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受害经历征集 >> 内容

“全能神”害我失去丈夫

时间:2019-10-22 13:28:10 点击:

  核心提示:   我叫张淑兰,今年54岁,高中文化,家住淄博市桓台县马桥镇。因为痴迷全能神邪教,让我失去了相伴28年的丈夫。回想两年来的往事,就像一场噩梦,不堪回首。   我于2008年退休,闲着没事在女儿家照顾...

   我叫张淑兰,今年54岁,高中文化,家住淄博市桓台县马桥镇。因为痴迷全能神邪教,让我失去了相伴28年的丈夫。回想两年来的往事,就像一场噩梦,不堪回首。

  我于2008年退休,闲着没事在女儿家照顾外孙女,每天照顾孩子,做做饭,生活简单而平静,充满着天伦之乐的幸福温馨。

  2010年春季的一天,我在小区的健身广场散步时,遇到一个卖菜的外地妇女,那人能说会道,一口一个大姐的叫着,热心地跟我拉家常,没多久我们就熟悉了。临走前她送给我一本小册子,叫做《最后的船票》,神神秘秘地对我说,“大姐,这本书可好啦,没事你就翻翻看,看完后我再给你换一本。”回到家,我就翻看那本书,主要讲的是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说到时候全世界都要毁灭,变成一片汪洋,所有人都要遭灭顶之灾,只有信靠全能神的人才能持有“神”预备的船票,才能搭上现代的“诺亚方舟”而得救。我心里不由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晚上和老伴说起这件事。他说“没事少跟那些人来往,都是封建迷信,你还高中生呢,这样的鬼话你也信。”我嘴上说不信,心里面还是有种莫名的担心、焦虑或是恐惧,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过了几天,那个妇女来到我家,拿出挺厚一本叫《话在肉身显现》的书,说这本书好,你好好看看。又给了一张CD光盘,让我在电脑上面看。我趁老伴上班去了,自己打开电脑播放,映入眼帘的景象让我触目惊心,都是一些人在地狱被烈火熬炼、痛苦哀嚎的惨状,我不由得浑身冒冷汗。夜晚,脑子里那毛骨悚然的情景挥之不去,久久不能入睡,经常做噩梦的我日渐消瘦下来。

  几天后再见到那个女人,她问我书上和光盘上讲的你信吗?我说我信。那女人说:“那些地狱里的人多可怜,被魔鬼剖腹挖心,受烈火的炙烤,永世不得翻身,就是因为不信全能神啊。信了全能神,你就是‘神的子民’,全能神就会保佑你,最后带你去‘天堂’获得永生,只要不信的人都下‘地狱’了。汶川大地震,舟曲泥石流都是神的做工,惩罚那些不信‘神’、抵挡‘神’的人”。我对女人的话深信不疑。此后,每天下午三四点钟,女人都会带四五个中年妇女来我家,跟我作所谓的‘交通’,就是一些信全能神的心得体会,讲一些“神”保佑信“神”的人让他们躲过灾祸的神迹神话。我慢慢相信“全能神”可以保佑儿女和全家人的平安。

  随着聚会的增多,老伴和女儿渐渐不满起来,责怪我不该乱往家里领人。我说我信神了,可以保佑你们平安,也让他们信,一有空就拿出光碟和书给他们看。我满脑子里全是全能神和神的话,我只有祷告直到深夜,要不然就睡不安宁。

  2011年6月27日晚上,老伴突然感觉身体不适,说自己胸口闷的厉害,女儿很着急,说赶紧叫救护车送医院吧,我说不用,一切都在神的手中,全能神能救他,女儿半信半疑。我就给丈夫祷告,祷告了半个多小时,又给他摁压胸口,往嘴里灌水。我的办法丝毫不起作用,眼见老伴气息渐渐微弱,脸色变青紫,双眼慢慢闭紧了。女儿见状赶紧打120电话,急救车很快就来了,医生护士赶紧抢救,最后医生无奈地摇摇头,说太晚了,我们已经尽力了,你老伴是心肌梗塞,你们为啥不早打电话?女儿闻此嚎啕大哭,此时此刻我都不相信老伴已经离去了,我呆呆的站着,大脑一片空白。

  办完老伴的丧事,我独自一人在家,深感孤独和失落。这时那些妇女来到我家,告诉我说:“你老公的死跟你没有关系,一切都是神的安排。你要相信全能神,神给你老公安排了更好的去处”,还说“你只要向全能神祷告,你的亲人将来就能免受‘地狱’的苦难。那些不信的人都会死,都得下‘地狱’。你要更殷勤地侍奉神,把自己的一切全都献给神。”听了他们的话,我又相信了。从此我坚定了跟随‘神’的决心,积极参加了传“福音”的小组,带头奉献钱物,带领刚信的人到我家聚会。

  为了让亲人在世界末日来临时得救,我不厌其烦的奔走在亲戚朋友之间。刚开始,他们以为我刚失去丈夫,生活需要精神寄托,对我报以同情宽容的态度。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频繁的登门传“福音”,张口闭口全能神,亲人们开始对我表示出了厌烦。我姑姑快80岁了,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治疗期间我到医院,劝说姑姑信全能神,信了神不用住院病自然会好。如果不信就会完蛋下“地狱”,你们如果不信,我一祷告你们出门就得出车祸,气得姑姑刚好转的病情又复发而紧急抢救。这样的事不胜枚举,久而久之,我成了大家眼里的瘟疫,避之唯恐不及。

  随着2012年12月21日的临近,看到身边的人生活没有任何的改变,心里想“让你们不信神,‘世界末日’来临时你们一个也跑不了”,既可怜他们,心里还有点高兴。直到12月21日过去,预料中的“世界末日”没有来临,也没有什么汪洋大海,我懵了,整天念叨“怎么会这样?”整个人跟魔怔了一样。

  后来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我才幡然悔悟,原来全能神所谓的“世界末日”等歪理邪说,全是虚幻诱人的陷阱,是恐吓、麻醉和控制信徒的精神鸦片。

作者:张淑兰(口述) 来源: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