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网络转载 >> 内容

我走出了“全能神”邪教的梦魇(图)

时间:2014-3-12 12:46:58 点击:

  核心提示:怀里揣着烫金的研究生证书和一纸红得耀眼的报到证,我顶着烈日每天奔波于城市里无数个大小企业的招聘部门之间。虽然挥汗如雨每日疲惫,心里却是亮堂堂的踏实。因为,我已彻底告别了那段让我几乎沉沦的灰色岁月。  ...
     

  怀里揣着烫金的研究生证书和一纸红得耀眼的报到证,我顶着烈日每天奔波于城市里无数个大小企业的招聘部门之间。虽然挥汗如雨每日疲惫,心里却是亮堂堂的踏实。因为,我已彻底告别了那段让我几乎沉沦的灰色岁月。

  事情的始末,还要从2012年的10月份说起。

  我叫王加轩,今年27岁,山东省枣庄市人。我本是枣庄市市中区一个农村的孩子,父母都有是农民。熬过农村的艰辛,尝遍农村的清苦,父母对我严厉有加,极力督促我好好学习,希望我早日考取大学飞出这片土疙瘩。2006年,带着父母的荣耀和自己满心的兴奋鼓舞,我如愿以偿地考入了山东某大学本科中文系。四年的大学生活转瞬即过,2010年,我又成功考取了山东另一所大学的哲学院硕士研究生。

  然而,步入了研究生生活的我却反而不适应了——从通宵达旦的研考备考到整堂整堂的自我研修,从枯燥无味的“两点一线”到时间空间的自由支配,性格内向,不善人际交往沟通的我无所适从。浑浑噩噩过了一年多,回到家,就听父母在反复提起“谁家孩子找了哪样哪样的工作”、“某某某结婚后连孩子都有了”等等。春节同学聚会,那些曾让我悄悄轻视一把的同学有的独立打拼且小有收获,有的考取了某某机关公务员,反观我,却还仍旧自欺欺人的活在曾经的光环中。于是,我唯唯诺诺向父母开口要了生活费,逃一般回到了学校。倍感失落的我陷入了自闭、苦闷之中。

  2012年10月份,我们这一届的研究生已经进入了毕业论文创作的第二个创新考核,而我的状态让院长和导师深为忧虑。10月16日这一天,导师集体为学生的论文提出细致的修改意见。而我,却连一份像样的成稿都没有。我的导师大为光火,狠狠批了我一顿,并指出像我这样的态度怕是想缓期毕业都困难。同学们饱含各种感情的目光聚焦在我身上,像当年种种佩服欣赏羡慕一样。耳光虽然响亮,却再难唤起哪怕是触动我一点。

  同宿舍的同学嘻嘻哈哈回到宿舍,谈论间不知道是谁提到“听说今年12月21日不是世界末日么”,然后就听到同学们这个说要“好好吃一顿”,那个说“要赶快找个女朋友”等等开玩笑地笑成一片。我更是心情跌落到谷低,懒洋洋开口说:“世界末日?不是很好么。毁灭后再来一遍的时候,也分不清谁是骄子谁是混蛋了”。说完,我甩手出了宿舍跑到一家酒店独自一个人喝起了闷酒。半夜,我嘴里念叨着“世界末日、唯我不公”等话语,醉熏熏走在校外的商业街上。忽然,有个女声问道:“同学,你也知道世界末日”?我不耐烦转身一看,是位20多岁的女生:“怎么了?世界末日怎么了?世界末日不好么……”我好象找了到发泄的口子,也不管认不认识,就把自己的苦闷和下午在宿舍说的怪话又嚷嚷了一遍。等听我说完,那女生才开口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不顺心了?你是这附近学校的吧?我好象见过你。你没读过史铁生的《我与地坛》吗?年纪轻轻的,只是遇到些挫折,即使是原来风光不再,怎么能轻言放弃和离世呢?不知道史铁生说的‘儿子的痛苦会在父母那里加倍’的吗?世界末日是真的,世界真会毁灭的,你不为自己,就不想想怎么才能救你的父母吗……”一个是潦倒失落,一个是娓娓道来,我立刻像遇到了知音一般。她告诉我,她也是这附近某大学的学生,叫小垚。这一晚,我们聊到很久,我感觉,我的人生又活了。

