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受害经历征集 >> 内容

误信“全能神”血汗钱被骗了十三万

时间:2019-10-19 16:51:43 点击:

  核心提示: 我叫宋云芳,广东河源人,1976年6月出生,初中文化,2009年开始接触“全能神”,到2018年我幡然醒悟,这10年来的辛酸苦痛是旁人无法体会的。 害怕灾难 误信邪教 因为家庭困难,1991年初中...

误信“全能神”血汗钱被骗了十三万

我叫宋云芳,广东河源人,1976年6月出生,初中文化,2009年开始接触“全能神”,到2018年我幡然醒悟,这10年来的辛酸苦痛是旁人无法体会的。

害怕灾难 误信邪教

因为家庭困难,1991年初中毕业后,我就随同村里的人一起到深圳一间电子厂打工。三年后,电子厂因经营不善,倒闭了,我也因此失业。无奈,我在路边做起了摆卖生活用品的小生意,每天省吃俭用,慢慢地,手头上有了一定的积蓄。

2002年,我与一同在深圳打工的丈夫相识、相爱,婚后开了一间男士服装店,并请了两名员工。又过了两年,女儿出生,三口之家的生活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过得有滋有味。

2009年春节,我回河源老家探亲,妹妹经常带我去“教堂”(其实是“全能神”的聚会点)听歌,并且劝我信“神”,他们说大灾难就要来了,不信“神”的人都会被灾难毁灭,信“神”才可以保平安。起初,我半信半疑。回到深圳不到半个月,就有两个不相识的中年妇女来找我,还拿了“全能神”的书和小册子给我,告诉我这些都是宝贝,看了要藏起来,不能让别人知道。我看了所谓的《三步作工》、《最后的船票》,在她们不断的宣扬下,慢慢相信了大灾难就要来,只有相信“女基督”才能得到拯救。

秘密活动 无法自拔

信神就要不断地参加聚会“吃喝神话”,她们叮嘱我要在窗户上挂个红绳作记号,若哪天我不在家,就把红绳取下来。三个月以后,她们带着我去跟信“神”的人一起聚会,“交通真理”,我感觉很新奇。刚开始聚会是一周一次,“姊妹”们告诉我,“全能神”是独一真“神”,我们要全身心去敬拜“神”,为“神”“尽本分”。于是,她们安排我在市里帮“教会”取东西、送东西,接着安排我跑郊外的村庄,再往后越走越远,由一天到二天到一个星期都回不了家。我不敢怀疑“神”的安排,一味地服从。慢慢地,店里的事情也就没时间管,生意每况愈下,我也不闻不问。没多久,我被“全能神”组织提拔为“小组长”,就一心只是为“神”奉献了。

为“神”效 力离婚弃家

由于我经常有家不回、不过问家庭、不打理服装店的生意,却一味地迷信“全能神”组织,丈夫对我的意见越来越大,经常和我吵架。一天,丈夫生气地说:“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差,员工的工资都快发不出来了!”,我听了之后,也不去理会,心想:赚那么多的钱干什么?“预备善行”最重要!从此,夫妻间的矛盾越演越激烈,从开始的大声争吵到冷战不说话,最后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在一次聚会上,我把婚姻中遇到的事说了出来,“姊妹”们不约而同地劝说:“‘神’这次作工是来打破家庭的,你如果不借此闹离婚,你就不会有机会来信‘神’了,人的心不能给人,要给‘神’!”。还说:“跟信‘神'的人在一起,吃稀饭都是香的,在家里跟不信’神‘的丈夫一起,大鱼大肉都吃不下”,她们每个人都谈了自己的经历,还唱“神”歌,这时,我觉得心情非常地轻松愉悦,对丈夫的“不理解”也不在乎了,认为这些都是“神”的爱。

2012年,“弟兄姊妹”们对我说:“世界末日就要降临了,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你存多少粮也吃不上,只有‘追求真理’的人才能生存下来。”,我听信了他们的蛊惑,吓得赶紧把服装店的两名员工辞掉,把店关闭,死心塌地的“追求真理”。从此聚会更加积极,一次也不耽误。后来,“姊妹”们又说:“你每个月都回家,这样能‘尽好本分’吗?配合工作很慢,培养人也不行,放不下家庭,情感太重!”。经过“姊妹”们的“对付”,我几个月都不敢回家,而我又实在无法和丈夫交代,左思右想,向丈夫提出离婚,丈夫愕然地看着我说:“孩子那么小,为什么要离婚?就算我们吵架,也不至于到离婚的地步吧?你也该为我们的孩子想想!”,我狠下心来大声地对他说:“信‘神’与不信‘神’的都是两路人,这些都是命定好的,我们迟早会有这么一天!”。面对丈夫的苦苦哀求,我晚上偷偷地躲在被子里哭,即便如此,我也“义无反顾”离婚。几天后,我就离开了家,一心一意为“全能神”组织“尽本分”,就在这一年,我被选为“教会带领”,又不到一年,我由“教会带领”再次升级做了“小区讲道员”。

送走孩子 卸除“缠累”

