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邪教本质 >> 内容

“全能神”邪教的九大歪理邪说

时间:2017-1-4 7:18:32 点击:

  核心提示:“全能神”邪教的歪理邪说琳琅满目,与法轮功等其他邪教一样像一个垃圾桶一样,装满了垃圾污垢。简单概括起来,可以说有“九大邪说”:  1、 耶稣结束说  “全能神”邪教为了抬高自己,抛出了“耶稣结束说”,...

  “全能神”邪教的歪理邪说琳琅满目,与法轮功等其他邪教一样像一个垃圾桶一样,装满了垃圾污垢。简单概括起来,可以说有“九大邪说”:

  1、 耶稣结束说

  “全能神”邪教为了抬高自己,抛出了“耶稣结束说”,以便将信徒控制在自己股掌之中。他在《败坏的人类更需要道成“肉身”的神的拯救》中说:“道成肉身的神结束了‘只有耶和华的背影向人类显现’的时代,也结束了人类信仰渺茫神的时代。”“全能神”信徒称宗教修来世进天国所成的神是“渺茫神”,而他们所信的神才是“实际的神”,所以他们称“渺茫神”时代已经结束。

  为了进一步让信徒远离基督教,他又在《圣经的说法(四)》中说:“过去的事拿到今天都属于历史,再真、再实也是历史,历史不能针对现实……所以说你只明白圣经,不明白神现在要作的工作。”既然忘了基督教,那么更高的神是什么呢?于是,他又编造了“新时代”的邪说。“既然有了更高的道,何必研究那低的过时的道呢?既然有了更新的说话、更新的工作,何必还活在老旧的历史记载里呢?新的说话能供应你……旧的记载不能使你得饱足,满足不了你的现时的需求,证明这是历史,不是现时的工作。”(《圣经的说法(一)》)并进一步说:“新时代的诫命有它实际意义的一方面,是恩典时代与国度时代的交接点,新时代的诫命结束了一切旧时代的作法规条,结束了耶稣时代以及在这以前的一切作法,把人都带到了更实际的神的面前,让人都开始接受神的亲自成全,是人进入被成全之路的开端。”(《守诫命与实行真理》)既然进入了“全能神”的新时代,那么信徒们就应在新时代按教主的指示干一切事情,为他们心甘情愿地被教主精神控制做好了铺垫,为推出“道成肉身”的“实际神”埋下了伏笔。

  2、 道成肉身说

  “全能神”邪教为了让信徒由信“神”改为信“人”、信教主,抛出了“道成肉身”说,把教主神化为“实际的神”。首先,他在《神所在“肉身”的实质》中称:“所谓道成肉身,就是神在肉身显现,神以肉身的形像来作工在受造的人中间…..含义就是在肉身中作工、在肉身中生活的神,神的实质成了肉身,成了人。”一语道破天机,教主就是实实在在的神。

  为了进一步神话自己,他把自己称为“基督”,在《基督的实质是顺服天父的旨意》中说:“道成肉身的神称为基督,基督就是神的灵所穿的肉身,这个肉身不同于任何一个属肉体的人。所谓的不同就是因为基督不属血气而是灵的化身,他有正常的人性与完全的神性。”很明显,“全能神”使用了偷梁换柱的伎俩,这里的“基督”不是常义的“基督”,而是“道成肉身的神”,是“全能神”教主自己。

  为了骗取信徒的信任,他进一步解释自己是“有正常的人性与完全的神性”的完美结合体,并说“正常人性是为了维护在肉身中的一切正常活动的,神性是来作神自己的工作的”。他还为自己描述了一个美好的国度,“在国度时代,道成肉身的神说出话来征服所有信他的人,这就是‘话在肉身显现’了……就是来完成‘话在肉身显现’的实际意义。这是整个经营计划当中最末了的一项,所以神非得来在地上,把他的话语都显明在肉身中。”(《话语成就一切》)这样,一个完整的“肉身活神”就造成了。

  3、 三步作工说

  “全能神”邪教所说的“作工”是指信徒为“全能神”效力所做的所有事情。“全能神”自称来到人间是为了“结束六千年的经营计划”,他把这一计划的完成过程归结为“三步作工”:第一步是指耶和华在“律法时代”为开创人类做的事情,第二步是指耶稣在“恩典时代”为救赎人类所做的事情,第三步是指“全能神”目前在“国度时代”以审判刑罚人类所做的事情。他在《救赎时代的工作内幕》中说:“在我的整个经营计划当中……一共分三个步骤,即三个时代:起初的律法时代、恩典时代(即救赎时代)、末了的国度时代。”这一邪说不仅给“全能神”邪教披上了宗教的外衣,使他们可以打着宗教信仰的幌子招摇过市,而且也给其秘密结社提供了理论根据。