  第二天,我们又见面了,仍旧聊的火热。说着说着,她又提到了“世界末日”,然后很认真的告诉我说:“你不要觉得你那天的话是乱说的,12月21号真的是世界末日,到那天,世界、国家的毁灭也许离我们很远,但是,你的父母、你的亲朋,还有……还有……我,都会离开你了……”说完,很娇羞的低下了头,我脑袋一片眩晕,已经完全丧失了判断能力,她说的什么,我都觉得是真的,是对的,是最好听的。她神神秘秘对我说:“我也是农村的孩子,你看我现在这么顺利,其实这几年我主要得益于“全能神”,得到了神的庇护,神不仅保佑我们顺利,更能让我们平安渡过世界末日。你难道不想永远和我在一起吗?”“想啊想啊,我一定要永远和你在一起。但是我要怎么做才能像你一样得到神的庇护”?她从包里取出《全能神你真好》、《羔羊展开的书卷》、《话在肉身显现》三本有关“全能神”的书籍给我,让我一定要认真学习,最重要的是一定要全身心的信“神”、向“神”,而且不能背叛这个神,否则要被神惩罚的。

  从此,我一改往日懒在床上的习惯,天天神秘秘地躲在宿舍学习“神的著作”,相信“闪电”的力量,相信“全能神”一定能斩杀“恶龙”而重新建立一个全新的社会,别人在“世界末日”里毁灭,而我,我和我的小垚却能生活在另一个幸福国度。我对自己的学习再也不管不问,更和小垚两个人偷偷跑到校外的复印社里复印了大量的宣传《“全能神”真好》、宣扬只有“全能神”才能拯救“世界末日”的小册子,偷偷散发给同学。我更深信痴迷了“全能神”关于“世界毁灭”的邪说,从小垚介绍的地方买了大量的矿泉水、饼干等,为渡过“末日”做好准备。

  因为印刷费、储备“渡劫物资”费用高昂,我给家里打电话撒谎说:我现在已找到了一份银行的工作,等研究生毕业就可以直接去上班,但是现在银行要给我签订工作合同,要缴纳工作保证金10万元。10万元的数额,对一个一直生活在农村的家庭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了,但父母不光什么困难都没提,还让我放心不担心钱的事,只要安心学习就好,他们会想办法解决的。后来才知道,这钱是父母卖了家里的老宅子凑够的。

  同学们都在彻夜地修改自己的论文准备毕业,白天则忙着找单位签署工作协议。而我,不管同学们正要着急去做什么,只要被我碰到,一定会被我缠着听我宣讲那拯救世界的“神”。遇到那些对我不理睬的同学,我则恶语相加,甚至诅咒他们在“世界末日”里不得善终。

  只是当我把10万元交给小垚之后却再也联系不上她了,让我心里隐隐不安。由于我的行为严重干扰了学校的教学秩序和同学们的正常工作学习,同学们纷纷把我诡异的行为报告到学院。院长和导师获悉我的情况后万分焦急,苦口婆心地轮番给我做工作,想方设法让我迷途知返。研究生处的老师找来了《识破“全能神”邪教》宣传片,宿舍的同学携带我一起做论文重拾学习信心。我的父母得知那10万元的去处之后,父亲气得当场晕倒……

  2012年12月19日,学院院长焦急而又带着兴奋的打电话来,让我赶快回学校一趟(因为我痴迷顽固,学校无奈下要给我办理休学手续,让我回老家等通知)。父母不放心我,陪我一起赶到了学校。等进了院长办公室的那一瞬间,我脑袋“嗡”地一声。办公室里赫然正坐着被警察带来的小垚。 警察对我说:“这人是从河南流窜过来的团伙成员之一……在大学城的几个学校滞留行骗了好长时间……散发‘全能神’邪教资料……散布‘世界末日’谣言……”等我醒来的时候,小垚已被警察带走了,院长和父母陪着我。我目光呆滞,水米不进。院长告诉我说:“犯过的错误没事,可以改正;造成的损失没事,可以弥补。学院的同学们都来了,让我们一起见证谣言的破灭,大家等你迷途知返,我一定会亲手帮你戴上硕士帽。”

  2012年12月21日平静地渡过,我痛哭流涕。在父母的关爱和院长、同学的帮扶下,我重新捧起了课本。2013年6月24日,我满怀激动地站在了山东某学院硕士学位授予典礼的主席台上。能够顺利地毕业,能够顺利地取得硕士学位,或者说直到今天我仍能像正常人一样平安地活着,我庆幸脱离了“全能神”邪教的梦魇。

我走出了“全能神”邪教的梦魇(图)

王加轩生活照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