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邪教危害 >> 内容

迷信“全能神”邪教结局悲惨

时间:2019-1-10 20:48:46 点击:

  核心提示:   “我妈是最大的‘麻烦’,要不是她搞这个,我们家就不会被害得这么惨。后来实在没办法,我只能报警让警察抓她……”刘志宏满怀无奈又激愤地吐露自己的家庭遭遇。母亲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这个家庭又到底遭遇了什...

  “我妈是最大的‘麻烦’,要不是她搞这个,我们家就不会被害得这么惨。后来实在没办法,我只能报警让警察抓她……”刘志宏满怀无奈又激愤地吐露自己的家庭遭遇。母亲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这个家庭又到底遭遇了什么?

  刘志宏的母亲王群芳今年已70岁,早年信基督教,后来被披着宗教外衣的“全能神”邪教蛊惑,不仅自己身陷其中,还在所谓“教义”的蛊惑下,10多年间疯狂拉人下水,并不惜对家人“下手”。据目前掌握情况,王群芳先后将丈夫刘升、大儿媳赵君、二儿媳王京(刘志宏妻子)等至亲以及不少同村亲戚朋友,拉进了“全能神”邪教组织,组成了一个“家族式”的邪教网络。

  刘志宏说起妻子入邪特别悔恨。原来,他老婆生孩子后母子二人体弱多病,母亲王群芳借机鼓吹信奉“全能神”可“祛病避灾”,把儿媳带进了邪教。不仅如此,母亲还以做好吃的、买好吃的为诱,拉拢少不更事的孙子、外孙也为“全能神”办事。

  然而,王群芳等人信奉“全能神”并没有得到好报:她本人及两个亲戚为了得到所谓“神”的庇佑,抛家弃子至今生死未卜。一个同乡老太认为得到“神”庇佑就能躲避一切灾祸,山洪暴发还坚持蹚水过河,最终被山洪冲走丢了生命……

  这是一个发生在珠三角某市的真实案例。

  鼓吹信教能“治病避灾”

  将至亲先后拉下水

  “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信教保平安,快抓紧时间告诉你的亲朋好友……”无数个夜晚,王群芳总会偷偷四处传教。后来,王群芳先后发展了丈夫、儿媳等多位至亲后,渐渐地以她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家族式”的邪教网络。

  “哎,真的想都不敢想会被自己的亲妈害了!”谈及妻子王京堕入邪教的原因,刘志宏最开始总是摇头叹息。他坦承,对于母亲将妻子带入邪教的事,自己至今很难释怀。

  “2008年,我小儿子出生。孩子刚生下来不久就感染了风寒,身体状况很差,而妻子的身体也很疲惫虚弱。这些事情交杂在一起,导致她的精神状态很差。”刘志宏说,但他没想到,原本帮忙照顾儿媳“坐月子”的母亲,在这时偷偷打起拉妻子入“邪教”的歪主意。

  刘志宏说,后来他才知道,那时他母亲见儿媳和孙子身体状况很差,就偷偷告诉王京说:“人生病是因为做了坏事得罪了神,神才降罪惩罚人。如果信了‘全能神’,就可以保母子平安。”在婆婆一天天潜移默化地“诱导”下,“病急乱投医”的妻子最终信了“全能神”。

  “她不知道,她和孩子后来恢复健康,其实是吃药和调养恢复的,哪是什么‘全能神’保佑的!”刘志宏不无叹息地说道。

  鼓吹信教后能“治病避灾”——让王京中招的是“全能神”拉人入教的一种常见招术。广东省反邪教协会曾揭露“全能神”传播及组织控制手法,分析“全能神”快速传播的原因,在于针对不同对象制定具体细致的诱骗方法,特别是针对已加入基督教会的群众,其诱骗方法十分有针对性和欺骗性,让人入邪而不自知。

  “我妈以前其实信的是基督教,经常去教堂做礼拜什么的,这些我们家人也都知道。但我后来才知道,大概2000年,我妈就被‘全能神’洗了脑拉进邪教。现在想来,那时她以及后来被拉入教的父亲、大嫂,他们在家也不会公开说或者做反动、迷信的东西,这也导致我们一直没有发现他们的异常。”刘志宏说。

  为发展教徒和“传教”,除拉关系、关心感化、送钱送物外,女色诱惑、暴力殴打、非法拘禁等都是“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惯用的手段。如在2014年“山东招远故意杀人案”中,6名施暴者均系“全能神”成员,为发展组织成员,他们向在事发餐厅就餐的人索要电话号码,遭拒后残忍地将对方殴打致死。

  实际上,“全能神”为发展教徒所传发的非法刊物《关于传福音工作的原则》中就已经明白地写道,“如知情人带路、拉关系、交朋友、爱心感化、建立感情、软磨硬泡等行之有效的方法要坚持长期使用,到必要时还得会用绝招。为使人得到拯救,必须不择手段。”

  鼓吹“世界末日论”