  为了让邪说变成真理,他在《作工异象(三)》中又强调说:“从耶和华到耶稣,从耶稣到这步所作的,三步工作贯穿下来是一部完整的经营,都是一位灵作的工作……他是初也是终,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他是开展时代的也是结束时代的……凡是将三步工作分割开来的都是抵挡神的。”“三步作工”利用了基督教的“律法时代”和“恩典时代”,别有用心地把这两个时代说成是神的两步作工,把他们现在的反社会、反人类的活动说成是神的第三步作工,并称第三步作工是最后一步,是审判、刑罚、征服人类的,不顺服这次作工的,都将被毁灭。这样,“全能神”邪教便成了基督教的“延续”和“进深”,而教主便成了结束“恩典时代”开创“国度时代”的“全能神”,他们便可以堂而皇之地把黑手伸向不明真相的人们。

  4、 神权至上说

  邪教教主都有极强的权利欲望,但在现实中他们往往并不得志,所以,利用神权控制人便成了他们的惯用伎俩。“全能神”在《扩展福音的工作也是拯救人的工作》中拼命地叫嚣:“我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不仅是以色列人的神,我也是外邦各族之人的神,哪怕是我咒诅的邦族。”“全能神”邪教教主把自己打扮成神,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要让所有的受造之物、让各宗各派的各界人士都归在一位神的权下,不管你是哪个教派的最终都得归服在神的权下。”(《认识三步作工是认识神的途径》)这段话就是最好的表白。

  为了树立绝对权威,让别人都俯伏在自己的脚下,为其效力,任其摆布,他对信徒百般利诱,在《基督起初的发表与见证•第二十八篇说话》中这样说:“你当知道现在是末世,魔鬼撒但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各样的瘟疫正在发作,各种邪灵很多,只有我是真神,只有我是你的避难所。你现在只有藏在我的隐秘处,只有在我里面,灾害才不致临到你,祸患也不得挨近你的帐棚。”由此可见,“全能神”教主把自己打扮成“神”,是为了拥有“神”的本事,以消灾解难收买人,以天灾人祸吓唬人。如在《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中他就这样说:“一个人抵挡神的作工,神会将这个人打入地狱;一个国家抵挡神的作工,神会将这个国家毁灭;一个民族起来反对神的作工,神会让这个民族在地球上消失,不复存在。”在这样的淫威之下,谁还敢不俯首帖耳呢,神权至上也就自然形成了,教主的神威也就树立起来了。

  5、 国度操练说

  “国度”是“全能神”邪教虚拟的一个理想家园,他们称之为“神家”。“全能神”邪教对信徒控制得很严格,由“效力者”到“子民”需要经过试炼,合格后才能称之为“子民”,“子民”必须进入“国度”过“集体生活”,即离开自己的家庭,由“神家”集中管理,统一安排,接受“国度操练”。 他在《认识神的最新作工跟上神的步伐》中强调:“所说的国度,是指在神性直接支配下的生活,所有的人都直接接受我的牧养,直接接受我的训练,使所有人的生活都是在地犹如在天,真正实现在三层天的生活。”这是“全能神”邪教诱惑信徒进入“国度操练”的谎言,一旦进入就是另一回事了,不是过上“三层天”的生活,而是献上一切。

  他在《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十三篇说话》中说:“国度的生活是子民与神自己的生活…….为了结束大红龙,所有的人都应在我的国度之中为我献上你的全人。”由此可见,对信徒实施从肉体到精神的全面控制才是他们进行“国度操练”的初衷。为了打消信徒对家庭、对亲人的眷恋,他在《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二十七篇说话》中说:“我是专门来破坏人的家庭的,当我来之时,人的家中便从此失去和平。我要将列国都砸得粉碎,更何况人的家庭呢?”

  同时,“国度操练”也是他们向信徒大肆搜刮钱财的由头。他们以“吃的、穿的,你的前途都在我的手中,我都会合适地安排”为借口,要求信徒为教会捐献,而且越多越好,他在《教会各项工作的安排和原则》中说:“奉献与捐献是每个信神之人的本分与职责……你是捐给神的,不是捐给教会或哪一个人的…….这完全是由人的信心决定的……财主若能有约伯的信心,将自己所有的奉献给神,这是善行;有的人临终时也没有将自己所有的完全奉献给神,这是信神最大的失败。”有了人,有了钱,又有了信徒的忠心,他们就可以实施自己的计划了:“训练一批国度精兵……不是会讲大话的人,而是在何时都能活出神话的人,遭遇任何挫折都不屈不挠,无论何时都能凭神话活着。”(《实行真理才是有实际》)不难看出,“全能神”培养如此“国度精兵”,实质就是培养自己的骨干,为其扩展邪恶势力效力卖命。

