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邪教本质 >> 内容

“全能神”的“底气”来自哪里

时间:2020/9/15 1:45:05 点击:

  核心提示: 01全能神的暴力“底气”究竟从何而来,主要有两个方面 生理上,对生命极度冷漠 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因此,面对生命,我们充满了敬畏之心,每个人都渴望通过努力使自己的有限生命绽放光彩。然...

 01 全能神的暴力“底气”究竟从何而来,主要有两个方面

  生理上,对生命极度冷漠

  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因此,面对生命,我们充满了敬畏之心,每个人都渴望通过努力使自己的有限生命绽放光彩。然而,在全能神邪教面前,人的生命似乎变成了肉体的“累赘”。

  全能神为维护其权威,控制信徒,不断鼓吹暴力歪理,如在《话在肉身显现》中写到:“为我效完力的人,要老老实实地退去,不得吵吵闹闹,小心我收拾你……该舍的就舍,该砍的就砍,该杀的就杀……我的话就是权柄,谁改动谁就触犯刑罚,必遭我击杀,严重的断送自己的性命。”此外,在另一部全能神书籍《神隐秘的作工》中,也充斥着“杀、死、命”等一些恐怖的暴力气息。

  一条条暴力教义侵蚀了信徒的精神世界,让他们在生理上对人的生命极度冷漠。如果有人胆敢阻碍他们“为神做工”,就把对方视作“恶魔”,不惜以死相搏。如去年5月28日的“山东招远”事件中,6名该邪教成员为发展组织成员,向在事发餐厅就餐的受害人索要电话号码,遭拒绝后,就将其围攻,残忍的持餐厅内座椅砸击,唯恐其不死,再用脚猛力踢、踩、跺等方式,残暴殴打致死。这充分说明,该邪教视人的生命、人的尊严如同草芥。

“全能神”的“底气”来自哪里

图为“山东招远血案”案发现场监控画面

  事实上,由痴迷全能神导致剥夺他人生命的事件并不鲜见。2011年1月10日早晨7时许,河南省兰考县谷营乡谷东村的邪教“实际神”成员李桂荣用剪刀割断自己仅有两个月大女儿的喉咙,将其残忍杀害。据悉,李桂荣将自己在邪教内“降职”归因到女儿身上,认为女儿是“小鬼”,处处纠缠她,致使其没有时间“信神”、读书,遂产生了杀女的想法。

除了对他人的生命极度冷漠,痴迷的信徒对自己的生命也不当回事。2004年11月9日,湖北省枣阳的“全能神”信徒靳丽娟在外听完祷告回来后,声称:“我听到主的召唤了,主让我现在就去!”随即从家里拿起菜刀毫不犹豫地往颈部气管一割,当即喷血昏迷。可送医抢救醒来后,她又放弃治疗,仍坚持自杀。结果,没过几天便离开了人世。

心理上,对法律毫无顾忌

  法律,被人们称为维护人类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确保人们各项权益的最后一道屏障。然而,被洗脑后的全能神信徒却对法律充满了藐视,因为他们心里没有“法”,只有“神”。据悉,在5.28事件后,中央电视台曾对涉案的张立冬采访,当记者问他杀人后的感想时,他竟冷酷地说“感觉很好”,其不惧法律的淡定让人心寒。记者又问:“那你们心里不考虑法律吗?”张立冬:“不考虑。”记者:“也不害怕法律吗?”张立冬说:“不害怕,我们相信神。”由此可见,邪教对其的毒害之深令人咂舌。

“全能神”的“底气”来自哪里

图为涉案人员受审现场

  事实上,据张立冬的邻居介绍说,张立冬原本也不是坏人,在他们的印象中,他虽然脾气不好,但也从没有欺负过村里人,也没干什么违法的事。然而,自从加入全能神被洗脑后,原本善良本份的普通人,却变成了野蛮、暴力并失去人性的杀人狂。

  香港临床催眠学家连峻曾在他的专著《洗脑》一书中描述,接受洗脑者会被独自安排在与外界完全隔绝的空间中,且不分昼夜地被盘问,从而导致其睡眠不足和极端的疲惫及无助,在这种境遇下,任何人都会产生一种与人建立正面关系的愿望,会顺从或接受对方发出的暗示与要求。如此这般,他们很快失去判断能力,洗脑的目标便得以实现。

全能神邪教也是如此,其聚会活动被称为“吃喝神话”,是在封闭的空间里,信徒们通过阅读内部书籍、唱神话诗歌、听录音等,不断被强化灌输邪教理论,从而完成常人到邪教信徒的转变,成为惟命是从的工具。深度痴迷全能神邪教的信徒,认为“神”是万能的,他们不讲对错、不讲理由、不讲亲情,只讲“神话”,早已把“神话”内化成自我的行为准则,哪里还会把道义、法律放在眼里?

