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邪教危害 >> 内容

全能神害死了我妻子

时间:2016-3-30 9:21:54 点击:

  核心提示:我叫邹根土,今年60岁,浙江省建德市寿昌镇红路村人,是寿昌镇初级中学的一名数学教师,再过四个月就要办理退休手续了。  原本我有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子女孝顺,工作稳定,一家人身体也都还好,计划着等退休后...

 我叫邹根土,今年60岁,浙江省建德市寿昌镇红路村人,是寿昌镇初级中学的一名数学教师,再过四个月就要办理退休手续了。

  原本我有一个幸福和睦的家庭,子女孝顺,工作稳定,一家人身体也都还好,计划着等退休后带着老伴到外地走走,享享福,可是可憎的“全能神”迷惑了我的妻子,使得一家人不得安宁,最终害得我妻子命丧黄泉,魂断艾溪。近几日,我在网上浏览新闻,无意间发现全国很多地方“全能神”活动异常猖獗,打着“世界末日就要来临”的旗号,借机蛊惑人心,同时也从很多学生的议论当中得知有人在寿昌农贸市场以“发红包”的形式向群众散布谣言,出于对妻子的弃世的痛惜、对“全能神”危害社会的憎恨,对参加“全能神”的无知群众的规劝,我将发生在自己家的悲剧告诉大家,希望能引起社会的重视,同时规劝热衷“全能神”邪教的群众回头是岸。

  我的妻子叫卜小凤,生前在寿昌卜家蓬水泥厂退休,因为职业环境的因素,小凤很早就病退在家调养了。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和隔壁邻居小李嫂子一起去信了基督,当时,我认为耶稣基督只是一般的宗教信仰,无论是对她个人、还是对我们这个家庭来说都没有什么坏处,相反倒是她可以打发自己大量的闲暇时间,不用天天到茶馆里打麻将,也可以静下心来做好身体的调养,就随她去了。可能正是因为自己当初的放任,才会导致悲剧的发生。

  刚开始那会儿,信了基督耶稣的小凤在仁义道德的层面上确实有了很大的提高,特别是对于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更是让我对她个人有了全新的认识,这样一直持续到了好几年,那时我也以为耶稣基督的教义对于社会的进步有着正面的引导作用。直到2008年3月份的一天,小凤因为连续几天的咳嗽不见好,在建德市第三人民医院挂号就诊时,遇到了当初和她一起信基督教的王兰花,因为她们两人的娘家都是原卜家蓬乡的,关系一直都很好,来往也比较频繁。两人就拉着手来到了艾溪(寿昌江)边的湖心公园聊天,王兰花对小凤讲,最近她到龙游县亲戚家喝喜酒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叫胡富有的神人,是龙游县“全能神”(也叫“全能神”)的主事,她听胡富有说,“信基督耶稣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神已经‘第二次道成肉身’,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让我们过上幸福的日子,世界将会随着世界末日的到来而毁灭,愚昧的人类也会随之毁灭,只有跟着‘全能神’,才能免遭浩劫,保住全家性命。”王兰花还很自豪地说,最近几天,她一直跟着胡富有在兰溪,浦江等地宣传“全能神”,感觉非常好,今天和我的谈话也是胡富有派她来传福音的,只有按照他说的做,相信“全能神”,才能与神永世同在,这时,她从袋中摸出了《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神最后的说话》等一堆“全能神”书籍让小凤学习。

  出于对王兰花的信任,小凤回家后就认真地翻看这些书籍,加之对王兰花描绘的美好生活的幻想,慢慢地,我发现小凤已经迷失了自我,不再像以前那样满脸的善意。过了两个月,王兰花又带着很多操外地口音的人到我家来讲法传教,从那以后,小凤的思想就完全扭曲了,她最终还是加入了“全能神”,后来我才知道,那时的小凤写了保证书,保证绝不泄密,而且还发誓言一旦泄密否则全家死光等等。小凤就这样变成了“全能神”的忠实拥护者,只要一有机会就向亲戚朋友,向隔壁邻居,甚至向上门收废铁的人都说这个世界快要毁灭,大难就要临头,凡人再怎么样都是没什么用的,只有加入“全能神”,才能得到永生。

