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受害经历征集 >> 内容

弟弟,你在哪儿?回家吧!

时间:2015-6-21 10:21:26 点击:

  核心提示:我家住江西省新建县联圩镇路司口村,是家中的长子,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和两个弟弟。我年幼时父亲就已病故,是母亲把我们4个孩子含辛茹苦拉扯长大成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和大弟弟熊爱龙打小就刻苦读书,分别于19...

  我家住江西省新建县联圩镇路司口村,是家中的长子,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和两个弟弟。我年幼时父亲就已病故,是母亲把我们4个孩子含辛茹苦拉扯长大成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和大弟弟熊爱龙打小就刻苦读书,分别于1978年和1986年入取了师范中专学校,并毕业分配在当地乡镇学校教书。虽然当老师收入不算高,但在村里,老师依然经常被人们敬重地称作“先生”。逢年过节及办喜事时,村里人还会请我们兄弟写写对联。每当这时候,年迈的母亲嘴角总能掠过一丝欣慰的神情。作为家里的长兄,我也为自己的家庭,感受到了幸福和快乐。

  弟弟熊爱龙是一位老实本分的教师,他带班的学生成绩一直名列乡镇的前列,是学生及家长心目中的好老师。但自2012年3月份开始,弟弟熊爱龙的行为突然变得怪异起来,书不好好教了,学生的作业也不批改了,还经常请假在外面乱窜,以致引取学生家长的投诉。我和母亲急了,几次找到他想弄明白其中原由,弟弟一开始支支吾吾,后来见瞒不过去了,就干脆开始向我和母亲进行蛊惑,要我们也信全能神教,说信了这个,全家人才会得救。我莫名其妙,我好好的一个家,需要别人拯救什么?

  为了解全能神教,我到网上查找了许多的资料,这才明白,全能神竟然是个叫人信什么“女基督”的邪教。我的家真的需要拯救了,不过不是需要全能神来拯救,而是需要远离全能神才能获救。一向孝顺懂事、敬我为长兄如父的弟弟,此时自私冷漠、我行我素,根本听不进任何劝说。

  2012年9月的一个下午,弟弟熊爱龙不打一声招呼就丢掉工作离家出走,连手机号码也换了,家里人都无法联系上他,弟媳妇也跟着失踪联系不上了。更令人气愤的是,他还带走了我那正在上学的小侄子。母亲急了,整天缠着我要我去救救弟弟,说我是长兄,不能见死不救。为了找他,我不断找他的朋友和同学打听,多次前往他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寻找。

  去年,为了找弟弟,我利用双休日时间再次踏上了一趟漫无目的的远门,结果出事了。2014年11月23日清晨5时四十分,我在赶长途汽车的路上(县城莱卡小镇附近)被一辆摩托车撞倒,当场造成锁骨、小腿骨裂,一下子花去了8万余元的治疗费,且大部分钱都是在亲戚朋友家借来的,还落下个单腿残疾,现在还靠拄拐棍走路。加上近几年来寻找他的花费等,家里已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都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刚开始我爱人还挺支持我,但我为寻找弟弟摊上了这么一场祸事,还差点把性命送掉,开始叫我不要再管弟弟的事,有时也会跟我赌气。我只好劝她说:弟弟现在作死,作为长兄,我有责任挽救他啊。

  年迈的母亲伤心至极,2015年的春节都在医院住院。母亲一碰到熟人就打听有没有我弟弟的消息,一听到点像影子般的消息,就逼我出去寻找。可是弟弟呢?直到现在,他还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要说露个面,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打回家。今年上半年,听说他带着儿子在新余,我就在新余的学校一所一所地找侄子,最后还是没有找到。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那可怜的侄子人在哪儿?是不是在学校里上学?

  有时候,我想缩缩脖子,躲起来过自己的小日子,只要自己不再担当这长兄如父的家庭责任就行。可是,我能躲到哪里去?家庭的不幸,让我痛心疾首,我有责任喊出来:远离邪教,才能获救!弟弟,你在哪儿?回家吧!

作者:熊火龙 来源:凯风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