  全能神这种持续的暴力邪念灌输,让一个个信徒不惧法律,导致惨案不断。1996年2月22日凌晨3时许,全能神信徒、江苏省沭阳县村民万成彦为向“全能神”献上“宝血”,用斧头猛击熟睡中8岁的儿子,残忍地用铁钉将儿子钉在“十字架”上,一个无辜的孩子就这样于睡梦中惨死在自己亲生母亲手里。

 02 什么原因造成了上述两个方面的畸形?

  面对全能神信徒的种种暴行,不少网友会感到好奇:全能神邪教组织究竟是如何建立的?它又是怎样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的呢?

洗脑

  全能神,又称“实际神”、“东方闪电”,其实是从上世纪70年代传入中国的基督教的一个变种演变而来。头目叫做赵维山,黑龙江省阿城市人,最早是个物理教师,后靠木匠手艺维持生计。和更多人一样,他原本有着自己正常的生活,恋爱、结婚。然而,因为一次偶然的际遇,他成了邪教“呼喊派”的追随者。

  1989年,赵维山的生活发生了巨大转变,他抛下妻子离开阿城,并于次年在河南创立全能神邪教。因为相对精致的文笔,赵维山把他的情妇、一个高考落榜的有精神分裂症的女子杨向彬封为“女基督”,他自称为“大祭司”,实为女基督代理人,在幕后操纵整个“全能神”组织。

“全能神”的“底气”来自哪里

图为杨向彬和赵维山

  为了达到发展邪教成员的目的,赵维山首先从精神人对信徒进行控制。他不但为“女基督”编造了一个六千年的自传,说她是“神的化身”,称整个宇宙的每一件事都是她说了算,胆敢违背她的旨意,必将受到恶劣的惩罚;此外,他还打着宗教的幌子,宣传“世界末日”, 蛊惑人们只要入教即可躲过劫,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将被“闪电”击杀,让人们从思想感到恐惧,以便拉拢更多人入教。

  此外,在传教时,“全能神”邪教往往以温暖的一面出现在普通人身边,经常打着基督教的名义欺骗信教群众,为拉拢信徒更是钱财、人力、暴力等手段无所不用。 

“全能神”的“底气”来自哪里

  中国反邪教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科技馆原馆长王渝生介绍说,全能神邪教的这种歪理邪说和精神控制有很强的欺骗性,而且邪教重复宣传邪教教义、歪理邪说,的确可以麻痹一个人的神经,不容易醒悟。

  1995年11月,“全能神”被中国政府确定为邪教组织。赵维山2000年出逃后,在美国建立总部,2001年6月以“中国家庭教会东方闪电派”的名义申请政治避难,并通过互联网控制着中国大陆的教徒。

严密的组织结构

  为了加强控制,赵维山改进了“全能神”的体制,他设立了互相制约的“监察组”,成员包括他在内共有7人,又称“七长老”。其组织架构类似于一座金字塔,塔尖上的杨向彬“女基督”高踞神坛,“大祭司”总领全局,“七长老”把持监察组,9牧区瓜分全国,牧区之下即为区,对应着现实生活中的地级市。区下设小区,相当于县城和县级市。小区之下则为教会,对应着乡镇区划。小区之下还有小排,企图渗透到最基层的村庄。

“全能神”的“底气”来自哪里

  “全能神”的邪恶不仅体现在其聚财敛色上,并且“全能神”内部有一套非常严密的戒律,其联络方式也非常的诡秘。教主赵维山从美国发回的指令,都是通过电邮传达。这些电邮,有点像特务联系一样,指令层层加密数十层,暗语重重,接收者通过自己的密码才能破译出来。郑州警方曾在抓获何哲迅等人后,在这些高级头目身上查获了很多手机,“每个人十几部,手机都是专机专用,A和B联系时,专用手机一,A和C联系时专用手机二,以此类推,哪怕没有通讯工具,也不能用手机一和BCD等人联系。”

“全能神”的“底气”来自哪里

  此外,全能神不但活动场所诡秘,并且各级组织都要求教徒联络时用单线联系,设置代号、密语,以此逃避打击。对于每个教徒成员个来说,首先要遵守的就是保密和忠诚。不少信徒加入全能神后,都会要求要写一份“保证书”,除了要求全身心的信教外,还要签订“以死相许”的“生死状”,并当着介绍人做出“庄严宣誓”。该“保证书”写得极其恶毒:一旦泄密或“叛教”,出门让车撞死,全家死光,会受到“神”的击杀……一份黑字白纸红手印的“保证书”,成为了一道架在全能神信徒头上的一道精神枷锁,在这种情况下,被洗脑过后的信徒只得惟命是从。 

“全能神”的“底气”来自哪里

图为某入教人员的“保证书”

