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受害经历征集 >> 内容

这都是全能神邪教害的

时间:2014-11-10 14:29:13 点击:

  核心提示:我今年52岁。家住湖州市和孚镇四联村。我和老公一起在织里养虾已多年,儿子在和孚镇上一家餐馆做厨师,日子过得平静且充实。可是,由于迷信犯浑,被全能神盯上,一幕幕荒唐闹剧接二连三发生,真是后悔不已!  和...
   我今年52岁。家住湖州市和孚镇四联村。我和老公一起在织里养虾已多年,儿子在和孚镇上一家餐馆做厨师,日子过得平静且充实。可是,由于迷信犯浑,被全能神盯上,一幕幕荒唐闹剧接二连三发生,真是后悔不已!

  和孚一带家家户户都以养鱼为生,我家也不例外。2005年以后,许多家庭都到外地寻找生机,我和老公就到了织里镇,承包水面发展自己的养殖业。几年下来,凭借夫妻俩的辛苦劳作,也积攒了一些钱。后来,老公从外面了解到虾比鱼价格高,觉得收入更可观,于是就又承包水田,扩建了塘面,做起了养虾生意。

  生意是越做越大了,但随着年纪的增长,我年轻时落下的毛病却在不经意间逐渐显现。没办法,只好边干活,边求医。从2008年开始,只要听到哪里有能治我这病的郎中,我就往哪里奔走。方圆几百里,南浔、埭溪甚至桐乡的乌镇、洲泉都去过,可这病仍是反反复复,不见有多大好转。为此,我的心情也糟透了。在好心人的建议下,我又开始不间断地四处烧香拜佛,以祈求老天的护佑。

  自2011年起,我们这儿实施了农村新型合作医疗保险,老公就劝我不要再瞎折腾了,让我去湖州中心医院找专家治疗。就这样,在专家的建议下,我每月一次问诊,半年一次常规检查。病情逐渐得到缓解,心情也变得开朗多了。

  2011年8月的一天,我照例去中心医院就诊。一大早,在织里去湖城的公交车上,我结识了一位比我年长好多岁的老妇,她先上前与我搭讪:“哎哟,你这位小妹呀,这么早,你去湖州做啥啦?”我见她挺热心的,就跟她聊上了。我如实地与她讲起了我们虾场的生意及自己的身体情况,她也跟我说了“身体不好么,就叫老天爷保佑;你每天多叫叫老天爷,让老天爷保佑你”之类的话。我觉得也在理,我们湖州人不是有句俗语叫“天照应”吗?我的身体能慢慢恢复,虾场生意继续红火,不正是老天在照应我们吗?我俩聊得很投缘,下车前,她还要了我的电话号码,她说,她姓施,以后有机会一定到我们的养殖场去看看。

  后来,这位姓施的大姐每过几天总会给我打来电话,询问我“身体有没有好转,生意是否很忙,有没有每天都叫叫老天爷”等等。9月份那次专家门诊,她直接在中心医院门口等我了。她陪我求医问药,真是热心极了。临了,我们俩还去“周生记”馄饨店吃了碗馄饨,我想施大姐对我这么关心,我总得感谢感谢她吧,可结果还是她请了客。尽管付钱不多,可我心里老觉着过意不去。她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劝导我说:“见你病好得这么快,真是老天保佑啊。现在的老天爷叫全能神,我这么做,也是神的旨意,这是在做善事、传福音。你不用介意的。”她还不断地嘱咐我:“是药三分毒,以后尽量少吃药,相信全能神,多行善、传福音吧!”她从挎包里拿出一本书,递给我:“喏,你回去多看看,就什么都明白了。”我接过书本,看到上面写着《全能神你真好》六个字。辞别时,施大姐再三交代,书要保管好,更不能随便给人看,遇上有缘人才可以。

  回家后,我把书藏在床底下,生怕弄丢,也害怕被别人看到。只有等老公外出时,我才拿出来一个人偷偷地翻看。9月底产销旺季,是虾场最忙碌的时候。施大姐多次联系我,要我出去传福音,我都动不了身。为了表示自己的诚心,我将每次的生意款暗暗抽出一两张,交给她,让她帮我祷告,请求神的原谅与宽恕。我想,只要全能神保佑,我的身体好了,生意好了,就什么都有了。

  转眼到了2011年年底,老公要忙着出门收账了。出门时,他叮嘱我,一号塘里放养着准备年前送给老客户的太湖白虾,等他收账回来后就给人打包送去,让我这几天好生看管。我想每年这个时候,不都是这样吗?就这几天,能出什么问题?我帮他拎起外套,半推半就地说道:“放心去吧,照顾好自己。场里有我呢,你就别操这份闲心了!”

