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受害经历征集 >> 内容

全家信全能神 家财散尽险丧命

时间:2017-1-13 6:14:49 点击:

  核心提示:(丈夫马光辉照片)  我是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凤鸣乡桂花五组村民,原本有一个夫能子孝,殷实富足,人人羡慕的家庭,只因全家迷上了全能神非法组织,在不到三年的光景,家财散尽,穷困潦倒,频临绝望,现在回想起这...

全家信全能神 家财散尽险丧命 

(丈夫马光辉照片)

  我是四川省雅安市雨城区凤鸣乡桂花五组村民,原本有一个夫能子孝,殷实富足,人人羡慕的家庭,只因全家迷上了全能神非法组织,在不到三年的光景,家财散尽,穷困潦倒,频临绝望,现在回想起这一段经历不免心有余悸。

  1998年春天,一家人凭着多年积攒的3万元进城创业。丈夫名叫马光辉,那时刚过而立之年,他有着家传的木匠手艺和自学的电动机修理技能,我先前学过裁缝,平时也勤于持家,因此一家人的日子还算过得充裕。眼楸着儿子快到了上学的年龄,我们便打算让儿子到城里读书,也希望一家人能过上城里人的生活。经过五年的打拼,丈夫的电机修理生意十分红火。2003年春天,我们夫妻实在忙不过来,带了六个徒弟。我们家庭的存款已经达到了六位数,在城里买了套二手房,儿子马小虎聪明乖巧,成绩一直在全班领先。正当我们全家憧憬美好未来的时候,丈夫的堂姐马光蓉的出现摧毁了我们这个幸福的家庭。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记得那是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多年没有消息的堂姐马光蓉来到我家。堂姐大我们十来岁,早些年就嫁到成都市金堂县去了,她的到来让我们全家挺高兴,相互述说了多年的离别情。我们都知道堂姐刚离了婚,现在孩子大了离开了她,所以目前是一个人过。丈夫对我说:“姐现在一个人暂时没有合适的去处,正好咱们家里也缺人手,就让她暂时住一段时间吧。”堂姐做家务是一把好手,白天帮助我们料理家务,偶尔到铺子上帮帮忙,晚上就一个人神神秘秘关在屋子里忙活。

  大约过了两三天,在一次晚饭时,堂姐给我们讲起了一个叫全能神的组织:“弟妹啊,你看,你们家虽然现在日子好起来了,但你们一天到晚累得!我真是心疼!而且现在的怪病多,只要得了那些疾病就不得了,再多的钱财也是枉然。我告诉你们,世界不久就要毁灭,人类要遭受大劫难,只有信神,而且是新全能的‘神’,才能让全家免遭这番浩劫。”堂姐的话是有来由的,因为她确实清楚我们家的情况,这些年来,过度操劳让我们夫妻平添许多皱纹,双手布满老茧,比同龄人明显憔悴老好多,去年春节丈夫得急性阑尾炎住院半个月就花了七八千块钱。

  堂姐不厌其烦的为我们讲述“神”的来由以及信“神”的好处,在她的一番“苦口婆心”之下,我们夫妻俩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开始抽空看看堂姐送的书,听听录音,感觉这玩意和基督教差不多,时间一长,竟然也荒唐地认为在世界末日来临之前,跟着堂姐相信这个全能的“神”,全家将来就能避免灾难,能超升。

  过了一段时间,堂姐对丈夫说:“光辉啊,我看你挺虔诚的,根基好,很有灵性。我把你的情况给组织上讲了,他们对你的表现非常肯定,加上我们是亲戚,优先考虑让你担任生命交流这个职务,负责发放和收回资料,你可要好好干哦。”这事让丈夫兴奋了好一阵子,每天早出晚归收发资料忙的不亦乐乎。又过了一阵子堂姐又对我说:“芳芳妹妹,你看光辉干得多好,你要多向他学习,这样吧,你伶牙利嘴的,平日里接触的人多,我给他们说了让你担任教会带领,以后专门负责发展成员”。

