么多年的感情,我们可能都已经结婚了。”李希说。

在这场与“神”的拉锯战中,许多像黄洪、李希这样的人,自发组成“联盟”,相互传授经验、鼓励支持,共同研究怎样挽回亲人,抵制邪教。

在搜索框输入“反全能神”,点开后出来的第一项便是“反全能神教联盟,拯救我们挚爱的亲人”,这是2012年由网友“灭神”等自发建立的网站,目前靠全国各地受害者家属的捐款维持。正是通过网站公布的QQ群号,像黄洪、李希一样的人逐渐聚集到了一起。

去年12月17日,受害者家属、网友“心灵之光”编写了一份《东方闪电退教参考手册》发布在网络上;反全能神教联盟的网站上也有关于邪教如何洗脑、各地受害者案例等资料,但对于怎样打赢这场战争,目前并没有行之有效的方法,受害者家属面临着重重困难。

(因受访者要求,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原文地址:http://www.nfdaily.cn/pic2/content/2012-12/21/content_60551075.htm

作者:南方日报记者:黄慧莹 来源:南方日报 - 南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