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网络转载 >> 内容

错信“全能神”邪教的惨痛代价

时间:2022/11/9 10:18:24 点击:

  核心提示: 曾经的我身心自由,有个三口之家,虽然不富裕,但日子过得还算美满。可这一切都因为我错信了“全能神”邪教,为“蒙拯救”而离家,一意孤行,抛夫弃女八年之久,结果沦落到现在家庭破碎,自己同时失去健康的悲惨境...

 曾经的我身心自由,有个三口之家,虽然不富裕,但日子过得还算美满。可这一切都因为我错信了“全能神”邪教,为“蒙拯救”而离家,一意孤行,抛夫弃女八年之久,结果沦落到现在家庭破碎,自己同时失去健康的悲惨境地。

与夫赌气  工友荐“神”

我叫林丽(化名),今年43岁,出生在广东珠三角地区,丈夫体贴,女儿乖巧,婆婆善良。但从小在重男轻女的氛围中长大的我,个性敏感而自卑,总觉得夫家的人重男轻女,自己生了女儿肯定会遭到嫌弃,一心想再生一个儿子,还多方求神拜佛,祈求“观音赐子”,奈何一直未能如愿,丈夫还不配合去医院做相关的检查,夫妻之间也因此产生了隔阂。

2008年的一天,我听见丈夫与婆婆开心地谈论起他的前女友生了个大胖儿子,使我深受刺激,长久以来积压在我心头的不快一触即发,越来越觉得自己遭到了嫌弃,对丈夫和婆婆产生了怨恨心理,下了班也不再急于回家,借口厂里要加班就在外游荡。对此,丈夫很不能理解,夫妻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即使共处一室,也常常是相对无言,这样的家庭氛围让我感到十分压抑,总觉得自己是这个家多余的那个人,我内心的苦楚无人能解,苦水只能自己往肚里吞。

我的苦闷被工友阿燕看在眼里,她“热心”地找我聊天,问我是否信“老天爷”?还不断跟我讲“人是受造之物,都是从神而来,人的一切都有神的安排”;‘神’已经第二次道成肉身来到人间作工,就是‘女基督’;“信耶稣只能是灵魂得救,而信了‘女神’灵肉都能得救”。......因我自小就在浓厚的拜神乡土氛围中长大,头脑里一直相信有“神”的存在。所以,听阿燕说了弟兄姊妹的见证和一些“神话”的内容,头脑里越来越相信她所说的“只有信‘女基督’才能得福,只有敬拜全能的‘女神’,自己与家人才能在灾难临到时‘蒙神拯救’”。同时,我还马上联想到现在连“神”都道成肉身成了女性,男的已经过时不顶用了,我一心要生个儿子的执念也就慢慢淡了,慢慢就相信了她那套“上天派全能神来拯救人类”“只有信‘全能神’才能‘蒙拯救’”的说法,开始热衷于参加“全能神”组织聚会,跟教会的弟兄姊妹一起“吃喝神话”,过起了“灵生活”,这让精神空虚的我仿佛重新找到了寄托,苦闷的心情得到了释放,烦恼似乎也少了,全然不知自己在“全能神”里获得的这一切都是一种假象,背后隐藏着这个邪教组织不可告人的目的。

错信“全能神”邪教的惨痛代价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为“蒙拯救” 抛家舍业

加入“全能神”一段时间后,我听到要“蒙拯救”就要“预备善行”,实际上就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善行”越多,离“全能神”越近,越有机会在灾难来临之际得到“拯救”,进入“国度时代”。我先是每月交两百元的奉献款,后来安排我去“传福音”,接着又让我租房以作弟兄姊妹聚会之用,安排我尽“接待本分”……

随着我为“全能神”尽的本分越多,我的时间也越来越多被占用,特别是尽接待家本分时,我常常在出租房很多天都不能回家。丈夫因工作繁忙,难以每天按时接送女儿上下学,女儿不时哭着找妈妈。丈夫得知我信“全能神”后与家婆苦口婆心地劝阻我,见我执意不听,又联合我的父母、兄嫂一起劝我,甚至帮我辞掉工作,轮流在家“守护”着我,为的就是隔绝我与信“全能神”的人来往。但是,我当时鬼迷心窍,满脑子想的都是“全能神”里的歪理邪说:“信与不信本不相合……一手抓钱财、家庭、儿女,一手抓真理,这样的人信神什么也得不到,为追求真理放弃婚姻是蒙神称许的”。最后,我为了不受家人阻拦,同时也为了灾难来临时不被“神”抛弃能“蒙拯救”,毅然决然地离家“尽本分”。

