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邪教本质 >> 内容

亲历者自述|我为全能神收取3000万奉献金的日子

时间:2018-3-20 4:04:23 点击:

  核心提示: 2005年至2008年这4年间,我乘坐一列列普通火车辗转全国各地,为全能神组织收取奉献款达3000万元。那4年,我抛弃家庭,放弃工作,过着非人的生活。不堪回首,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 “信神可以得福报...

    2005年至2008年这4年间,我乘坐一列列普通火车辗转全国各地,为全能神组织收取奉献款达3000万元。那4年,我抛弃家庭,放弃工作,过着非人的生活。不堪回首,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

“信神可以得福报”

    我叫谭小霞,出生在广东佛山的一个小村庄,家里5个兄弟姐妹,关系非常融洽。我自小不爱读书,小学毕业后在家务农。1992年,我在南海织布厂打工时结识了卢辉。1993年10月便在他的老家广西平南县领取了结婚证。夫家经济条件很差,连像样的住房都没有,丈夫没有固定工作,还嗜赌如命,欠下一身赌债。面对家庭困境,原本开朗的我渐渐变得烦躁、郁闷,时常一个人傻傻地坐着发呆,幻想着命运的改变。

1999年2月,为了生活,我忍痛将5岁的女儿和3岁的儿子留给婆婆照顾,独自去了附近的织布厂打工挣钱。6月的一天,工友桂连见我忧愁满面,主动关心我,劝我信耶稣。她说耶稣能赐人平安喜乐,一人信后全家得福,只要追随神就能得福报,死后可以上天堂。我听后心里一亮,这正合我意呀! 于是,我每个月参加他们的家庭聚会,开始接受了所谓的耶稣,将自己和家人的命运寄托在耶稣身上。因为有了精神寄托,家庭的烦心事也渐渐放下,心情有所好转。

“不信神就会在灾难中被毁灭!”

     2003年,大年初一,我带着女儿去镇上逛街,中午时分,碰到之前聚会时认识的彩姐,她邀请我去参加查经聚会,说是张老师来讲课,1年只有1次,机会非常难得。会上张老师说:“凡是不信神的人都会随着灾难的到来被毁灭在地狱的火湖中永远受苦。”还说全能神就是耶稣,但是因为没有看过全能神的书,所以不能乱传,不能出卖神,否则就会落得犹大一样的下场,肚子崩裂而死。讲完这些,张老师便被人叫走了。

彩姐和阿英对我们说:“张老师很忙,因为现在还没有书,你们先留下可以联系得上的地址和电话,到时候会有人找你们的。”大家纷纷留下地址,便各自回家了。但张老师的话一直困扰着我,我既高兴又害怕,心中有些不安和疑惑。可是,“不信神的人都会随着灾难的到来被毁灭”这话让我不敢怀疑。

“辞工尽本分才能满足神”

     2003年4月,我已回到佛山的制衣厂打工,有一天,阿英拿了本《羔羊展开的书卷》来找我,说是神的说话,现在《圣经》已经过时了,多看“神话”才是真理道路。

五一假期,阿英带我到了南海西樵的一间瓦房里,进门时已有3个妇女在房间等候。阿英告诉我们,接受全能神的新工作是不能公开的,要我们发誓“保证做到不出卖神家,如果做不到就是背叛了神,就让神诅咒自己出门被车撞死!”这句誓言像紧箍咒在我头顶一样,生怕自己做不好,不能蒙神拯救。此后,阿英每个月两次来宿舍给我浇灌。

9月的一天,阿英急切地找到我,说:“神的作工快结束了,灾难来了后,有粮吃不到,有钱用不上,所以我们要预备善行、尽本分,才能满足神的心意,被神成全,脱离灾难进入国度。要辞掉现在的工作,才有足够时间尽本分。”我听后非常紧张,如果不去尽本分,神的作工结束后就完蛋了,便很快辞掉了制衣厂的工作。

辞工后,阿英带我到黄岐一个叫阿珍的姐妹那儿,和她一起负责摸底铺路传福音,空闲时做手工挣生活费。可是,事情并不如我想象中那么顺利。直到2005年2月,除了说动我的父母加入了全能神组织外,我们再没有传到别的福音对象。我内心非常焦急,担心未尽好本分,灾难来临时不能得神的拯救。

“好好珍惜特殊本分”

     2005年2月,那时的我非常渴望能为神尽本分,跟着阿英兜兜转转来到广州,一个叫杨姐的中年妇女问我是否能熬夜,能否出远门,坐车是否会晕车,多长时间回家一次,并且了解我对金钱的看法等等。一番交流后,杨姐点点头表示认可,阿英便把我交给杨姐独自回去了。

杨姐安排我在广州白云区一个接待家庭中住下,同屋的还有另一个叫小艳的女孩。安顿得差不多时,杨姐让我们俩一起为神家尽特殊本分。并说这是神的高抬,这个本分很特别,连教会带领都不知道,要我们好好珍惜这个机会,满足神的要求将被神成全。

    谈话间,我们了解到,这个特殊本分是坐火车去收奉献金。那些是弟兄姐妹奉献给神的,不能贪,不能丢,不能跟任何人说。在尽特殊本分前,要写一份保证书,我和小艳按照杨姐所说的,在白纸上写道: 神啊! 感谢你的高抬,让我尽上特殊本分,我愿忠心满足你,我保证不贪神家的钱财,不挪用,不私自带走,不丢失,如果丢失我愿意赔偿,如果做不到,愿神你诅咒我被车撞死。