  对于妻子的“执迷不悟”,弄得一家人哭笑不得,小凤再怎么样,毕竟还是一家人,我们更多的是采取宽容、规劝的态度。直到她开始为“全能神”做传教工作后,她变得另我这个天天都睡在她身边的人都感到陌生和冷淡。虽然我到了快退休的年龄,学校领导也没让我继续承担较重的教学任务,但是我自己还是坚持要求在最后的教学生涯里能多为学校多做点贡献,所以,每周我还是有两天时间在学校督班,这样一来小凤就有了较大的空间。[Page]

  女儿在新安江工作,她的婆家两位长辈都在外地打工,他们小两口为了能省点费用,就把孩子放在了小凤身边,有一天幼儿园学校老师打电话来,说小外甥一直没有人去接,问这是怎么回事?这让我感到很意外,我马上给小凤打电话,质问她为什么没去接时,令我没想到的是从电话的那头传来的却是耶稣歌声。当时我就火冒三丈,非常严厉地教训着她,让她不要再回来了。然而,还没等我说完,小凤就把电话给挂了,气地我直跺脚。

  全家人开始耐心地做她的工作,可是这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几次,不放心小外甥的女儿最终还是把儿子接回了新安江。这样一来,她就更肆无忌惮了。每隔一段时间,就看见她把一袋袋包裹带回家,我想翻看一下,她就瞪大眼睛呵斥我,让我不要乱动。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她把自己多年的积蓄全部用在了“事业”上,为“全能神”印刷大量的海报、传单。那一刻,我心碎了。

  从2010年的11月开始,我就搬出家到学校住了,我想让她好好地一个人反省反省。在此期间,在杭州工作的儿子,媳妇,在新安江工作的女儿,女婿也都回家做我们俩的工作,儿女都这么大了,没必要弄得那么僵,还被人笑话,多不好,小凤的态度虽然很坚决,但是我看在一双儿女的情分上,还是回到家,希望通过自己的规劝、照顾和呵护,帮助她远离邪教,重新回归家庭。

  可能是快过年了,“全能神”组织的活动也减少了,可是,省心的日子没过几天,远在龙游的“教友们”又出现在我家,大家围在一起唱歌。邻居打电话给我,我马上赶回家,用扫帚把所有来聚会的人都打了出去,小凤看到了这一切,歇斯底里地叫喊着,这一次,她和这群人一起离开了家,这一走就是两个月。差不多是中考的时候,小凤回来了,这次和她回来还有操兰溪口音的一男一女。他们一道来我们学校,把我喊了出来,当我见到她的时候,是又气又心疼,她明显消瘦了,脸色蜡黄。她面无表情地说,“根土,你到底加不加入我们‘全能神’,我们可以保证让你免遭劫难,让你过上幸福的日子。”我极忍心中的愤怒道:“一派胡言,你简直就已经发疯了。”小凤接着说,“那你等着受死吧。”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2011年9月21日,星期三,是妻子出走的整整三个月的时候,早上在初二(3)班的数学课上,学校陈校长走到教室门口,示意我出去一下。我感到莫名的不安,随着校长走到楼梯口,突然看见几名警察正在那里等着我,一经了解才知道这两位警察是镇派出所的,派出所张副所长告诉我,今天早上在寿昌江里发现一具女尸,经现场群众辨认,和你的爱人卜小凤极为相似,要我到殡仪馆去看看。

  看着小凤那张被河水浸泡浮肿的脸,不时显露出恐惧的气息,小凤临死挣扎的那一刻,应该已经明白邪教的害人本质吧。

  年幼的外甥拉着我的手说:“外公,外婆到哪里去了。”我摸着小外甥那张天真无邪的脸蛋说:“我的小外甥哎,外婆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一个再也不会有人害她的地方去了。”

作者:邹根土 来源:凯风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fqnslm_com@163.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