  老公走后,施大姐来找我,我就跟她出去传福音了。我们去了太湖边上的基督徒聚集点,在那里,有许多人在祷告,祈求神灵保佑,她们各自交流心得体会,把自己得到神的帮助的事情说与大家听;为了感激神,大家又纷纷拿出钱做奉献,看到大家这么虔诚,我也向大家讲起了“自己在全能神的护佑下,身体一天天好转,生意日渐红火”的体会,并当场交上三百元做了奉献。那天,由于时间太晚了,我就与施大姐在一起祷告的另一个姐妹家住了一宿。

  第二天早上起来,天冷得要命,才知道昨天半夜冷空气已突然来袭。施大姐说中午吃过饭还要去教堂。我忽然想起了虾塘,就急着往回赶。等我来到虾场,才发现塘里冰已冻得严严实实。我连忙找来工具对池塘破冰,可是为时已晚。一池的太湖白虾已奄奄一息。我吓坏了,连忙给老公打电话,老公埋怨我,为什么到现在才看到?后来,老公叫来了临近的养殖业主,在大家的帮忙下,白虾的损失才不至于太惨重。

  2012年3月的一天,施大姐到场里来看我,我将年前那次惊吓一五一十地跟她说了。“唉,好在附近的同行帮忙,要不然的话……”我长出一口气,低头叹道,“老公回来后责骂了我一通,我想想,是自己的错,也没跟他计较。”“你呀,不用理他。这是神在帮忙。你想啊,这虾,死到临头了还真能活过来?所以呀,只要相信全能神,你就什么都不用怕了。”大姐还跟我讲起,那天我走后,她觉得我心神不定,就知道我有急事,所以她就在教堂请大家一起祷告,祈求神的保佑。“看来,神真的会保佑我啊!”我心里暗自高兴。大姐跟我谈了很久,让我以后每天在家多看看书,叫全能神多保佑。她说,接下来几个月,她要去江苏宜兴那边传福音,没时间陪我做祷告了。为了表示我的虔诚,我把家里仅有的3000元备用金交给了施大姐,让她带去给神“做奉献”。

  2012年10月底,施大姐打来电话,说世界末日马上就要到了,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得救;她得去河南一趟给神做事,要我跟她一起去,这样才能逃过此劫。我心急如焚:“大姐,我可是相信全能神的。我按照神的旨意,做好事、传福音……难道神不保佑我?这该怎么办呢?”施大姐听出了我的意思,就安慰我说:“那也行,你马上带点钱出来,给神多做些奉献吧!”我满口答应:“好的,到哪?我这就过去。”世界都快灭了,钱还有什么用呢?我来不及多想,就拿起钱包直往外走。在离虾场400米的地方,施大姐早已等候在那里了。我交给她5000元,她数也不数就装进了口袋,然后抬头冲我一笑,说:“好了。过几天我回来,我们一起传福音吧。愿全能神保佑你!”我连声道谢:“全能神保佑!全能神保佑!”

  2012年11月13日傍晚,我接到了施大姐的电话。她告诉我,神有一些资料需要我帮忙派发一下,要我第二天一早到上次碰面的地方去取。14日早上,我在离虾场400米处的电线杆旁找到了两只黑色塑料袋,想想在织里还是人生地不熟的,就搭车来到和孚。我约了村里以前当赤脚医生的蔡某,一起挨家挨户散发资料。可是,没过多久,我俩便因人举报而被逮了个正着。再联系施大姐时,对方已关机,我还是一头雾水。后来老公带我回家,跟我一起回忆之前与施的

  所谓“做好事、传福音”,我泪如雨下。在经历了几天的内心挣扎之后,我安然度过了2012年12月21日。世界末日谣言不攻自破,在老公的点化下,我才如梦方醒——这都是全能神害的呀!

作者:费根芳 来源:钱江潮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fqnslm_com@163.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