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受害经历征集 >> 内容

迷途妄求“神”“成全” 连带亲人受“熬炼”

时间:2020/12/12 21:23:51 点击:

  核心提示: “成全”是邪教“全能神”画给信徒的大饼,这张大饼虽然不能充饥,却使痴迷信徒心生妄想,成为任人摆布的玩偶,让“神家”随意赐予不堪忍受的“熬炼”。“神家”也说“熬炼”是难受的,是痛苦的,但又反复“发声”...

“成全”是邪教“全能神”画给信徒的大饼,这张大饼虽然不能充饥,却使痴迷信徒心生妄想,成为任人摆布的玩偶,让“神家”随意赐予不堪忍受的“熬炼”。“神家”也说“熬炼”是难受的,是痛苦的,但又反复“发声”说这是“爱神的人”所必须经历的。其实,信徒一旦误入“全能神”,经受“熬炼”之苦的便不仅仅是其本人,就连他们的亲人同样也会经受心灵的熬煎。

孔新兰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证。

迷途妄求“神”“成全” 连带亲人受“熬炼”

“作见证”这个词不时会出现在“全能神”邪教“经典”之中,在这里,我们也不妨尽数孔新兰及其亲人所经受的“熬炼”,以此为“全能神”所谓的“恩典”“怜悯”“拯救”等骗人歪理“作见证”。

迷途妄求“神”“成全” 连带亲人受“熬炼”

孔新兰是福建省永定县湖雷镇前坊村村民,中专文化。丈夫张汉平是个泥水匠,因为手艺好,收入相当不错。婚后,他们生有一儿一女,可谓儿女双全。公公张奎标是一名小学教师,退休以后也不闲着,又在本村一所小学代课。快乐和幸福充盈着这个幸福的家庭,让村里的人们羡慕不已。而彼时的孔新兰不仅善良、开朗,而且更是聪明能干、孝敬公婆,深受街坊邻居称道。

迷途妄求“神”“成全” 连带亲人受“熬炼”

可是,到了2013年5月23日,孔新兰却抛夫弃子离家出走,之后便杳无音信。

当时,孔新兰只有36岁,正是过日子的年龄。

从此,这个家里传出的便是老人的叹息,还有孩子撕心裂肺的“我要妈妈”的哭喊。

而邪教“全能神”却把这种离家出走称作“传福音”,还说什么这就叫“爱神”“敬神”“拯救人”,说这样就能被“成全”。

迷途妄求“神”“成全” 连带亲人受“熬炼”

据孔新兰的公公张奎标回忆,孔新兰是在2011年误入邪教“全能神”的。最初发现她行为异常是在一次从娘家回来之后。那次从娘家回来,平常忙里忙外的孔新兰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躲在自己屋里整天也不出来。开始,家里人还以为她身体不舒服。时间一长,却发现她是在听录音、看光盘,这才明白她是信了邪教“全能神”。

孔新兰的“信神”从一开始就遭到家人的反对。也就是说,自从知道她信了“全能神”的那一刻起,家里人就在为她担忧,为她而经受心灵的煎熬。

公公张奎标曾经不止一次地劝她,要她相信科学,远离邪教“全能神”。面对亲人的劝说,误入迷途的孔新兰却把邪路看成正道,把邪教“全能神”给信徒洗脑的那套歪理搬出来,反过来劝说公公。她说自己信的是“真神”,还列举出洪涝、地震等自然灾害来“见证”“神的执法”。其实,“全能神”所谓的“真神”只不过就是把自己标榜为“独一真神”,其所谓的“执法”也不过就是邪教惯用的“末日论”加上“信神得拯救”而拼凑而成的大杂烩。她偏执的认为自己信的是好神、善神,说“信神”对全家都有好处。公公说我也是个教书退休的人,不会相信这一套。她便说:既是这样,那就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道。

迷途妄求“神”“成全” 连带亲人受“熬炼”

信了“全能神”的孔新兰沉溺于被“成全”、被“得着”的幻想中,把“事奉神”几乎当成了生活的全部内容。家里家外再也看不到她劳作的身影,“吃喝神话”的邪教观念将她牢牢束缚在一个狭小的天地里。她经常回娘家参加“全能神”邪教聚会。她的娘家是一个“全能神”聚会点,她的母亲也是一名“全能神”信徒。有一个年轻女人经常骑着摩托车到她家去,开始,大家还以为是给她父亲看病的医生,其实,那是一个为邪教“作工”的“全能神”信徒。

迷途妄求“神”“成全” 连带亲人受“熬炼”