辗转7大城市的1000多个日日夜夜

    我们的第一站是上海。出发前,杨姐千叮咛万瞩咐:“在火车上不能说话,特别是带着钱回来时,只允许轮流睡觉,不能让别人看出你们是一起的,这样是为了安全,有什么事不会连累大家,万一被公安人员发现要有‘智慧’,就说这些钱是自己带着做生意的。只要有心不会有事的,要多依靠神,在车上多想神的心意,想自己是为神尽本分,不是去玩的。”

在车上,我时常会想家,想父母,想我那一双儿女,可是因为神说不能想家,不然会分心,没尽好本分会对自己及家人不利,半途而废会遭到神的惩罚,将比不信神的人报应更惨烈。我内心充满了恐惧,赶紧闭上眼睛祷告。

火车上的生活异常艰苦。20多个小时的路程,我们只有最普通的座位票,几乎无法入睡。每天只吃两餐,每次一包方便面,每每看着别人吃鸡腿、盒饭、各种零食,内心都十分酸楚。但是,在火车上我们不被允许买东西吃,如果买东西,很容易被乘务员记住。于是,我深吸一口气,坚定信念,把当下的磨炼作为将来进入美好“国度”的铺路。

整整1年,我们往返广州和上海50多趟,传递的奉献金达500余万元,这对于家庭贫困的我无异于天文数字,但是我不能有任何私念,因为这是神交给我们的特殊本分,我要好好珍惜。

2006年7月,我们开始去石家庄......

2006年10月,我们开始去杭州......

2007年2月,我们开始去合肥......

2007年7月,我们开始去郑州......

2008年2月,我们开始去重庆......

    其间,除了2008年5月中旬至6月中旬,因汶川大地震的影响停止了1个月,其他时间都是用同样的流程和方式,每周1次往返各地收取奉献款。接头的暗号会不时地有所改变,不能每次手上都拿本书,有时会换成片树叶之类的信号物。当然,也遇上过找不到人的情况,这时杨姐会告诉我们对方的电话,电话号码只能俩人记住,不能写下来,联络上接头的人之后便忘记了。

    3年间,每次出门我都提心吊胆,高度紧张,既怕出了差错要自己赔偿,又怕写了保证书做不好会遭报应。算一算,经我手的现金达2000万元以上,这些都是弟兄姐妹们奉献给神的。我曾问过杨姐,这么多钱最终会被送到哪里。杨姐立刻变了脸色,说:“不要打听钱的去向,这些都是神的旨意!”我便不再问了。

这间普通的房子是奉献款存放点

  2008年8月底,杨姐通知我收拾好东西搬到另一个叫小丁的接待家庭,上面有新的安排。小丁全家人都信全能神,是最好的接待家庭。在后来尽本分的过程中我得知,原来这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房子竟然是全能神奉献款的存放点!整个9月,我和刘姐(即杨姐,她改了灵名为“刘叶”,我们叫她“刘姐”) 先后数次从广州另外几个接待家庭中收取奉献金存回小丁家。细细统计了一下,从2005年至2008年底,经过我手的奉献款已经超过3000万元!

家庭的呼唤

   4年间,我曾经无数次想回家探望父母和公公婆婆,每逢节日,更是我最难熬的日子。但刘姐说:“节日是撒旦愚弄人的把戏,在神家是没有节日之分的,灾难来了什么家都没有了,这里才是我们真正的家。”她常常告诫我:“没尽本分会对自己及家人不利,怀疑神、半途而废会遭到神的惩罚,会比不信神的报应更恐怖。”

每每想到神家的告诫,我便不敢再往下想,而是用祷告、唱歌、看神话等方式使自己静下心来,不断逼迫自己放下家庭与亲情。况且,我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可以买车票回家。我那炽热思念亲人的心慢慢冷淡了下来,渐渐习惯了没有亲人、全心全意为神作工的生话。每次收到奉献金,我一心只想着必须要保护好,完成神交办的任务。除了火车上的时光,我极少上街,害怕遇见陌生人,害怕邻居询问自己的情况,甚至要预先编造好谎言避免别人怀疑。每次出门我都格外小心,仔细观察有没有人跟踪,有没有异常情况,一直处于紧张和惶恐之中。

2009年的春节,我终于见到了我的家人。白发苍苍的老母亲激动得像儿时般搂着我,含着泪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刹那间,神的所有告诫都抛诸九霄云外,我需要家人的温暖,需要孩子的依赖! 父母在我为神离家出走之后对全能神痛恶至极,逢人就说:“都是这个全能神害了我的女儿.....

我的丈夫因患甲亢手一直发抖,无法回到厂里打工,一对子女读书都是由年迈的婆婆供养。婆婆家的房子由于年久失修,屋顶破了洞,墙上也有裂痕,每次下大雨,屋内就“下小雨”,风大时甚至感觉整个屋顶要被掀开。可是,已经家道壁立的婆婆根本筹不出修葺房子的钱。无奈之下,女儿被寄居到大伯家,儿子则寄居到三叔家,一双子女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小学刚毕业就辍学开始打工。由于多年没有我的消息,孩子们早已习惯没有妈妈的日子。见到儿子,他瞥了我一眼后冷漠地离开了,我心疼得简直在滴血。当我将女儿搂在怀中时,她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妈妈,你总算回来了,你知道吗,你不在的日子我们过得有多惨......”

   我没想到,由于我信奉全能神,给孩子们带来了如此巨大的心灵伤害。我更没想到,我全心全意为神收取3000万元奉献款的日子中,我的家人不但没能得神保佑,过上安稳的日子,反而过着非寻常人所能承受的苦难生活。“回来就好!”这是家人对我的呼唤。望着他们喜悦的容颜,抚摸着孩子稚嫩的脸庞,我心里百感交集。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fqnslm.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fqnslm_com@163.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