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受害经历征集 >> 内容

信全能神邪教,换回一个不温暖的家

时间:2015-1-25 23:40:35 点击:

  核心提示:2...

  我是重庆大渡口区建胜镇四胜村人,今年42岁。1997年我与本区茄子溪的李继红结婚,不久生下女儿。一家人在公婆重男轻女的白眼和嫌弃中过着省吃俭用卖菜为生的生活,丈夫身患癫痫经常被人欺负,我却无能为力。女儿长期生病,我就一个人抱着女儿奔走在各个大小医院,生活真的是苦不堪言,幸好丈夫心疼我,女儿也十分可爱乖巧。一家三口过得很苦但却其乐融融。可是,这些幸福的日子都因我对全能神的盲从和误信给毁了。 

  2007年被生活折腾得筋疲力尽的我,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接触了全能神被它能赐福,免灾,保平定的宣传所吸引,我开始参加各种聚会,吃喝神话成了我生活的主要内容。随着我的积极作工,从一个小组长慢慢升为执事,内心也升起了新的希望,相信只要虔诚信奉全能神,为神工作,我们一家的日子就会好起来的。当女儿有病时,我满心祈祷全能神保佑她健康;当丈夫癫痫发作时,我认为是邪灵在作工而拒绝带他到医院治疗;当神说“要具备足够的善行时”,我便拿出丈夫和女儿的低保费来捐奉献款;当我得到鼓励“为神工作是神的爱”时,我就不顾丈夫和女儿的苦苦哀求,舍家投身于全能神的作工当中……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对全能神的忠心和责任,让我从小组长到执事、教会带领、讲道人、最后升为小区带领。职务越来越高,回家却越来越少,到后来一年里也回家不了几次。 

  2012年5月,上级安排我去涪陵区发展,那时的丈夫经常发病身体十分虚弱,女儿也正在读书,家中无人照顾,想到不能经常回家,我有点舍不得,但不出去又怕神发怒,惩罚我的家人,心里始终装着全能神的我,最终还是选择了服从上级安排,我担心丈夫不同意,偷偷收拾行李不辞而别。几个月回家以后,丈夫非常生气,出口大骂问我:“回来干什么?你到底还要不要这个家?”,当时的我哪里听得进丈夫的问话,我怕半途而废遭“神”的惩罚,我的内心充满恐惧,打着“为了丈夫和女儿平安”的幌子,回答“我必须要去信奉”,见我态度坚决,气急败坏从未对我说过重话的丈夫让我交出家里的钥匙,并狠狠打了我一耳光。然而,这一耳光没有让我清醒,反而让我更加了无牵挂离家四处传福音,从此一心走在了神的路上。 

  从那以后,丈夫因我的执着沮丧无助,每天借酒焦愁,最后发展到了酗酒,身体每况愈下。女儿正是身体发育期,性格形成之时,却没有得到母亲的关爱,学习成绩一落千丈。面对一日不如一日的家境我固执地认为是自己对神的信仰不够纯洁,不够虔诚,做得还不够好。 

  尽管我用尽了我的全力,奉献了我的全部身心,还为组织收集了五万余元的奉献款,年仅43岁的丈夫还是在过分的担心忧郁中离开了人世,16岁的女儿也因我长期外出传福音被迫辍学,生活毫无着落。当我听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心如刀割,难道这就是我尽心尽力传福音,巴心巴肠为全能神收奉献款的回报吗?我不仅失去挚爱我的丈夫,女儿见到我也像陌生人一样,造孽啊!人不在了,家也没了,这就是我虔诚信奉全能神得到的“福报”吗? 

作者:叫甘志珍, 来源:凯风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