离婚后,因为孩子小,女儿跟我一起生活。但“全能神”邪教组织头目赵维山在《交通讲道》里说:“现在最重要的是追求真理认识神,别的都不重要!孩子有孩子的命,谁也管不了谁!如果到晚上又想孩子了,咋办?什么孩子不孩子的,与你无关,他不是你的孩子,都是魔鬼撒但。要彻底与撒但断绝关系!”……我也认为女儿是一个“缠累”,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把女儿送回老家读书,临走的前一天晚上,女儿紧紧地抱着我,在我耳边悄悄地对我说:“妈妈,我会想你的!”。偶尔想起孩子,我就祷告:“神啊,求你保守我的心、我的灵,不要去想我的孩子,阿门!”。转眼两年过去了,在这两年时间里,我没有回去看女儿一眼,也没有给女儿打过一次电话,再见到女儿的时候,她已经不认识我了。

夫寻无果 忧思成疾

2015年春节,我回老家探望母亲,弟弟来车站接我,而一同前来的竟然还有我前夫,他瘦了很多,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憔悴,还有一些木讷。前夫见到我,低着头,时不时抬眼看看我,眼睛湿润地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后来弟弟悄悄地告诉我,前夫在我离开后,四处打听、寻找我的下落,每次失望而归,就捧着我的衣服发呆,喃喃自语,叫我的名字。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我信了“全能神”以后,从前温柔贤惠的我怎么会变成如今的模样……最后忧思成疾,得了严重的抑郁症,不能外出工作,一直由家人照顾,在老家养病。

深度痴迷 视女为“魔”

当天夜晚,女儿从梦中惊醒,大哭,紧紧抱着我说:“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要走了呢?你不要走,妈妈你不要走……我刚做个梦,你又离开我了”。面对女儿的不舍与哭闹,我帮她擦着眼泪,抚摸着她的头发说:“妈妈在呢,妈妈在呢,别怕,‘神’会‘保守’你的!”,之后,我不敢对女儿太好,怕以后我走了她会更加伤心。

女儿一直在乡下跟着年迈的外婆生活,我和前夫对女儿的学业不曾过问,也不关心,加上女儿经常被同学们笑是“没有妈妈的孩子”,导致女儿无心上学,学习成绩不理想,我就偷偷地安慰她说:“没关系,能读多少就尽力吧,读不来也不用担心,跟着我信‘神’就好啦!”,女儿却说“不,我要读书!”。我在“神”的交通里听到:“如果人类不跟随神,一直就这样跟随撒但,用知识来不断地充实自己,用科学来不断地探索人生的未来,用这样的方式生存下去,人类自然的结果是什么?自然的结局是什么?就是灭亡——一步一步地走向灭亡,一步一步地走向灭亡!”。于是,我告诉女儿:“小孩读那么多书没用,那些知识到世界上都用不着,一般就可以了,能过日子饿不着就行了,重要的是要信‘神’!”。女儿不听,用小手堵住耳朵。我十分生气地说:“你这是年少轻狂!不信的家人都是魔鬼,不信‘神’的最终都会死,你这个‘小魔鬼’,迟早都会被‘神’灭了,不管你了!”

省吃俭用 “奉献”巨款

回到深圳,前夫得了严重的抑郁症,而我又在家照顾前夫的消息被我的“姊妹”们知道后,她们找到我,要我把前夫赶出家门,不让他回家,对我说:“得了精神病的人(包括得抑郁症的人)都是被鬼附、被邪灵附的人。邪灵把人附上能把人变成精神病,能把人变成鬼。”,而且“邪灵选择的人都是那些诡诈的、自私卑鄙的、不喜爱真理的、没有良心理智的人……”,听后,我赶紧找各种借口,把尚在病中、又丧失了劳动能力的前夫赶出家门。但没过几天,他又悄悄地跟着女儿回家。

女儿的学费、生活费、前夫的医药费,还有租房子的租金,导致原本就不多的积蓄很快所剩无几。为了维持生活,我租了个小小的门面,起早贪黑地卖护肤品补贴家用,门面每月租金3000块钱,还有我租房子的费用,我每个月的收入都入不敷出。生活的重担让我没有空余的时间参加聚会,也没有时间去读神话、听“交通讲道”,我内心十分焦急,“弟兄姊妹”也经常“修理”我,说我没有向“神”奉献我的“全人”。无奈之下,为了表示我对“神”的忠心、对“神”的忏悔,无论生活多么困难、多么拮据,自2015年3月开始,我每月坚持奉献给“神”3000元,三年来,累计奉献金高达近十三万元。而我患病前夫、年幼的女儿却跟着我省吃俭用,吃了上顿没下顿。孩子要买件衣服,我跟她商量一个月或者半年以后再买(但往往都是不了了之,没有买);孩子要钱补习,我叫她不要补,书读多了没有用;前夫要钱看病吃药,我说没有钱,药吃多了不好;母亲年迈,我也没再给她买过一件衣服。

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我终于认清了“全能神”的邪教本质,我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孩子,孩子那么小,在她最需要母爱、最需要亲情的时候,我却因痴迷“全能神”而远离她,把她一个人丢在家里,女儿说我不配做母亲,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感受!我伤心的哭了,以后我要好好的陪伴女儿,弥补女儿受伤的心灵,还给家人一个健康、幸福的家,再也不上邪教的当了!

作者:宋云芳(口述) 来源:广东省反邪教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