  此后,我便利用做衣服之机向老顾客宣传全能神,拉拢许多老买主入教,心里沾沾自喜。过了半年,堂姐对我们的表现很是满意,传达了组织上的口头表扬,让我们继续努力。同一时间,堂姐郑重其事对我们说:“你们俩现在是全能神的内部骨干了,要想再担任再高一级的职务就必须向组织奉献身外之物,奉献的越多,越能早晋级,就能早上天堂。”为了挣表现,早日升上天堂,我们夫妻俩也是拼了。少则三五千元,多则上万元多次通过堂姐向组织“奉献”。

  2006年夏天,儿子小虎考上了市重点中学,我俩各自忙着自己的事,并没有想象中的欢天喜地。堂姐趁机又游说道:“上学读书有啥意思?将来地球一爆炸啥都完了,还不如现在跟着大人好好学习全能神,将来到天堂还能安排一个好位子。”为了儿子的“前程”,于是我们俩鬼使神差地让孩子放弃了学业,跟着我们捧起了“全能神”的书籍,从此与世隔绝。

  渐渐地,我们认为自己不再是凡夫俗子,又担任了组织骨干,不再是常人了。每次客人来做衣服的时候就劝他们加入全能神,根本没有心思做衣服。日子一长,生意日渐冷落,我干脆关了铺子一心向“上”。每次遇到父母兄弟姐妹上门也是不停游说,并对他们的拒绝怀恨在心,认为大家不是一条道上的人,自此不再往来。家里人经常登门劝说我们,可是我们固执地认为他们是阻扰我们上天堂的绊脚石,每一次规劝都不欢而散。马关辉和我不止一次地嘀咕,认为他们都是死到临头还浑然不觉的凡夫俗子,既然不听我们的话信“全能神”,就只好任他们“自生自灭”了。

  2006年10月,我外出发展成员,马光辉的父亲病危,临终想见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一面,家里接二连三打电话,我俩都以“搞不赢”(四川方言:忙不过来)为借口无动于衷。最后听说小姑子跑上门跪在他的面前求他回去见父亲最后一面,马关辉漠然拒绝。马父最终郁愤而死,从死到葬,我们都没有去看望。

  自从相信“世界末日就要来临”的鬼话后,马光辉再也无心打拼创业。他把所有的修理业务统统交给徒弟去打点,自己则一心扑在全能神上,整天神出鬼没,东奔西走。由于不务正业,生意日渐萧条,徒弟们奔前程自谋生路。一家人坐吃山空却没有一人担忧,反正快要去天堂了,留那些钱财又有何用?几年来,我们家的钱财大都拿给堂姐捐给全能神组织了。最后,堂姐又一次严肃地要求我们卖房子捐款。这一次,我是真的害怕了,一旦把房子都捐出去,我们就真的成了穷光蛋了。而且,这几年,我们众叛亲离,也无脸面回老家去居住了,卖掉房子意味着全家只能流浪街头。现在的生活已将非常窘迫,我们的生活水平已经下降到贫困线以下,困难的时候每天只吃两顿饭,孩子整天喊饿,液化气也烧不起了,只好重新用起了煤球。为了节省一两块钱,大冬天都舍不得去浴室洗澡,只能用煤气炉烧水洗澡。

  2007年2月18日晚上,马光辉用煤球炉烧水给儿子洗澡,不小心引起煤气中毒。当马关辉和儿子感觉呼吸困难,从浴帐里出来时,马光辉已将昏迷了,我慌忙砸开窗户玻璃喊人救命。公安干警赶到后,打开了我家的木门,但是防盗门依然琐着,此时钥匙就在我的手中,可我老幻想“神”能够来救我们,迟迟不肯将钥匙交给公安干警。不得已,公安干警强行撬开防盗门,把昏迷不醒的马关辉抬上救护车,马光辉在医护人员的全力抢救下恢复知觉后,嘴里还不停地大喊“全能神来救我”。当时就有医生问他“请你看清楚,是哪个神救了你,如果不是公安干警及时把你送过来,你早就没命了”。

  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后,我们一家开始反思眼前发生的一切,开始痛悔走过的曲折歧途。终于看清了所谓“全能神”真实面目,它是一个披着“神”的外套,欺骗无辜的信徒,一个彻头彻尾要钱要命的邪恶化身。

作者:陈芳 来源:凯风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