  诱骗孩子为邪教办事

  做坏事总会有败露形迹的时候。

  自2012年开始,刘志宏慢慢发现父母、妻子、大嫂等人的异常。“那时,他们一反平日里的低调,见到我就跟我讲2012年是世界末日,这一年世界会被毁灭,只有信‘全能神’的人可以免受灾难,活下来。”刘志宏说。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老婆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刘志宏说,“我们夫妻20多年前一起来广东打工,虽然手头不富裕,但夫妻关系一直很好,互相都很关心、扶持。下班回家,也会一起聊工作啦、哪个工友有什么八卦啦。”

  但从2012年开始,刘志宏发现妻子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儿女,沟通都越来越少,且常常会为一点小事生气。“像平时,她会很关心孩子的学习,但那段时间她对孩子也很没耐心。我们要不就不说话,一聊起来她就要我‘信教保平安’。”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从老家过来帮忙带孙子的王群芳夫妇也露出了“真面目”:经常不定期离家参加“全能神”聚会,且频率越来越密;偷偷往家里带宣扬“全能神”的书籍。他们也经常跟儿子说:“世界末日要来了,信教才能保平安。”

  “后来,我还从我侄子、侄女、小儿子的口中得知,我妈还会以给他们做好吃的、买好吃的为诱饵,向他们宣扬‘全能神’的东西,有时候还会叫大一点的孩子帮她抄‘全能神’的宣传材料,帮她偷偷送东西给其他信徒。”刘志宏说。

  有类似遭遇的并非刘志宏一人。有关部门表示,自2012年开始,“全能神”在各地非法聚集,上街散发宣传资料,宣扬“2012世界末日说”。这些“传教者”以中年女性居多,其一方面宣称“世界末日”即将到来,“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将被‘闪电’击杀”。另外则宣称只要信奉“全能神”即可躲过一劫,有的还利用“花钱买平安”等言论敛财。

  刘志宏坦言,此前由于父母、妻子等人行事隐蔽,他并不清楚她们信了邪教,只是觉得他们信“基督教”信得很虔诚,经常不着家。但当至亲不再伪装,开始直截了当地向自己鼓吹邪教的歪理邪说,这个“没读过几天书”的男人也敏锐地发现事情不对头。

  “像他们说,信神可以治病,那还要医院和医生干嘛?他们说‘2012世界末日’,但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地球不也没爆炸,没到末日吗?我这样跟他们辩理,但他们却不信,还说我中毒太深。想想呀,邪教真是太可怕了,把人完全洗脑了!”刘志宏说。

  “神的生命能够战胜一切的力量,他的生命是永久的,他的力量是超凡的,神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神说了算……”这是王京自加入“全能神”后,在笔记中写下的对“全能神”的所谓“忏悔信”。不难看到,所谓“教义”是多么荒诞不经。

  当妻子和父母等为了信奉“全能神”而变得越发变本加厉,刘志宏也开始了他的挽救家人的计划。“我自己没读过什么书,但这些歪理邪说我还是能分辨的。我当时就想,一定要把家人从邪教中救出来!”

  为省钱奉献给“神”

  老两口每天去菜市场捡剩菜剩叶吃

  但摆在刘志宏面前的是深陷邪教多年且被严重洗脑的家人,救赎并不容易。

  “我跟他们说过很多次,劝他们离开邪教,但他们却完全不听我的,还说我是‘撒旦’,是‘恶魔’。你想想,我可是他们的亲儿子、结发夫妻啊,我会害他们吗?”刘志宏说,后来他自学上网,在网上看了很多揭批“全能神”的东西,回到家就跟妻子等人“理论”,但始终收效甚微。

  “后来,我妻子跟我说,如果我再要她不信教,她就要跟我离婚。我妈站在我妻子一边,说再这样下去她也支持离婚,但她也说‘离婚不离家’。我妈的心思我很清楚,我妻子是她‘传教’的好帮手,她自然舍不得她真正离开。”刘志宏说。

  后来,刘志宏进一步了解后发现,此前老家失踪的两个亲戚,也是因为跟着母亲、妻子等人加入“全能神”,为了得到所谓“神”的庇佑,才选择了抛弃家庭。到2018年上半年,另一桩事更加坚定了他铲除家里邪教毒苗的决心。

  原来,有次刘志宏在帮妻子收拾衣物的时候,看见妻子口袋里有一张500元的房租月租收据。“我们自己现在住的房子,一个月也就300元钱,每月是我交的租,她怎么还会在外面租房呢?而且,比自己家的还住得贵?”

  带着这些疑问,刘志宏偷偷跟踪了妻子,才发现妻子隐藏两年多的秘密:那间房子其实是租给“全能神”信徒进行秘密聚会的场所。在这个出租房里,刘志宏看到了很多宣扬“全能神”的教材、电脑、内存卡等。“你能想象,每天睡在一张床上的发妻,竟然背着我在外面租房去传播邪教,这种事谁遇到了不害怕、不生气?”