  6、 国度福音说

  “国度”是“全能神”为全方位地控制信徒而想象出来的自由乐园,是让信徒抛弃家庭、背离亲人、放弃事业而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起任教主摆布的一种手段。所以他在《千年国度已来到》中将他们的国度描绘成人间美景:“千年国度在地上就是神的话来在了地上,新耶路撒冷从天而降就是神的话来在人中间与人同生活,伴随着人的一举一动、一个心思意念,这也是神要作成的事实,也是千年国度的美景。”

  然而在“千年国度”的美景中,教主要给信徒们什么呢?他又编造出“福音”来迷惑信徒。他在《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十九篇说话》中说道:“今天对我有真实的爱,这样的人有福了;对我顺服之人有福了,必在我国中存留;对我认识的人有福了,必在我国度之中掌权;对我追求的人有福了,必从撒但的捆绑之中逃脱出来,而享受在我之福;能够背叛自己的人有福了,必被我占有,承受我国中之丰富。”既然让信徒们背叛一切才能得到福,得到了福又能怎么样,于是教主又进一步欺骗信徒,在《对被成全之人的应许》中说:“改变形像与神一同升到三层天,超脱肉体。能承受神的祝福,这才是被神成全的人……被神得着,能在地上承受神的祝福,承受神的产业。”最后结果是什么呢?他在《基督用真理来作审判的工作》中说:“最终,神将所有与神同心合意的人,神的子民、众子以及神所预定做祭司的人带入神的国度之中,这些都是神作工中得着的结晶。”

  既然神给予信徒如此的好处,信徒们应该如何操练才能进入“千年国度”里呢?他在《“千年国度已来到”小议》中说:“神成全人就是洁净人,越洁净越被神成全。当你里面污秽的成份、悖逆的成份、抵挡的成份、属肉体的东西都去掉的时候,都被洁净的时候,你就是神所喜悦的(也就是圣者),当你达到被神成全成为圣者的时候,那时就是在千年国度里了。”

  幸存于“千年国度”中的信徒们又该怎么样呢?是不是就可坐享其成呢?教主对他们也是有要求的,并以“好处”来诱惑他们。他在《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中说:“凡在患难之中得胜的便成为国度之中的祭司团。成立祭司团是在全宇的福音工作都结束的时候,那时人所该做的就是在神的国度尽本分,在神的国度之中与神同生活。在祭司团中的有祭司长、有祭司,其余的是众子与子民,这都是根据患难之中对神的见证而划分的。”也就是说,在“千年国度”里的信徒们也是要有一定的层次可分,也要根据对神的贡献大小来论资排辈的。让你来“千年国度”是假,让你贡献出一切才是真。

  在这样自由自在的国度里,就能成神吗?如果成不了神,又该怎么样呢?他在《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中说:“一个人能在最终活下来是因其达到了神的要求,一个人若不能在最终的安息中存活下来是因其本人悖逆了神,未能满足神的要求。”这样,教主就将那些无法成神,或是生老病死者以“未能满足神的要求”为借口,将自己的无能、无为、无神推卸得一干二净。由此可见,所谓的“国度福音”其实只是一张空头支票。

  7、 熬炼成神说

  “全能神”邪教所说的“熬炼”是指通过反对“大红龙”(意指中国共产党)而实现的,他们自知自己的歪理邪说在社会上站不住脚,所以要千方百计地向信徒灌输仇视社会的邪说,让信徒接受考验,对抗政府。“熬炼是神成全人的最好方式,只有借着熬炼、借着痛苦的试炼,才能使人心里对神发出真实的爱……试炼更能成全人。”(《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所谓的“成全”就是进入他的“千年国度”,都成了神,这对信徒来讲是最大的诱惑。他们抛家舍业,捐献钱财,为的就是这个结果。

  要想达到这样的目的,必须得到神的“称许”。怎么才能得到神的称许呢?他在《实行(七)》中说:“神现在作的工作给人带来一些熬炼,在熬炼中还能站立住的人才会得到神的称许……这是站住了神的见证。”也就是说,只有“站得住熬炼”,才能被“神”“称许”。而“熬炼”的实质就是让信徒为他“实际作工”效力,出去进行“传福音”散布反动言论,并称“熬炼是最后的一次工作,是在全部经营工作结束之前的最后一次熬炼,凡是跟随神的人都得接受这最终的检验,都得接受这最后一次的熬炼。”(《神的作工与人的实行》)同时,进一步蛊惑信徒:“无论神什么时候试炼,如何试炼你,你都能将自己的生命置于身外,能甘心为神舍掉一切,甘心为神忍受一切。”(《经历熬炼才有真实的爱》)由此可见,他利用“熬炼成神”诱惑信徒任其驱使,死心塌地地为其卖命。更卑鄙的是,他们煽动信徒进行“熬炼”,而他们却隐藏其后,幕后操纵,对信徒实施精神控制,使所有信徒成为他们的牺牲品。