邪教“全能神”赐予孔新兰的所谓“恩典”,有因企望被“成全”而经受的“熬炼”,更有因为“爱神”“敬神”而钱财被骗的“奉献”。《话在肉身显现》被邪教“全能神”奉为“经典”,这部歪理集成是对信徒进行洗脑的工具,也是其骗钱敛财的道具。在孔新兰娘家的聚会点上,“全能神”邪教组织虚设门槛,借这部所谓的“宝书”大行骗钱敛财之能事,信徒交上两、三千块钱,就能得到一本“宝书”;不交钱的,就被威胁说要被扫地出门。结果,邪教“全能神”籍此手段骗取了信徒大笔钱财。

在此期间,全家人始终对孔新兰深陷邪教不能自拔而备感痛惜,盼望她有一天能从邪教深渊中走出来。好在到了2012年6月,家里终于迎来一丝曙光。此时,孔新兰的儿子出生了。儿子的出生,带给家人的不只是添丁的喜悦,还给他们带来一个久久期盼的别一种希望。在他们看来,有了可爱的儿子,孔新兰就会把所有的爱和精力用在儿子身上,往后也就没时间再去参加“全能神”的聚会等活动。

然而,孔新兰的家人们这次又想错了。孔新兰的举动让他们产生了更深的失望,也让他们的心灵重又遭受了一次更加痛苦的折磨。儿子的出生让孔新兰在“全能神”邪教泥潭更加深陷一步,因为她认为是“神家”保佑才让自己生了个儿子。这样,就使她更难从所谓的“神光”中走出来。孩子刚满月,她就不顾身体虚弱,带着孩子去参加“全能神”聚会活动。在“吃喝神话”的过程中,常常忘记自己是一个母亲,忘记身边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刚满月的孩子。

据她的公公张奎标回忆,有一次,她的儿子发高烧,因为要去湖雷镇参加“全能神”聚会,她便谎称要带儿子去县医院看病。等到了聚会点,把儿子往旁边一放,就再也不闻不问。公公不放心,追到湖雷镇上,才发现她根本没去县医院。此时,儿子烧得更厉害,已经相当危险。还是公公带儿子去了医院,才算把一个幼小的生命从病魔手里夺了回来。

孔新兰在“全能神”邪教迷途越走越远,渐渐的忘了家庭、没了亲情,因为“神家”有这样的“说话”:“什么丈夫、妻子、儿女、前途、婚姻、家庭,这些都没有”。家人想尽办法对其进行挽救,有时甚至将她带回家的“全能神”宣传资料扔掉或烧毁。但是,家人巨大的痛楚和良苦用心并不能唤回痴迷中的孔新兰,她把家人看成了“抵挡神”的异类,荒唐的认为这是“神”对自己的“熬炼”;有了这些“熬炼”,自己更容易“被神得着”、“被神成全”。

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丈夫张汉平只好带着她和两个孩子去离家较远的抚市镇承包工程,为的是让她离母亲和湖雷镇远一些,不再参加“全能神”聚会活动,在新的环境里逐渐回归到正常的生活轨道。

丈夫的想法是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这回,邪教“全能神”再次加深了对孔新兰及其家人的伤害。“全能神”的鬼影如影随形,无论孔新兰走到哪里,其灵魂都牢牢的被“全能神”所控制。经过与母亲通电话,她又把自己与“全能神”绑在一起。她对丈夫谎称带儿子去湖雷镇看病,从抚市镇乘车去湖雷镇参加“全能神”聚会,常常是早早出去,很晚才回家。丈夫发现之后,又气又急,却又无可奈何,夫妻俩经常为此而发生争吵。

  2013年5月22日,孔新兰再次瞒着丈夫去湖雷镇参加“全能神”聚会。晚上,丈夫回到家里,好长时间才把孔新兰等回来。夫妻再次发生争吵。这次,孔新兰像是下定决心要断绝亲情去“敬神”“爱神”,她咒丈夫不得好死,说丈夫会被车撞死;还说丈夫死了更好,死了就没人“抵挡”她“信神”了。她甚至还说:“你就是打死我骂死我我都要去参加这个活动!”

第二天,孔新兰就回了娘家。

回到娘家之后,哥哥苦苦规劝她不要再信“全能神”,要好好照顾丈夫和孩子,并把她送回到丈夫张汉平身边。可是,等哥哥刚离开她家,她便悄然离家出走,一去便音信皆无。

屈指算来,孔新兰离家出走的时候,她的儿子还未满周岁。

年幼的儿女失去了母亲,痴情的丈夫失去了妻子,家庭破碎,幸福不再!

迷途妄求“神”“成全” 连带亲人受“熬炼”

数不清的日日夜夜,丈夫、儿女都在心里惦念着妻子、母亲:你究竟在哪里?外面冷吗?

他们都是无辜的,不该遭受如此“熬炼”。而罪恶的邪教“全能神”,却理应受到正义的审判。

作者:侯春霄 来源:中国反邪教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