  一气之下,刘志宏选择了向公安机关举报了妻子、父母等人痴迷邪教的行为,希望能帮他们迷途知返。后来,警方成功将刘志宏的父亲、妻子、大嫂等人抓获归案,并依法分别进行了处置。但因为有人偷偷提前报信,70多岁的老母亲王群芳逃脱,至今生死未卜。

  “但我因此也得罪了我父母、妻子。”刘志宏无奈地说,他的“大义灭亲”让一般人无法理解,但他也是没有办法才作此选择。“最开始我妻子从看守所出来都不理我,我牵她手,她都要甩开我。”幸运的是,经过教育转化,妻子和父亲、大嫂的精神状态慢慢好转,逐渐摆脱邪教的毒害。

  从父亲和妻子口中,刘志宏得知了妻子等人信奉“全能神”的更多荒唐细节。“为了奉献‘全能神’,我妻子把自己辛苦打工挣的工资,我爸妈也把我给他们的生活费都省了下来。为了省钱奉献给所谓的‘神’,我爸妈甚至去菜市场捡剩菜剩叶吃。”刘志宏痛心地说。

  在刘志宏老家,还有一户更不幸的人家。10多年前的一天,当地暴雨倾盆山洪暴发,被王群芳拉入教的村民陈老太认为有“全能神”庇佑,能够躲避一切灾祸,山洪暴发还坚持蹚水过河,最终被山洪冲走丢了生命。

  “这位老太太还是我同学的妈妈,我同学跟我说,他妈妈的死是因为我妈带的,才落得那么个下场。我也感到特别对不起人家。”想起年迈的老母亲或许还在别处深受苦难,刘志宏说,“这辈子我也没什么其他奢求了,就希望老母亲能快点迷途知返,希望其他人永远不要沾上邪教。”

  -起底“全能神”邪教

  用“美人计”诱骗男青年对信徒实施人身控制

  “全能神”又自称“实际神”“东方闪电”,是假冒基督教名义建立的邪教组织。历年来,发生在全国多地的多起自杀、他杀等刑事案件均与该邪教组织有关。1995年11月,“全能神”被中国政府确定为邪教组织。“全能神”的传播手法是怎样的?为实现对信徒的控制,会采取哪些组织控制手段?

  传播手法揭秘

  编造谎言套近乎

  利用弱点对症下药

  办案民警介绍,在“全能神”中,负责传教的人必须先学习两本书,一本叫《摸底铺路问题细则》,一本叫《工作安排》,旨在通过“拉关系”打入各派教会内部获得别人的好感后,“潜移默化”地对其灌输邪教理念。

  “全能神”接触及靠近传播对象的主要步骤有:一是引人注意。初次与别人接触时必须隐藏自己的真相,不得暴露身份。二是说谎套近乎。“全能神”公开宣传“说谎是智慧”,教人学会说谎,并就如何说谎有详尽的指引。三是察言观色骗取信任。与人对上话或联系上后,“可以根据对方心理状态,利用他们的弱点,对症下药,来维持与他们的关系”。

  省反邪教协会秘书长陈文汉说,“全能神”的传播主要在农村,他们实行所谓的“以农村包围城市”,特别是针对如何渗透进农村基督教会,并把原基督教徒诱骗到“全能神”制定了详尽的手法。

   控制手法揭秘

  通过“洗脑”暴力等手段

  实施人身控制

  办案民警告诉笔者,一旦进入“全能神”邪教组织,该组织就会指派人对新信徒“洗脑”。而为了进一步控制信徒,“全能神”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通过“吃喝神话”实施精神控制。“全能神”的主要活动内容是“吃喝神话”,这是“全能神”邪教的内部用语,意思是信徒阅读内部书籍、唱神话诗歌、听录音材料,在此基础上将“神话”作为日常生活的准则,用“神话”来与其他信徒聚会“交通”,并通过掌握“神话”以发展下线,拉拢他人入教。

  通过讲“见证”实施人身控制。“全能神”信徒聚会时讲“见证”是一项重要议程,但其所讲内容都是荒诞不经的事。办案民警介绍,所谓“见证”,讲的无非就是不信此教或阻拦别人信教的人是如何遭受神的惩罚的,带有很强的目的性和功利性,与神救赎人、人自我悔改无半点关联,一些信徒就是因恐吓而入教的。

  以黑恶手段打击背叛、反对者。据了解,“全能神”邪教头目为恐吓、惩治他们中间的“背叛者”“动摇分子”,还制定了一套所谓“国度时代的宪法”“行政及诫命”,用世俗的制度及帮派规章来稳固、管理他们的邪教组织。对背叛者手段毒辣,对反对、阻止他们的人“全能神”的手段也非常毒辣凶残。

  以“卸磨杀驴”方式对待信徒。如果说背叛“全能神”的人所受到的“惩治”十分恐怖,那对他们唯命是从的信徒们则更加可怜,他们非但没有“得福”,而且可以说是万劫不复。在恐吓和打击之下,信徒们只能按该组织说的做,彻底成为“全能神”邪教组织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利用工具。

作者: 来源:南方日报
  • 上一篇:全能神“尽本分”导致无数家庭的破裂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