  暴力“护法”的恐吓

  邪教头子赵维山创立和传播全能神期间,制定了一系列的“教规”,要求弟子严格遵守,不能有半点违反。为了打击某些信徒“不守规矩”,全能神内部还制订了一些刑罚措施。限制人身自由是肯定的,如果不听话就要挨打,拳打脚踢还是轻的,棍棒侍候也是家常便饭。甚至被残害,情节严重的甚至致死。很多信徒一旦陷入全能神,被“教规”牢牢控制,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造成了一幕幕人生悲剧。 

“全能神”的“底气”来自哪里

图为全能神暴力“护法”的场景

  据公安部治安管理局介绍,“全能神”邪教专设“护法队”,殴打不愿入教或意图脱教的人。1998年10月,河南唐河县全能神“护法”曾唐河、社旗县12天内制造8起抢劫、殴打案件,受害人被打断四肢,其中2人被割去耳朵。

  一些信徒慢慢被洗脑,因害怕遭受“神的惩罚”,不敢有任何抗拒。这种精神上的恐惧感,如同无法摆脱的梦魇,严重者甚至会结束生命。安徽省霍邱县卢庆菊加入“全能神”两年后,想要退出,却被当时的“介绍人”威胁:“你要是不干了,神一定会惩罚你的,灭了你和你的家人,包括你的孙子!”卢庆菊曾看过护法队教训退教的人,那种毒打场面让她极度恐惧。2011年11月,迫于“全能神”的威胁,卢庆菊为了不牵累家人投水自尽。

 03 有了这样的“底气”,不仅危害个人,更是危害家庭和社会

  全能神因其残害生命,以暴力、诱拐、绑架等手段裹挟人臭名昭著,不仅将信徒身心洗劫一空,还让不少家庭为此家破人亡,为社会带来了灾难。

教徒身心被洗劫一空

  家破人亡的悲剧频频上演

  福建长汀县三洲镇的黄某,丈夫在外经商,自己则在家操持家务,还种植了20多亩杨梅,收入不菲,全家人的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自一位“全能神”教徒向黄某传教后,黄某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庄稼地不去了,整天不是将自己关在家里祷告,就是四处拉人入教,就连四岁的女儿高烧38度也不管不顾,还把家中多年来攒下的十几万元积蓄都“奉献”给了“组织”。后来,黄某想脱离“全能神”,却受到了该组织的各种威胁,最后自杀身亡。

“全能神”的“底气”来自哪里

  “全能神”虽然梦想宏大,要建立“神的国度”,但其实质是控制更多的教徒,聚敛更多的钱财,获取更多的利益。河北省徐水县户木乡的赵大海,自2003年加入全能神后,前后共捐出“奉献金”13万元,2006年以后又把7万元店面转让费“奉献”给全能神,结果落得个一贫如洗。山东荣成张金芳夫妇加入全能神后,4年间累计向全能神组织捐献钱财68万,几乎“奉献”得倾家荡产。此外,因信全能神而全身心离家出走传福音而导致的家庭破碎的例子更是比比皆是。

“全能神”的“底气”来自哪里

图为全能神的“奉献款”收据

  末日谣言扰乱了社会秩序

  事实上,早在2012年,该邪教组织就在多个省份浮出水面,该派信徒毫无顾忌地在多个城市打起横幅散播“2012世界末日”。在偏远农村、城乡接合部及部分城市地区,传教人员更是用登门宣传、走街串巷、打横幅、发传单和利用扩音器等方式煽动人们入教。并且在“2012世界末日”谣言过后,又继续打着“末日论”蛊惑人心。

“全能神”的“底气”来自哪里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疑难案件犯罪心理分析专家武伯欣曾多次参与侦破“全能神”邪教组织案件。他表示,邪教人员利用“末日论”想达到两个目的,一个是利用“花钱买平安”等言论聚敛钱财;另一个是使其成员进一步发展壮大,实际上是扰乱社会秩序。

  不少人加入全能神后,荒了田、误了工、废了业,给社会也蒙受上灾难。社科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宗教蓝皮书:中国宗教报告(2013)》一书指出,全能神教不只是在教义上歪曲,而且明显带着涉黑性质,对脱教者或不信者采用的手段之卑劣和残酷都是其他异端邪教远不能及的,它的发展、蔓延,对社会产生了严重危害。

  近年来,我国加大了对全能神违法活动的打击力度,仅2014年6月至8月,公安机关就逮捕1000多名全能神成员,其中大多为全能神在各地的骨干分子。

 04 结语

  邪教的属性注定不会安于现状,其不断扩张的野心必然会继续在社会上招摇撞骗、行凶作恶。猖獗的“招远血案”虽然远去,但却警示我们邪教就在你我身边,人人都要睁大眼睁,保持足够的警惕。

作者:李小白 来源:凯风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