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民众心声 >> 内容

什么时候再能回娘家

时间:2017/2/18 9:38:33 点击:

  核心提示:我叫张晓华,是陕西省渭南市印刷机器厂的一名技术员。我娘家在陕南的丹凤县资峪镇,那个地方山清水秀、气候温润,特别是那里清新的空气,若是深吸一口,人的整个肺就像被清洗了一样,惬意至极。回娘家、看外婆曾经是...
我叫张晓华,是陕西省渭南市印刷机器厂的一名技术员。我娘家在陕南的丹凤县资峪镇,那个地方山清水秀、气候温润,特别是那里清新的空气,若是深吸一口,人的整个肺就像被清洗了一样,惬意至极。回娘家、看外婆曾经是我和儿子最高兴的事情。而如今,回娘家竟成了我的奢望,每当儿子嚷着“怎么还不看外婆”时,我竟无言以对,而造成这一切的竟恰恰是我的母亲。

  我母亲名叫王芬妮,今年58岁,曾是我们村里出了名的好媳妇,不大富裕的家经母亲的打理后还是会“富富裕裕”、井井有条。2005年,我们姊妹三个的婚事都完结后,家里只剩下父母二人,在无需我们资助的情况下,两位老人也是衣食无忧,生活平静而又幸福,作为女儿我们也很高兴。平日里父亲往地里一走,常常就母亲一个人在家,村上许多家庭妇女都爱聚在我们家说话、拉家常,非常热闹。

  2006年8月的一天,村东头的董婶悄悄对母亲说:“你相信不相信天上有神?”母亲回答道:“说不来或许有吧!”蕫婶看母亲的回答没有令她太失望就来了精神,开始宣扬“神”的无处不在、无所不能和信“神”的好处,并声称人一定要听天上“神”的话等等。临了走时掏出一本书交给母亲,说:“这是我天天看的书,你也有点文化,没人的时候可以看看。”书的名字叫《羊羔展开的书卷》,这是一本宣扬“实际神”思想的书籍,母亲在空闲时确实随便翻了翻,书中所说的内容母亲辨不来是真是假,心里反倒觉得非常不安。过了十几天蕫婶神秘地对母亲说:“世界将有灾难、人类将会毁灭,过去所有的神都救不了你,只有现在才兴的‘实际神’、‘全能神’才能救得了咱们,‘实际神’、‘全能神’是能看得见、摸得着的真基督。”还说什么相信真基督的将得到救度,不信的、抵挡到底的,将在硫磺火湖中永远受刑罚。本身就有迷信思想的母亲怎能经住蕫婶的这般忽悠,“自觉”地加入到了“实际神”中。

  从此以后,父亲一上地母亲就往蕫婶家里跑。开始时母亲在跟着蕫婶信“基督”时,还不忘给干活的父亲做好一日三餐,但后来这种情形就慢慢地变了。从地里干活回来的父亲时常不见母亲的身影,经常面对的是冰锅冷灶,常是回到家啃个冷馒头接着往地里走。对于这些,大度的父亲也不计较。

  2008年下半年,母亲为了传播“实际神”、发展更多的会员,也为了便于聚会经常是好几天不回家,这下父亲终于说起母亲来了,但谁知母亲根本不听父亲的那一套,说:“我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否则对你不会有好处的。”老实的父亲吓了一跳,知道母亲出问题了。于是把我们姊妹几个都叫了回去。面对我们的规劝,母亲不但不听,反而动员我们入会,大讲信“基督”、信“神”的种种好处。当看到我们油盐不进时,母亲非常生气,在最后甩下话:“人要绝对顺服神,否则必遭神击杀。”看着原本慈爱的母亲变得如此冷酷,我们姐妹抱在一起痛哭了起来。

  2009年春节过后,父亲发现家里养的猪仔、羊娃和鸡鸭,有时会莫名的减少,开始父亲未太在意,但这种事情发生得多了父亲就问母亲是咋回事。起初母亲吱唔说不知道,最后父亲问的多了,母亲干脆说了实话“我把它们都卖了”。父亲再问把钱都干啥用时,母亲回答“给神作奉献了”,当父亲明白“奉献”就是把钱捐给教会时气得是说不出话来,而母亲则说“作的奉献越多,神对我的眷顾也就越多。”

  为了让“神”更多的眷顾自己,母亲作“奉献”也是越来越大手。2010年初,家里的液晶电视和农用三轮车也被母亲偷偷的卖掉作了“奉献”。电视是我专为父母所买,曾给父亲带来无尽的快乐,父亲视其为宝贝;三轮车更是父亲生产、生活须臾难离的帮手。老实、好脾气的父亲终于向母亲爆发了。母亲似乎没有退让的意思,竟用语言来刺激父亲“我是不会听你的,这个家你觉得不能呆可以走人”,还说什么“神说了,现在脱离家庭的、父母的、妻子、丈夫、儿女的,便是进入灵界的开始,这个家我早晚也会离开”。

  从此以后,争吵就成了我家的寻常事,父亲为了维持这个家在苦闷中生活着,而母亲却无收敛之意,家里已被她“奉献”得几乎家徒四壁。父亲的忍让也被母亲看作是对她“进入灵界”的障碍,“咱们赶快脱离关系”成了母亲的口头语,再也无法忍受的父亲终于同意和母亲离婚了。2010年6月,父母办理了离婚手续,五、六十岁的老年夫妻离婚成为我们山村的一大新闻。面对人们的议论,极顾脸面的父亲感到在人面前无法抬头,最后决定只身前去南方打工。父亲一去,至今再没返过乡,音信皆无。

  父亲走后,家里只剩下母亲一人,母亲似乎真正是“进入灵界的开始”,整日所做的就是“祷告”、聚会、“奉献”。开始时还在家里神神叨叨地、有时整夜地唱所谓的“灵歌”、跳所谓的“灵舞”,到后来就与其他信徒在周围村镇到处游走,几乎很少回家。这中间我们姊妹没有放弃对母亲的劝告,但都无济于事,反而招致母亲的“断交”回应。

  2010年底,家里的地因无人耕种而荒芜,颗粒无收。家里值钱的东西已被母亲“奉献”殆尽;养的猪养的鸡鸭也是卖的卖、死的死、丢的丢,原本好好的家已经变得无法居住和生活了,但母亲却没有一点点回心转意,最后把厨房的锅碗瓢盆变卖后,给大门上加了把铁锁,然后头也没回地朝村外走去。

  母亲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过村子,如今也快两年,我们姊妹没有母亲的一点消息。那过去吸引我的娘家,而今却是父母双双无踪影,只有满院的杂草和大门上那生锈的“铁将军”,每每想起我就会泪流满面。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1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fqnslm_com@163.com 站长QQ:1624485837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