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网络转载 >> 内容

噩梦般的“入教”经历

时间:2016/3/28 9:19:01 点击:

  核心提示:我叫杨华玉,今年69岁,家住重庆市璧山县大兴镇,儿女成年后在外工作,剩下我和老伴过着相依为命的生活。2002年的5月,我被胁迫加入了全能神邪教组织,回想自己的“入教”经历,犹如一场噩梦。  2002年...
     我叫杨华玉,今年69岁,家住重庆市璧山县大兴镇,儿女成年后在外工作,剩下我和老伴过着相依为命的生活。2002年的5月,我被胁迫加入了全能神邪教组织,回想自己的“入教”经历,犹如一场噩梦。

  2002年5月的一天下午,我坐在自家院子淘菜,邻村的陈弟群突然走进来,向我要水喝。我热情地邀她入坐,拉起了家常。过了一会儿,她很神秘地告诉我“世界末日”就要来临,到时世界将漆黑一片,人类和地球都将毁灭,只有信神的人才可以获得神的提名而得救,而这个神就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的全能神。她还说她是专程来为我送平安、传福音的,只要我信了全能神,就可以保全家平安。我听起来像在听“天书”,但她却滔滔不绝地给我讲了一大堆全能神好处,神神秘秘的,听得我云里雾里,并不怎么明白她讲的是什么意思,但是有一句话我记住了,那就是“世界末日”快到来了。陈弟群走后,我好几天都恍恍惚惚,心里老是想着“世界末日”的事情,特别担心孩子们的安危。

  2002年5月22日,陈弟群又来到我家,兴奋地告诉我,要带我一起出去送平安、传福音,这样就可以有什么圣灵作工,才能蒙拯救,一家人就可以保证平安。我当时半信半疑,但在她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我还是鬼使神差地和陈弟群出去了。几小时后,我们来到了重庆市九龙坡区白市驿镇大河村6社一个叫王家群的家里。没想到的是,就是我的这一步,一场噩梦就开始了。

  在王家群的家里,除了王家群、陈弟群,还有另外3个人,一个叫姜定元,一个叫周礼,一个叫张莉。一番寒暄之后,他们把房门关上了,拉起了窗帘,说要开始给我传教。传教怎么搞得这样神神秘秘的,好像见不得人,像在干什么坏事,我这时就开始有些觉得不对劲了。这时,周礼、张莉开始给我宣传全能神的教义、教规,说了很多很多,要求我加入并信仰全能神。要我服从神、在神的率领下,消灭什么假基督,杀死“大红龙”,建立神的国度。还要我脱去情感,摒弃丈夫、儿女,才能让神的旨意得通行。我这下子呆住了,这是个什么教呀,不是说信教是要人行善,怎么还动不动就要消灭什么、杀死什么,还要抛开家庭,今天来哪里是什么送平安、传福音,我可能是上当受骗了,这个事情我说什么也不敢答应。于是我马上就拒绝了信仰全能神,并告诉他们我要回家。他们见我这个态度,一下子就变得很凶恶了,上来揪住我头发,对我拳打脚踢,并让我下跪忏悔。最恶心恐怖的是,他们从王家群家的猪圈里找来猪尿灌进我嘴里,找来猪粪抹在我脸上、身上。

  就这样,我被他们折磨了4天,天天逼我保证入教。为了早日逃出这个地方,我违心地写下了保证书,并且保证回到璧山后,向周围的人传播全能神。他们怕我反悔,还威胁我,如果背叛全能神将遭到报复,轻者断胳膊断腿,重者全家没命。就这样,我加入了全能神。5月26日,经过地狱般煎熬的我在他们的押送下,回到了璧山家里。

  回家后,我精神恍惚,变得异常沉默,好多次我都从恶梦中惊醒,既害怕谁再送来这样的“平安、福音”,又害怕如果真的“世界末日”来临,怎样才能得救。就这样,我度过了很长一段难熬的日子,心里不堪重负下,最终将整个事情告诉了丈夫。后来,在当地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我才逐渐从噩梦中醒来,明白了全能神是个彻头彻尾的邪教组织。

  这么些年过去了,没想到这个丧尽天良的邪教组织还在利用那些卑鄙下流的手段蛊惑、坑害咱老百姓,还在鼓吹“2012末日论”……2013年春节即将来临,当一家人沉侵在喜气洋洋的节日气氛中时,曾经的不幸遭遇已成过眼云烟,所有的谎言已然不攻自破,迎接我们的是健康快乐的幸福生活。

作者:杨华玉 来源:凯风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