  8、 社会败坏说

  反社会、反政府是中国邪教的显著特征。在这方面“全能神”邪教有过之而无不及。在《实行(二)》中对中国的仇视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他说:“中国这个国家属于最落后的,是大红龙盘卧之地,拜偶像、行邪术的最多,庙宇最多,也是污鬼群居之地。”对中国的仇视尚且如此,对中国人又怎么样呢?

  他在《拯救摩押后代的意义》中说:“全宇之下,中国人是最落后的人类,出生低贱,人格低下,痴呆麻木,庸俗腐朽,撒但性情沾满全身,污秽淫乱,你们样样都有。”为什么中国人这样落后呢?“全能神”邪教主将罪责推到了中国共产党身上。他在《作工与进入(八)》中说:“神作的工作就是将赎回的、仍活在黑暗势力下的、从未觉醒的人从魔鬼集聚之地彻底拯救出来……将大红龙彻底摔死,摆脱这牛马一样的生活,不再做奴隶,不再被大红龙任意蹂躏、任意指使,你们不再属于这个败亡的民族,不再属于这个罪恶滔天的大红龙,不再受它奴役,魔鬼的“巢穴”必将被神摧毁,你们站在神的一边,是属神的人,不属于这个奴隶王国。”“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反党、反社会、反人类狰狞面目暴露无余。

  他在《神话奥秘的揭示.第十篇说话》中进一步说:“道成的肉身所在之处正是仇敌灭亡之处,中国首先第一个被摧毁,被神的手灭没,神对它丝毫不留一点情面。”这样还不能消除对中国共产党的仇恨,他又在《神向全宇的发声•第十篇说话》中号召信徒向共产党进攻,“一首国度礼歌在大红龙所在国家之中正式响起,足见我已摧毁了大红龙的国……我却亲临大红龙盘卧之地与之‘较量’,当所有的人都在肉身中认识我,能在肉身中看见我的作为时,大红龙的巢穴也就随之而归于乌有、化为灰烬了”。不难看出,邪教主的目的不是让信徒们成“神”,而是让信徒们一道反对中国政府,反对中国共产党,这就是“全能神”的目的所在,也是邪教的本质所在。

  9、 人类毁灭说

  反对人类,宣扬“世纪末日”,也是邪教特征之一。“全能神”邪教在《真正的“人”指什么》中称:“人类,就是我的仇敌;人类,就是抵挡我、悖逆我的恶者;人类,就是被我咒诅的那恶者的后裔;人类,就是那背叛我的天使长的后代;人类,就是那早已叫我厌弃的与我针锋相对的恶魔的遗产。”为什么要消灭人类呢?他在《神与人将一同进入安息之中》中解释:“那些不愿意撇弃世界、舍不掉父母、舍不掉自己的肉体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被毁灭的对象。凡不信道成肉身的神的人都属于魔鬼,更是将来灭亡的对象。”他消灭人类到底有多大的能力呢?他在《征服工作的内幕(一)》中说:“没有一人、一物能逃脱这刑罚、审判之苦的,也没有一人、一物不是各从其类的,人都分门别类,因为万物的结局都近了,整个天地都到了结束的时候了,人怎么能逃脱人生存的结束之日呢?”由此可见“全能神”邪教消灭人类的决心之大,歹毒之极。

  世界末日,是邪教主恐吓信徒、诱骗信徒、控制信徒的一种手段。“全能神”邪教主不仅说世界要毁灭,而且还描绘出末日的情景,“水要咆哮,山要倒塌,大河要崩塌”,“导致地上之家都破裂,不再有母子重逢之时,不再有父女相聚之刻,所有在地的旧态都被我打破”。(《神向全宇的发声.第二十八篇说话的揭示》)他把世界末日说的不仅悲惨可怕,而且近在眼前。

  为什么会有“世界末日”呢?“全能神”邪教主在《当为你的归宿预备足够的善行》中大言不惭地吹嘘:“因为我将人类的末日带给人间,从此,我将我所有的性情都公布于人类……这是我的计划,是我创造人类以来仅有的一次‘表白’。”他不但认为世界末日不是人类灾难,人间悲剧,反而认为是理所当然,甚至称“我将人类的末日带给人间”,并引以自豪地称之为“仅有的一次表白”,其反动、邪恶、歹毒,给人类带来灾难的邪教面目昭然于天下。

作者:不详 来源:胜利油田反邪教协会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