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受害经历征集 >> 内容

全能神邪教害了我妈妈

时间:2014-11-10 14:33:28 点击:

  核心提示:我今年29岁,是浙江省临安市於潜镇祈祥村人。我有个哥哥,叫林胜杰,33岁,已经成家,和嫂子一起在镇上的国营造纸厂上班,他们还有个很可爱的女儿,在念幼儿园。我本来也在大学毕业之后,去了澳大利亚的皇家儿童...
   我今年29岁,是浙江省临安市於潜镇祈祥村人。我有个哥哥,叫林胜杰,33岁,已经成家,和嫂子一起在镇上的国营造纸厂上班,他们还有个很可爱的女儿,在念幼儿园。我本来也在大学毕业之后,去了澳大利亚的皇家儿童医院当护士,有着不错的工作待遇,因此,我和哥哥都凭着自己努力给父母一个很不错的安享晚年的环境,父母也很体谅我们,帮助哥哥嫂子带小侄女,也经常叮嘱我在国外要注意身体,每次我回国的时候,家里总是欢声笑语,羡煞旁人。本来以为这种幸福会一直延续下去,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在父亲去世之后,“全能神”侵入母亲生活的那一刻消失不见了。

  我的母亲叫李凤娇,今年61岁,本来在今年10月她就要过她61岁的生日了,可是“全能神”没让她好好享受完这个生日,而是让善良朴实的母亲就此离开我们了。

  2010年2月,父亲因为得了癌症去世了,全家人在伤心之余都商量着要更加照顾好母亲。因为我的工作在澳大利亚,所以哥哥嫂子便决定回去和母亲一起住,方便照顾母亲生活起居。刚开始在哥哥嫂嫂和小侄女的陪伴下,母亲渐渐走出了父亲过世的悲伤,她也不亦乐乎地带着可爱的小侄女。我因为想着,父亲就是因为没有及时发现自己的病情而导致最后无法挽回的悲剧,所以,我就吸取教训,每年9月都会回国带母亲去体检,想让母亲有一个健健康康的身体,以弥补没能在身边照顾她和父亲的遗憾。

  但是后来,因为厂子改建,哥哥嫂嫂都忙于工作,小侄女白天也都被送到幼儿园去,所以母亲难免会觉得百无聊赖,也经常会想起父亲,而刚好那时,村里流行起了广场舞,于是她便跟着村里那些大妈妈们一起去跳广场舞,一切都显得那么正常,我打电话回来的时候,她也经常会说:“这样去跳跳舞,既能锻炼身体,还能和大家聊聊天,自己就不那么闷了。”那时我和家里人都还觉得母亲这样开心就好。

  2010年9月中旬,本来是我回国带母亲体检的日子,奇怪的是,那次母亲打电话给我说:“闺女,别回来带我体检了,我现在有“神”保护,不会生病的。”我当时听了哭笑不得,说:“妈,什么时候这么迷信了?我还是回来下吧,如果你是怕我麻烦,要不让哥带你去?”她仓促地说:“再说吧,我得去和你隔壁婶子说事去了。”然后就挂了,我当时也没想多,以为她是怕我回国太麻烦。可是,后来,我接到哥哥的电话说,母亲越来越不对劲,经常和隔壁婶子一起出去,而且很晚回来,嘴里经常神神叨叨,说自己有“神”保护,还让哥和嫂子别去挣钱了,说:“世界末日就要到了,钞票是身外之物”。本来,家里的晚饭也是母亲帮着煮的,可是渐渐的,她对家里一些事越来越不上心,饭也不煮,哥和嫂子也很无奈问妈妈,她只是说自己要信基督教了,所以要和教友们讨论。回家也经常是躲进房间,不让我们进她房间,好像有很大秘密一样。我劝哥哥说:“妈也挺可怜的,可能她还没从爸爸的事里缓过来,你和嫂子就多担待点。”其实当时我的心里也对母亲的反常多了很多疑虑。也打电话回去想和母亲谈谈,可是她每次都匆匆挂掉电话。

  2010年11月份,一次嫂子打电话过来说:“美珍,我真的是受不了咱妈了。她不煮饭,不收拾家里,这些我都可以迁就她,毕竟是我们要照顾她。可是接妞妞从幼儿园放学的事是妈当初自己揽下来的,昨天,我和你哥哥在加班,她在接妞妞放学后,路上碰到了教友,就进去一个地方做祷告去了,让妞妞在外面等她,那么冷的天啊,妞妞都在外面等得全身发抖,嘴唇发紫了。你哥哥知道后说了她几句,可是她说,我和你哥哥果然碍着她“做祷告”了,要断绝亲情,吵着要和我们分家……”

  听着嫂子电话那头的哭诉,我觉得母亲的改变很诡异,便让嫂子注意母亲的行为,结果,发现母亲的枕头底下有着《东方发出的闪电》、《羔羊展开的书卷》等几册书和记录本,打开一看,里面写的是“全能神”、“全能神”之类的内容。我们全家人顿时都明白了母亲所有荒谬行为产生的根本缘由了。哥哥后来了解到母亲原来是在跳广场舞的时候,从隔壁婶子那边接触了“全能神”的内容,说是信它可以得到拯救,便偷偷开始迷信它。我们知道了赶紧制止,但是母亲说:“你们懂什么,信了这个可以传福音,末日就要来了,只有信女神,才能得救。上次我身上长疮了,我就不吃药,做祷告,果然就好了。”嫂子说:“妈,那是因为你不肯吃药,所以我配了一些中药放到你喝的汤里,哪里是神的保佑呀!”可是谁知道,平时善良的母亲听了这话后竟然扇了嫂子一巴掌,还说:“不准污蔑女神!”嫂子哭得泣不成声,哥哥很生气,说母亲老糊涂了。母亲却坐在地上发疯一样地说要分家。年底了,家里变成了两只炉灶,两只电表。

  在澳大利亚的我,无法放心日益被“全能神”迷惑的母亲,便在2011年6月辞掉工作,回国亲自照顾母亲,想拉她走出泥沼。在我回到家见到母亲时,我真的是震惊了,当初那么一个胖胖的老太竟然瘦成那样,脸上也不再那么欢乐,皱纹中透露的是麻木和迷惘。那一刻,我恨死了“全能神”。我用尽全力照顾母亲,隔壁婶子在家人的努力下不再受“迷惑”。可是母亲始终走不出来,生病了也不肯去看,总觉得“做祷告”就会好了。我曾经也为母亲日夜的神神叨叨而濒临崩溃,不过我始终没有放弃,以为我一定可以让她过上幸福的晚年。

  天意弄人,今年年初,我看母亲身体越来越消瘦,感觉不对,便想着法子把她骗到医院做了检查,结果让我泣不成声。肺癌晚期,继父亲之后,母亲也患上了癌症。忍着伤痛,我们瞒着母亲,告诉她只是得了肺炎。她还是坚信“做祷告“可以得到“女神”的拯救,不肯住院。最终,在小侄女的哭啼哀求下,母亲终于妥协住院,可是,一切都没能留住母亲,在今年9月,她还是离开了我们。我善良的母亲,不应该是这种结局,我还没给她一个最幸福的晚年,我没办法向父亲交代……

作者:林美珍 来源:钱江潮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