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邪教危害 >> 内容

刘丽梅:全能神毁了我的家

时间:2014-4-5 11:15:00 点击:

  核心提示:我叫刘丽梅,女,1960年出生,高中文化,家住内蒙古兴安盟乌兰浩特市和平街。我曾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和红红火火的事业,有一个在上大学又文静、又漂亮的女儿,有爱我的丈夫,常常听到左邻右舍的赞美。家里在小区...
    我叫刘丽梅,女,1960年出生,高中文化,家住内蒙古兴安盟乌兰浩特市和平街。我曾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和红红火火的事业,有一个在上大学又文静、又漂亮的女儿,有爱我的丈夫,常常听到左邻右舍的赞美。家里在小区的门市开了一个食品店,生意很红火,小区里的人都夸我们的店东西经济实惠、诚信经营,有很多回头客。

  2009年9月,经常来我这买东西的张大娘领来一个说是传教的妇女到我家商店,神秘兮兮的说“世界要毁灭”、“地球即将爆炸”、“全能神派来拯救信教的人”、“只有全能神才能与神永世同在”等,说2012年12月21日地球将要毁灭,我一听这话十分害怕。

  之后几天,张大娘经常来和我们谈论“信神能保佑”等话题,还送给我几本《话在肉身显现》、《东方发出的闪电》、《神最后的说话》等书说让我没事时看看。张大娘走后我抱着好奇的心态翻阅了那些书,有些相信里面说的“世界要毁灭”、“信神能被拯救”。于是,我悄悄写下了“保证书”,让张大娘帮助我加入了全能神,并找时间去听课,唱“新歌”、跳“灵舞”等。慢慢的,我逐渐接受了全能神,相信全能神是宇宙之首、独一“真神”,“全能神是万事万物的主宰,只要我们的心时时仰望他,进入灵里面与他相交,我们所要寻求的他都会给我们看见”。

  我开始没心思打理我的生意了,缺货了也不管,来顾客了就和他们讲“神”,“信神能保佑全家”等。周围的邻居都在背后议论我,说我中邪了。家里生意的收入也明显减少。丈夫发现了我的变化,开始劝导我,每当这时候我就和他大吵大闹。丈夫在工地开吊车工作很辛苦,总是早出晚归。以前我都是做好饭留着门等他,服侍他休息好,现在顾不上了。一回家我们就吵架,开始吵得很凶,后来慢慢变成冷战。这时,我们的家庭已经出现了裂缝。

  2010年过完年后,一有时间我就偷偷锁上商店大门和张大娘她们参加聚会,然后便走街窜户“传教”。每次聚会“教主”会给我们安排多少传教任务,并写下“保证书”。每天为了完成“传教”任务,我经常起早贪黑,逢人就讲这个世界快要毁灭,大难就要临头,凡人再怎么样都是没什么用的,只有加入全能神才能得到“永生”。这时,丈夫还没有放弃我,常常苦口婆心地劝我,让我别信那些东西。可我那时已经到了痴迷癫狂的程度,哪里听得进他给我讲的那些,还说信这个教是为了家。后来他终于死了心,不再劝我,慢慢也不怎么回家了。

  2010年4月25日,丈夫终于无法忍受,提出离婚。我当时想,离了之后我更自由了,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传“福音”了,就跟丈夫办理了离婚手续。离婚后,我商店也不开了,什么财产也没有,还欠着三万元债务。

  2010年7月,在呼和浩特上大学的女儿毕业了才知道这一切的真相。她多次哭着跪着求我不要去信教,我都无动于衷,还说信全能神是为了家好。后来,女儿去街道办事处找到反邪教志愿者来帮助我。志愿者开始耐心地给我做工作,给我讲解国家法律,给我讲全能神的真相,给我拿来科普宣传片《科学与谬论》让我了解了全能神的邪教本质。  

  在志愿者们的帮助下,我认识了自己的愚昧,但我为此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失去了家庭,失去了爱我的丈夫,生意也没了,还欠下很多债。女儿虽然回到了我身边,但我已经无力再为她重新筑起爱的巢窠。现在面对现实,我只有悔恨和泪水。

作者:刘丽梅 来源:凯风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fqnslm_com@163.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