刚离家的时候,我常常忍不住思念年幼的女儿,会偷偷跑回家看望她,但当教会的姊妹们得知我有回家的行为,就专门找来“神话”跟我“交通”,与我大谈其他姊妹因沉迷情感而遭“神”惩罚的各种所谓的见证,又拿出我入教时写下的起誓书一起来恐吓我,说我如果不好好尽本分,就会被开除,将来大灾难来的时候是要被淘汰的,我左思右想,心里很害怕万一真的触犯了“全能神”的性情,那我真的要被下地狱,我最终顺服了,决定彻底抛弃家庭,坚定地跟着“全能神”走。

此后八年时间,我过着与家人虽在咫尺却如同远在天涯的生活,明明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为“尽本分”,也刻意地隐匿自己的行踪,不曾与家人见一面,也不曾打听家人的任何信息,我以为越是去掉人的观念、情感,越是顺服“全能神”意,就越能得到“全能神”的庇佑。2020年,我被选为“全能神”组织里的“教会带领”,我十分高兴,觉得自己离“全能神”越来越近了,浑然不觉自己离家和亲人却越来越远了。

一失再失,悔断肝肠

2021年5月,我因涉嫌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依法刑拘。

当警察拿着我的体检报告告知我患有严重的贫血时,我非常震惊,也拒绝接受这个事实。因为我认为自己多年来节衣缩食、东奔西跑一心为“全能神”奉献所有,一直坚信“全能神”会庇佑自己和家人绝对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后来警察核实了我的身份,告知我丈夫、孩子与父母的生活情况时,我如遭五雷轰顶。原来在我离家出走的头两年里,丈夫带领着女儿拿着寻人启事到处去找我,一次大雨路滑,着急赶路的他连人带车摔到水沟里,自己摔伤了腿,女儿吓得哭哑了嗓子。一次次寻找未果,终至心死,丈夫单方面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因为我的“失踪”,离婚判决依法公示后早已在几年前就生效,我的婚姻再也无法挽回了。女儿虽然考上了大学,但因为从小母爱缺失,且受到周围人的议论,让她背负了许多压力,性格变得郁郁寡欢。更让我痛心的是一直疼爱我的父亲,在我出走后焦急万分,带领兄嫂四处找寻,在遍寻无果的情况下,气急攻心,导致脑部中风、半身不遂,卧床不起,最终带着对我的无尽牵挂,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错信“全能神”邪教的惨痛代价

(图片来源于网络)

 “全能神”不是说“只要信神,不仅自己能‘蒙拯救’,还会给家人带来幸福和安康”吗?为何我十多年来全然贴合“全能神”的心意,不遗余力地为“全能神”花费、尽本分,历尽身体的疼痛、思亲的煎熬,最终得来的却是自己失去健康、失去婚姻家庭、失去父亲的结果呢?难道“全能神”就是这样祝福我的?“全能神”让我们“遇到事情就想‘神话’,不要分析对错,只管顺服”,为了得福“蒙拯救”而放弃家庭,承受着亲人分离的痛苦,离家尽本分,甚至面临法律的惩罚也要为“全能神”站着见证,以期得到保守,这是真神吗?我深深地反思着,所有的这一切都源于我错信“全能神”邪教,把改变自己命运的希望寄托在赵维山和杨向彬这两个骗子身上。幸运的是,在警察和志愿者的耐心帮教下,我终于彻底认清了“全能神”邪教的本质,直面痴迷邪教所付出的代价,痛定思痛,彻底远离邪教,迈向新生。

 “你已经错过了我的成长,还要错过我的出嫁吗?”如今,只要我一想起女儿的这句呼唤,便让我泪流满面,我在这里告诫那些还在痴迷“全能神”邪教而离家的人,赶紧回家吧,不要让亲人的等待变成终身的遗憾,像我这样追悔莫及。

如有知情者或有“全能神”等邪教信徒信息也可以联系反“全能神”联盟站长,电话:18226197718(微信同号)

如果您喜欢,可以在文章下方留言鼓励小编,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作者:防范邪教工作室 来源:防范邪教工作室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23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电话:18226197718(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