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全能神联盟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网络转载 >> 内容

全能神打碎了我的创业梦

时间:2014-3-8 18:36:00 点击:

  核心提示:我叫李想,江苏泗洪人,今年36岁,经过几年的打拼,我在省城南京安家立业,有了自己的电焊门市,月收入都在万元以上。2006年8月,我把妻子孩子从苏北农村老家接到了南京,过上了都市人的生活,老家的邻里乡亲...
     我叫李想,江苏泗洪人,今年36岁,经过几年的打拼,我在省城南京安家立业,有了自己的电焊门市,月收入都在万元以上。2006年8月,我把妻子孩子从苏北农村老家接到了南京,过上了都市人的生活,老家的邻里乡亲对我们羡慕有加。

  来到南京后,我自己租门市开始单干,我做的活质量好,价格优,生意愈来愈红火,建筑工地都找上门来要把门窗工程包给我做,人手不够,我又招了几名工人,经过几年打拼,我挣了三十多万元。我要跑外联系业务,指导工程安装,门市需要有人照料,于是我从老家请来了堂哥李柱。李柱大我三岁,只上过几年学,文化不高,可人精明能干,能说会道,门市让他打理的井井有条,对此我非常高兴。

  堂哥李柱一直住在门市,白天负责管理门市,督促工人干活,晚上我发现他经常拿出一本书来看,起初我并不在意,我还取笑他识字不多,只能看些武侠言情之类的“小儿科”读本。直到2008年8月29日这一天,老家邻居送孩子来南京上大学报到,招待完他们,因为太晚了我和堂哥李柱就住在了门市里,因为喝了酒,堂哥李柱向我炫耀起了他的“秘笈”------原来那是一本“全能神”的《话在肉身显现》,床下还有几本书《东方发出的闪电》、《全能神你真好》等。对于“全能神”我也了解一些,九十年代老家泗洪信得人还比较多,我们当地人称作“小教”,原先叫“呼喊派”,被政府取缔后又改称“全能神”。我父母都信基督教,他俩是虔诚的基督徒,我不信任何宗教,只信凭本事赚钱,让家人过上好日子,堂哥乘酒兴对我大吹特吹:基督教已经过时了,只有相信“全能神”才能让我们过上更好地日子,将来可以上天堂而不是下地狱;世界不久将要毁灭,人类要经受大劫难,只有跟着“全能神”,才能免遭浩劫,保住万贯家业,他要向我传福音,加入“全能神”,相信“全能神”,才能与神永世同在,他极力鼓动我加入“全能神”。对于他的“神侃”,当时我并未太在心,没有答应他,以后回到店里闲暇之余,我有时把他推荐的书也翻上几页。

  2008年11月,我承包的工程出了点问题,项目老板玩起了人间“蒸发”,六十多万元的垫付工程款没了着落,那可是我几年没日没夜打拼的血汗钱外加二十万元的贷款,我只好丢下生意,东奔西跑追老板要钱,追了一个多月一分钱没要到,却又花费了一万多元,还欠工人工资款三万多元,生意没法做了,只好关门,那段日子我沮丧到了极点,心力交瘁,甚至想到了死。这期间堂哥李柱给了我很多帮助,开导我安慰我,又向我推荐起了“全能神”,病急乱投医,我渐渐相信他了,白天我们一起追债,晚上一起看书,研究起了“全能神”的“宝书”,“全能神是宇宙生命之王,已坐在荣耀的宝座上审判世界,掌管万有,管辖世界”。人们“只有相信第三时代的、能看得见、摸得着的实际的神才能得救”。“神能显神迹奇事,但是工作时代不同了,所以他不作那些工作了”,“末世神来了主要是说话,借着说话方式来转变作工方式,来除掉人心目中耶稣的形象”。“世界末日就要到了,也就没必要再有男婚女嫁、不必耕种、不必存钱在银行、不必继续牧养牲畜、孩子自然也不必上学了”。

  李柱向我介绍2008年“全能神”对江苏牧区进行了重新划分,他已做到第五层次的教会执事了,负责教会传福音,“全能神”将人类分为“五类人”,开导我一定要相信“全能神”,万不可做第“五类人”,因为第五类人叫“灭亡的”,即一直不信“全能神”,抵挡到底的,将在硫磺火湖中永远受刑罚。要绝对顺服“全能神”,“绝对的服从,不能有一丁点儿自己的意识”,“对神所作都百依百顺,没有任何怨言,不论断,不分析,更不研究,以至于你们都能对神顺服至死,像羊一样任神牵、任神杀,没有一点怨言”。灾难来临时,“全能神”的话“就是权柄”,不能改动,否则“必遭我击杀”,最能给我安慰的是“我为你们预备很多取之不尽,用之不完的东西,想用吗?进来享受!”我从此投入神的怀抱,寻求心灵的解脱,把为人子、为人夫、为人父的责任义务统统抛在了一边,妻子一气之下带着女儿回了娘家,老父从苏北老家赶来苦苦相劝,毫无效果,我是死心塌地跟“神”走了。[Page]

  2009年5月在政府劳动部门的努力下,我终于要回了部分欠款,还了贷款,发了工人工资,还略有结余,凭我的能力完全有可能东山再起,可此时的我完全没有了当初创业的激情,心想“都快到世界末日了,得过且过吧”。2009年7月22日上午,我国出现了数百年一遇的日全食。日全食发生时,我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整个太阳被月亮阴影覆盖,天空突然暗了下来,伸手不见五指,气温突然骤降,并刮起阵阵阴风,我当时惊呆了,更加坚信世界末日的传闻。

  从此,我再也无心经营,整天忙于“全能神”聚会,不到一年时间,手中三万余元钱被挥霍一空,我又回复到9年前初到南京时的状态,一无所有,城里没法混不下去了。

  2010年8月我回到了苏北老家,我并未吸取教训,更加积极参与到“全能神”聚会活动中,2010年11月,在一次秘密聚会活动中,我们被公安部门发现,县里的反邪教志愿者细致给我讲宗教信仰自由与邪教的区别,还给我们看了许多案例:“全能神”拆散家庭,借机敛财,因为相信“末日说”,无锡的陆翠侠自杀身亡......,桩桩案例触目惊心,结合自己辛苦创业,因痴迷“全能神”导致一无所有,我渐渐动摇了对神的信仰。时间已经到了2012年,看着太阳日复一日东升西落,人们安居乐业,我终于悔悟:“2012年世界末日”是谣言,这几年我被神忽悠了,神是靠不住的,是“全能神”打碎了我的创业梦。

  回到家里后,父母妻儿也都原谅了我,我决心从头再来,“全能神”打碎了我的创业梦,挣脱邪教后,我在县城租下门市,重操旧业,又搞起了电焊,依靠党的富民政策,我要用自己的双手重圆创业致富梦。

作者:李 想 来源:凯风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1624485837@qq.com 站长QQ:1624485837,(微信同号),站长电话:18170454531(手机)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网站设计:《笑笑》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