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受害经历征集 >> 内容

走在阳光下,一个儿子亲历母亲走出邪教的心声

时间:2020/8/28 18:13:07 点击:

  核心提示: 我叫阿飞,是一名大学四年级在校生。我的故事要从2019年5月12日说起。 那天是母亲节,我在微信上给母亲发了一句“妈,节日快乐!” 那一天,我时不时就打开微信,希望可以看见母亲亲昵地回复我...

我叫阿飞,是一名大学四年级在校生。我的故事要从2019年5月12日说起。

那天是母亲节,我在微信上给母亲发了一句“妈,节日快乐!” 那一天,我时不时就打开微信,希望可以看见母亲亲昵地回复我一句:“谢谢儿子关心,在学校好好学习。”但是直到夜幕降临,我依旧没有等到。而此时距离母亲失联已经半个月了,没有一点音讯。

在这半个多月前,一次母亲打电话来告诉我,说她要和别人一起出去打工,来问我的想法。我想到她常年身体不好,劝她不要外出务工。然而,母亲却对我说,父亲已经同意了,她也和家里亲戚打了招呼,希望他们能多照顾我。那时我也觉得母亲囿于家庭琐事太久了,作为子女也不应该太左右父母的想法。但我万万没想到,正是因为我没有及时阻拦,给我的家庭带来了更大的痛苦。

母亲外出的那一天是4月底,晚上我一直没有等到母亲报平安的电话。于是我打电话给父亲,父亲说母亲没有带手机。此时我已经有些疑虑,因为我之前仔细叮嘱过她,一定要带手机,要常常给家里人报平安。但是在等待的一个多星期中,还是没有迎来好消息,母亲彻底失联了。

虽然家人一直安慰我,可能过段时间母亲就会和我们联系了,但我知道一定是出事了,我猛然想到那个埋藏在我心底的秘密。

2017年,我考上了大学,外出求学的地方与家相隔五六百里,坐火车也得十多小时。距离上的增加让我减少了对家里的关心,也减少了对母亲的关注。母亲也由于我的外出求学从之前照顾我的日常琐事中脱身而出,原本充实的生活变得空落落的。寒假回来,我发现母亲变了,时不时自己独自在房间里关上门戴着耳机听着什么,做家务的时候嘴上小声哼唱着。

于是,我偷偷翻看了她的东西,吓出了一身冷汗。原来,母亲她开始信上了邪教“全能神”!我很难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家中,我原以为邪教离我很远,只存在于那些骇人听闻的事件幕后。可现在它却真真实实地发生在我眼前,发生在我最亲爱的母亲身上。

那天晚上我与母亲吵了一架。我告诉她这是邪教,它干了哪些丧尽天良的勾当。我说了很多,但是都没有用。她已经陷入了狂热,难以分辨事实和谎言。我想要抢走她的播放机砸掉,但被她插进口袋用小小的身躯紧紧压住。她的眼睛突然瞪得又大又圆,面庞被血充得通红,她对我大叫:“你是撒旦,是恶魔!”

我懵了,胸口像有块大石头压着一样喘不过气。我很难相信母亲会变成这样,她曾经是那么呵护我,疼爱我,我从未想到有一天她会和我变成敌人。我看了看叹气的父亲,独自回到了房间。夜里我久久无法入睡,只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

然而这不是梦,母亲依旧我行我素,于是我开始逃避,减少和母亲通话。我很难再像以前一样开心了,开始变得沉默寡言,不愿意接触同学和朋友,我害怕别人走进我的世界。我想我是不是一辈子都不能走在阳光下了,只能和我的家庭一样躲在角落的阴影里。

日子久了,我原以为我的生活就这样继续下去。但是邪教没有放过我们,日子表面平静,实际却暗潮汹涌。母亲和父亲的矛盾也逐渐多了起来,家里本来就拮据,父亲又怕母亲将家中的钱拿去给邪教,于是对她看管颇严。终于,这次母亲趁着假装外出打工,彻底与家里失联了。

正是想起了当年的这些事情,我断定母亲是外出传教去了,于是我让家人报警,自己也开始寻找线索。记得母亲临走前跟我说她过年会回来,但看了网络上“全能神”的种种案例之后,我十分害怕母亲就此抛弃我一走了之。母亲当时只说了她在哪个城市,而且真假也很难辩。父亲与亲戚找遍了家乡与母亲熟络的朋友,民警也多方渠道搜寻母亲下落,但最终还是没有任何线索。

在无法寻找母亲的这段时间里,我翻阅了很多的资料,读了很多关于心理学和宗教学的知识,我希望能够找到拯救母亲的方法。在学校的一次班会上,辅导员让我们关注“江淮正道”微信公众号,并告诉我们要远离邪教,我才知道到这是安徽反邪教的宣传平台。

时间过得很快,我一直在等待母亲的消息,一眨眼就快到2020年新年了。她穿得暖不暖,吃的好不好?她真的会回来吗?我在日记本里一遍一遍地写着:“希望明天会有好事发生。”终于,腊月二十七那天晚上,母亲在外婆家用别人的手机打通了父亲的电话。那一刻我哭了,我知道这可能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我赶紧骑上车去外婆家接母亲回家,在我的恳求下,母亲说出了实情,她确实外出传教去了,还说什么今天是她的“新生”。看着她那狂热的神情,我着急地哭了,她也变得慌乱。但我知道我很难说服她了,那天晚上她告诉我正月初九又要离开家,我不让,她竟说不能给"神家"撂挑子。我拉着她的手坐在床沿,希望她不要离开我、离开这个家。最后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抱在一起哭了。

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假装说我要出去玩,出了家门我就往后山上跑,打了110报警,还向“江淮正道”官方微信留言求助。“江淮正道”后台工作人员也立即回复了我,还联系到当地反邪教工作人员对我母亲进行教育转化。

2月26日下午,我和母亲来到了社区,观看了一些反邪教警示教育片,学习了相关法律法规。接触到了这些内容后,母亲心里有了一丝松动。在随后的几天里,心理咨询师汪老师与我们见了面,一同观看教育片,询问了母亲一些关于“全能神”的事情,利用亲情路线,让我母亲感受母子间的温暖,并且解开了父母之间的矛盾。律师叔叔向我们讲解了有关邪教的法律问题,县妇联阿姨也与母亲进行了深入的沟通,也让我走进了母亲的内心。

母亲是个非常命苦的人,有病痛的折磨,有内心的荒芜与暗淡,而她为了我的未来,也有了与邪教决断的勇气。最后,母亲决心彻底与邪教决裂。我十分感谢党和政府帮助我母亲走出邪教的沼泥,挽救了我们这个破碎的家,特别是县里帮助我们家庭解决了一些生活上的困难,让我和母亲感受到了党和国家的关怀。我希望今后能够为反邪教事业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如果你的亲人也陷入了邪教的泥淖,也许有时候你会无助、沮丧,但请多爱她们一点,他们陪我们长大,我们也要搀扶他们到老。坚信总有一天,我们可以一起毫无负担地走在阳光下。


作者:阿飞(化名)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