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网络转载 >> 内容

脱离“全能神” 迈向新生活的“她”

时间:2018-11-4 23:02:51 点击:

  核心提示: 今年48岁的罗彩萍,28岁时交友不慎误入邪教“全能神”。因不听劝阻,丈夫李玉与其离婚,年仅5岁的女儿文文由李玉抚养。在邪教泥潭中越陷越深的罗彩萍被判刑入狱4年。 “我现在真恨当初哄骗自己加入‘全能神...

今年48岁的罗彩萍,28岁时交友不慎误入邪教“全能神”。因不听劝阻,丈夫李玉与其离婚,年仅5岁的女儿文文由李玉抚养。在邪教泥潭中越陷越深的罗彩萍被判刑入狱4年。

“我现在真恨当初哄骗自己加入‘全能神’的那个人。”罗彩萍说。

因病误入“全能神”

家住肃州区某社区的罗彩萍,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罗彩萍自小在城市长大,家中姐弟3人。排行老大的她是唯一的女孩,是父母的心肝宝贝。23岁时,罗彩萍与在某企业工作的李玉步入了婚姻殿堂。一年后,文文的出生,为这个家庭增添了更多乐趣。婚后,因企业重组,罗彩萍便在家中相夫教女,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只是经常发作的内风湿性关节炎让她烦心不已。

一天,邻居老太太找到罗彩萍,说如果她加入“全能神”,定期看书诵唱就能包治百病。

“现在想起来,我太愚昧无知了。刚加入‘全能神’时,对方说只需定期看书诵唱。但将我彻底哄骗进邪教组织后,他们就原形毕露了。邪教主要通过心理暗示,在精神上控制成员。他们让我发毒誓,然后让我去传播所谓的‘福音’,每人每月发展至少两名信徒,并且把家中的财产都‘奉献’给他们。否则,就是对‘神’不敬,会遭到‘神’的惩罚。”谈起这些,罗彩萍气愤不已。

罗彩萍回忆,从200元至800元,她“奉献”过多少次钱,都记不清楚了。为服从“神”的“指令”外出传播“福音”,罗彩萍不顾年幼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喊去了新疆。时间最长的一次是3个月,住在“上线”事先安顿好的地下室。

“外出传播‘福音’期间,所有的通信工具都不让用,我想女儿都快想疯了,整天都在哭,却无法摆脱邪教组织。”罗彩萍说。

“母亲因我一夜白头”

6年前的5月,因四处散发歪理邪说、非法聚会,罗彩萍在社区志愿者多次教育无效后被判刑入狱。60多岁的母亲因此一夜白头,险些哭瞎了双眼。在狱警不厌其烦地教诲下,罗彩萍开始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母亲的探望,更加坚定了她悔过自新的念头。

“我记得特别清楚,服刑时母亲第一次去看我,是由弟媳陪着的。当我透过窗户远远看到母亲佝偻着身躯、一瘸一拐地走来时,我忍不住号啕大哭。尤其是弟媳的一句‘姐,你看妈因你一夜之间头发都白了’时,我恨不得有个老鼠洞钻进去。那一刻,我才彻底明白,因为自己的愚昧无知,给家庭亲人及社会造成了这么大的危害。”罗彩萍说。

接受改造、好好做人,罗彩萍这样坚持了下来。

“服刑期间,我才知道,‘全能神’信徒给我提供的信息全是编造的。我问自己:从小到大,父母把好吃好喝的都给我,我又为他们做了什么?自加入‘全能神’后,我没有给父母送过一次吃的。却把钱财‘奉献’给了‘全能神’。刚开始他们编造谎言就是为了让我完全信任依赖他们。现在想起来,真是太可怕了。幸亏我醒悟了。现在,我的工作、生活越来越好了,用实际行动去弥补曾经的过错。”罗彩萍说。

努力工作好好生活

2016年5月的一天,痛改前非的罗彩萍出狱了。社区志愿者把罗彩萍接了回来。之后,社区干部很快为罗彩萍申请了低保,并为她租了一间房,还协调为她安排了公益性岗位。

“我每月低保金340元,公益性岗位工资每月近2000元,这都是党和政府给予我们这个群体的关怀。我服满刑回来时,自己找了个餐厅洗碗的工作。后来,社区干部认为洗碗对我的病情有影响,就帮助我申请了公益性岗位。2017年,我因病住院两次花费5000余元,政府都给报销了,社区还给予了临时救助。今后,我要踏踏实实做人,努力工作好好挣钱,为自己也为家人。尤其是我亏欠女儿太多,我要尽全力弥补他们。”说起这些,罗彩萍脸上露出了愧疚的神情。

“我感谢党和政府,感谢自己的亲人,感谢社区每一位干部及志愿者,是他们全力帮我解决困难,对我不离不弃,才有了我今天这样的好生活。”罗彩萍说。

(文中涉及人名均为化名)

作者:周爱玲 来源:酒泉日报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