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邪教危害 >> 内容

“实际神”害我失去了妈妈

时间:2017-2-18 9:38:33 点击:

  核心提示:我叫李思睿,家住浙江省桐乡市濮院镇锦苑社区。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爸妈一直很恩爱,也很疼我——他们唯一的女儿。我曾经那么快乐,作为爸妈的掌上明珠,我不允许任何人分享他们的爱,就连妈妈对表妹好一点...
我叫李思睿,家住浙江省桐乡市濮院镇锦苑社区。我原本有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爸妈一直很恩爱,也很疼我——他们唯一的女儿。我曾经那么快乐,作为爸妈的掌上明珠,我不允许任何人分享他们的爱,就连妈妈对表妹好一点点我都会吃醋。但是,自从妈妈信了所谓的东方闪电教(即“实际神”)后,幸福与我渐行渐远。

  爸爸是我们当地小有名气的中学教师,在我眼里他总是乐观、积极、脾气好、有耐性,从不嫌弃妈妈的“唠唠叨叨”。妈妈叫沈娟娟,曾是濮院镇上好几家羊毛衫加工厂的兼职会计,她勤快能干、持家有方。我曾那么依赖有她在的日子,她什么都会替我安排好,什么都不用我操心。记得那时,我书包里有哪些课本、衣柜里有哪些衣服等等妈妈都会记在心头,我从不愁找不到东西。

  我从七岁开始就在妈妈的引导下成了虔诚的基督教徒。那时,每到周末,妈妈就会牵着我的小手一起乘公交车去桐乡市区的一座教堂做礼拜。当时,濮院镇上有很多人去那儿做礼拜。后来,镇上也有了教堂,人们就不去桐乡市里了。随着年级的上升、课程的加紧,我逐渐减少了做礼拜的次数,但我依然信仰基督。在一起做礼拜的这群人当中,妈妈是很活跃的,特别是她与一位姓马的阿姨关系十分密切。有时马阿姨等人到我家来聚会、“交通”,妈妈总是热情地像亲姐妹一样招待她们。马阿姨给我的感觉难以言表,看得出来她心里肯定藏着什么,但是我看不透,特别是爸爸在家的时候她从来不到我家来。

  2001年底,妈妈听从马阿姨的劝说,不再到濮院教堂做礼拜。她俩每个星期天一大早就会到濮院乡下一间民房里“做礼拜”,神秘兮兮的。从此,我家开始不太平。后来,爸爸和妈妈吵架,那时候十三四岁,只看到他们在吵,但是不懂得他们为什么吵架,吵了些什么。妈妈不怕爸爸,到了下个星期天,她照走不误。在多次反对无效后,爸爸不再干涉妈妈。我想如果爸爸早知道结果会是现在这样,他一定不会如此放任不管。

  2003年的农历新年是妈妈在家里过的最后一个年。以往大年初一,我们一家人都是去外婆家相聚。那天,爸妈让我一个人先去。我到了外婆家,就打电话催他们快来,妈妈答应说马上就到,可是一直等到中午,她还是没有出现。

  我知道妈妈不愿到外婆家的原因。在这之前,妈妈已经开始由每个星期天出去一次变成了每天都出去,有时候甚至彻夜不归。我问过妈妈为什么现在做礼拜次数这么多,她的回答让我迷惑不已:“世界末日马上就到了,现世的罪恶都要报应,只有全能神才能拯救我们。”后来,我才明白,妈妈已经加入了“实际神”邪教。她还试图把所谓的“实际神”“教义”传给同学、朋友、同事,甚至不相识的路人……

  自从妈妈迷上“实际神”后,变得神出鬼没,谁也搞不清她什么时候在家、什么时候在上班。大概持续了一年多时间,再也没有企业叫她做会计了。家里人自然反对,上下老小苦口婆心地劝她,可是谁也劝不动。甚至有一次,妈妈还和她最要好的妹妹,也就是我的阿姨吵了一架,为的只是阿姨劝妈妈不要花太多时间在“传教”上。阿姨很痛心,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亲姐姐会指着鼻子骂自己是“魔鬼”。而妈妈却坚定了对“实际神”的认同:“世人都是虚伪的,本质都是魔鬼。”

  妈妈中毒愈来愈深。她跟我说,她没办法接受“虚伪”的人对她的指手画脚,也厌烦了这些人所谓的“为她好”之类的劝说。所以,她选择回避,不愿与亲人相聚。新年过后大概一个多月,即2003年3月15日,妈妈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带走了她一直当成宝贝的《东方发出的闪电》等几册书和记录本,从此一去不归。后来我听说,妈妈是跟那个马阿姨一起出走的,专事她们的“传教”事业了……

  我的天塌了,我一下子从天堂跌入了地狱。我永远记着这个日子。

  接下来的事情,更让我明白了什么叫“祸不单行”。妈妈的离家出走让我痛不欲生,我常常在梦中惊醒,我也常常因思念妈妈无法入眠。我根本无法专心读书,眼看着同学们都在备战中考,我依旧六神无主,成绩一落千丈。后来,我中考失利,没能进入理想的高中。再后来,大姨妈因为思念妈妈过度,精神几乎奔溃;外婆因担心妈妈的安危,天天以泪洗面,视力直线下降,几成瞎子;而最爱我的爸爸因为听不惯外人对妈妈出走的各种各样的谣言、揣测,变得终日闷声不响,度日如年,再也不是学生们心中那个开朗的李老师了。

  2007年,事情似乎有了转机。那年暑假,离开我整整四年的妈妈突然从杭州萧山给我打了个电话,她说要回来看我。那时我已经在嘉兴读大学,我以为妈妈回心转意了,心里暗暗高兴着。后来我打听到,妈妈是先打电话给我幼时的一个朋友,托他到我阿姨那里要去了我的电话号码。尽管窃喜,但我仍旧担心这次可能又是一张空头支票。因为妈妈刚离家出走的那一年,她也曾经托人要过我的电话号码,但我却迟迟没有等来她的电话和看望。我试图通过妈妈的来电找到一丝线索,但是妈妈每次联系我和我朋友都用不同的公用电话,根本无法查实她的住所。

  今天握笔回忆这个痛苦的过程,已经是2011年了,妈妈依旧没有回到我们身边。前不久,大姨妈再一次住院,我去看望她,她还一直在念叨:“最能干的妹妹为什么不来看我啊?”奶奶常跟人面前说,要是能碰到儿媳,会跪在地上求她回来。现在,我已经确信妈妈不会再回来了。她一定还信着“实际神”呢,还在坚持着“世界末日马上就要到了”的想法。

  妈妈自从迷上了“实际神”,抛弃了我,抛弃了整个家庭。但是我,还有所有的家人永远不会抛弃她。现在,我只希望妈妈能看到我的这些文字,抽空回来看我一眼,只一眼……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fqnslm_com@163.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