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受害经历征集 >> 内容

脱离“全能神” 母亲重归正常生活

时间:2022/1/7 14:05:38 点击:

  核心提示: 我叫小娜,我母亲生于1954年,年轻时在一家机械厂做工,父亲是矿务局的一名工人。两人工资不高,生活清贫但夫妻和睦,生下我和弟弟后,一家四口日子过得温馨和美。记忆中,父母亲从未红过脸,相濡以沫几十年。...

我叫小娜,我母亲生于1954年,年轻时在一家机械厂做工,父亲是矿务局的一名工人。两人工资不高,生活清贫但夫妻和睦,生下我和弟弟后,一家四口日子过得温馨和美。记忆中,父母亲从未红过脸,相濡以沫几十年。

脱离“全能神” 母亲重归正常生活

1999年,父亲患脑梗塞卧病在床,到了2008年,父亲病情加重,卧床不起,不能言语,大小便失禁。母亲不辞辛苦地服侍着父亲,与病魔抗争。母亲的一位同事这时开始走进家里,对母亲嘘寒问暖,她对母亲说:“我是‘神’派来‘传福音’的,只要向‘神’祈祷,你老公的病就会好起来。”有时还带着其他阿姨来到家里,围在父亲的病榻边“唱歌祈祷”。那时候母亲所有的精力都扑在照顾父亲身上,而我参加工作后,在努力工作挣钱的同时,对前来“帮忙”的阿姨心怀感恩。2010年,父亲去世,忙碌的母亲一下子空闲下来,她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全能神”邪教,频频外出聚会。我心想母亲辛苦了二十年,现在好不容易找到喜欢的事情,有一群朋友也不是什么坏事,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直到2014年“全能神”血案发生,细细比对母亲这些年的点滴变化,我才真正意识到“全能神”的危害。一想到原本亲密无间的母女关系变得如此生疏,我特别恐慌。我和弟弟多次劝说母亲脱离“全能神”组织,然而母亲一个字也听不进去。非但如此,母亲外出的频率越来越高,在外逗留的时间越来越长。2016年12月一个寒风凛冽的冬日,母亲终于为了“全能神”邪教,抛弃了我们,离家出走……那个时候,但凡有一点可能,我和弟弟都去尝试寻找。后来通过“助你寻亲”公益平台和反“全能神”联盟网站,2018年6月21日,母亲终于回家了。

现在,母亲已经回家一年了,在大家的开导和劝说下,老人家终于醒悟了过来,重新回归社会,融入正常人的生活中。

作者:不详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