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受害经历征集 >> 内容

全能神邪教搅得我家一团糟

时间:2016-5-16 8:09:43 点击:

  核心提示:曾经,我有一段很幸福的时光,不经意间回首,却已离我越行越远。打开尘封的记忆,那扑面而来的回忆让我充满了感激。不管是幸福的,亦或是悲伤的,因为有痛才让我感觉到幸福的不易。  我今年50岁。都说五十岁的女...

  曾经,我有一段很幸福的时光,不经意间回首,却已离我越行越远。打开尘封的记忆,那扑面而来的回忆让我充满了感激。不管是幸福的,亦或是悲伤的,因为有痛才让我感觉到幸福的不易。

  我今年50岁。都说五十岁的女人是豆腐渣,但我的心却没感觉到衰老。我走了一段弯路,曾走向全能神指向的歧途。但现在我回归正路,找回了我丢失的幸福。

  我出生在山东省滨城区一个农村家庭。从小我就有一个愿望,就是到城里生活。怀着到城里过好日子的美好愿望,我嫁给了技校的同学,如愿来到了城里。刚结婚的日子是那么的幸福,丈夫宠爱,公婆迁就,一家人和和睦睦、甜甜美美,让邻里都羡慕不已。我个性泼辣,精明能干,还被推选在居委会当会计。家庭的幸福给了我无限的动力,充满了热情,工作深得领导的肯定。在这种快乐的日子里,儿子小帅来到了一家人的身边。幸福是那么深刻,却又是那么的短暂。孩子两个月时,我发现孩子的眼睛竟然看不到东西,医院也无法治疗,我的心一霎间都碎了,这给心高气傲的我仿若当头一棒。看着别人家活泼可爱的孩子,我感觉生活在跟我开了个玩笑。丈夫也开始变得性情暴躁,动辄大发脾气。为了孩子的问题,我和丈夫经常争吵,后来打架竟成了家常便饭,婆媳关系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感觉我的幸福就如同气泡般,破碎了。

  1991年的一天,我一个远房的表姐找到了我。当她询问我的近况时,我觉得一肚子的苦水终于有了人可以倾诉。夫妻关系不睦,婆媳关系紧张,孩子残疾无法治愈……这些憋闷在我心里无法诉说的委屈,让我痛哭流涕。表姐听完安慰我说,她有一个办法能让我重新过上好日子,孩子的病也能治好,家庭也能变得和睦。我迫不及待地询问,表姐告诉我就是信神,去传教、做好事,我迷惑着将信将疑。从那天起,表姐三天两头来我家,向我讲述其他人是怎样信神后过上好日子的。渐渐地,我相信了表姐的话,决心要忠于能拯救我于苦难的神。

  此后的日子里,在表姐的带领下,我开始参加聚会,开始外出传福音,努力地在通往神的路上作工,以求得到神的庇护,使我的生活脱离苦难,使我的儿子得到光明。由于我经常外出,儿子得不到照顾,先天残疾,得不到母亲的亲情呵护,性格更加内向,对我的感情也变得冷淡漠视。丈夫面对我的外出,非常反感,尤其对我信教深恶痛绝,轻则斥责,重则打骂。无数次从外面聚会回来,面对儿子的漠然,丈夫的怒吼,我的心仿佛煎熬一般,只能把唯一的心灵寄托放在对神的祈祷上。

  无数次对神的祈祷,没有唤回亲情的温暖,努力的作工也没有让儿子恢复健康。抛家弃子,远离家庭,隔离亲情,全心为神服务是神的旨意,虽然违背了我的初衷,但我却在全能神的路上越走越远,越行越深。

  由于长时间在外传福音,对居委会的会计工作我再也不认真了,不再每天上班管理账目。有时居委会打电话叫我去,我只是隔三差五去一趟敷衍应付,更多的时候是直接不接听电话,让他们找不着人。居委会了解到我家的情况,以为我在照顾孩子,总是对我很体恤照顾。我不但不领情,反而把居委会零零散散交到我手里的一万多元钱偷偷拿出去捐献给了教会。几年来,我没给儿子买过一件玩具,没给家人添过一件衣物,我的工资都捐给了我心中神圣的神。直到2006年,居委会让我交账时,发现账目一塌糊涂,我的“秘密”彻底漏了底。从前那个聪明、利落、爽快、能干的我彻底让大家失去了信心,从此,我失去了居委会会计的工作。

  2008年,我的儿子让家人送去了济南学盲人按摩,而我长时间不在家,对儿子的感觉越来越淡,儿子在济南学习的两年,我一次也没有去看过他。见不到儿子的我,总以为没了工作,没有了儿子的羁绊,就更能专心追随心目中的全能神,为神越发积极做工,传福音。

  外出传福音其实是一项很辛苦的工作。为了能更好地拉到人,每到一家,我都会帮助他们干家务、做饭。多年不干农活,2009年有一次到一家农户帮忙锄地还锄伤了左脚。对此,我总认为这是我作工还不够认真,是神对我不努力的惩罚,于是,传福音更加积极,一次不行去两次,两次不行去三次,甚至自己掏钱出来买东西上门入户。为了拉人,我厚着脸皮赖在人家家里不走,宣扬着伟大的“全能神”。虽然更多的时候是被人当成骗子轰出家门,但我却不气馁,越发顽固痴迷,精神近乎疯狂。直至2013年,被我找上的人家受不了我的癫狂,打110举报了我。

  反邪教志愿者周老师了解到我家的情况,找到了我,找到了我丈夫,苦口婆心地劝我回归家庭。其实,长时间外出传教,我的心灵都变得麻木,周老师的话让我回忆起了以前生活的美好。周老师不仅让我猛然醒悟,还帮儿子在市里联系到一份工作。在周老师一次次的劝解中,在丈夫和儿子的亲情感召下,我回忆起了信教的初衷,反省了自己的错误。全能神没能帮我找回的幸福,现在又回到了我的身边,我寻回了那久违的温情!

作者:高艳华 来源:凯风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