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受害经历征集 >> 内容

全能神差点害了我母亲

时间:2017-7-18 0:13:14 点击:

  核心提示:李雪娥 我的母亲名叫李雪娥,住在西安市临潼区北田镇的老家。母亲是个农村妇女,没上过几天学,从我记事时起,她就多病,常年不离药,住院更是每年冬春两季的“必修课”。母亲性格温顺,与人为善。她年轻时也曾是个...
  
李雪娥
   我的母亲名叫李雪娥,住在西安市临潼区北田镇的老家。母亲是个农村妇女,没上过几天学,从我记事时起,她就多病,常年不离药,住院更是每年冬春两季的“必修课”。母亲性格温顺,与人为善。她年轻时也曾是个能干的人,也许是年轻时吃了太多的苦头吧!母亲到了50岁的时候,身体开始走下坡路,不久又患上了风湿心脏病,每年刚入冬,就得去医院看病,少则一个周,多则十来天,出院回家时,还要带上一些常备药。
   记得1994年元旦放假第二天,我们一家人正在吃早饭,忽然,母亲说她觉得头昏沉沉的,我一摸她的额头,结果烫的厉害,看来是她前天晚上感冒了,看我放假回来,也瞒着不好意思给家里人说,母亲的病,别看只是个小小的伤风感冒,而对于像我母亲这样的心脏有问题的病人,这在乡下的医生那里根本无济于事,必须上大医院住院才能治疗。于是,父亲叫来大哥,跟我两个,立即找来一辆三轮车,把母亲送到了高陵县人民医院。随后的这两天元旦假,我一直在医院里陪着母亲,这次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周,回到家里后,母亲躺在炕上,一直不吃不喝,茶饭不思。都好几天过去了,这真让父亲和我大哥心里犯了愁。
看着母亲躺在炕上,一言不发,父亲坐在炕边,真是一筹莫展。大哥给父亲说:爸,我听村里人说,前段时间,在咱村里来了个中年妇女,自称是全能神派来的,她还有一种法术,能拯救一切有难的人,咱不妨也试一试吧,看看她咋样?这也是实在没法了。父亲过了好久,才慢吞吞地说:“哎,我咋就不相信那一套骗人的把戏。”大哥接着说:“咱就试一下吧。反正又不要钱。父亲无奈的点了点头,接着又发出了一声叹息。当天晚上,大哥就把那个中年妇女请来了,听大哥给她介绍了母亲的情况后,她立马跪在炕下的水泥地上,双手合抱,举过额前,嘴里不知所云,时而吱吱唔唔,别人也听不懂。大约过了二十几分钟吧,她起来给我大哥说:“你妈没事了,全能神知道了,收了你妈,好了之后她也要听神的话,全能神有通天的本领”。大哥说了些感激的话,也没留她。之后,大哥心理上似乎有了些许的安慰,父亲就当没有发生一样,也没对此报任何的希望。第二天下午,父亲给母亲端来水,叮咛她吃药,大哥扶着母亲坐起来,靠在叠好的被子上。母亲好像稍微比前几天强了一点,大嫂按照我大哥的吩咐,给母亲端来一碗米汤,他怕母亲空腹吃药对胃有刺激,就让母亲先喝一点米汤。在大哥的悉心照料下,母亲喝了一点米汤,然后把药服下,她靠在被子上,慢吞吞的跟父亲说着话。到了第三天,母亲奇迹般的能下炕了,大哥给父亲说:“看来那个女人说的全能神还就是有点本事。”但是,一辈子不信奉神灵的父亲根本就不信那玩意儿。
   晚上,那个中年妇女又来了,跟大哥商量,说让母亲参加全能神教的事情,她说:“只要加入了全能神教,你妈身体就会越来越好。”母亲问她啥是个全能神?那女人说:“全能神又叫女基督派,反正跟基督教差不多是一回事,是八十年代创立的,是基督教新教地方教会运动的一个变种组织,在国内很有实力。”大哥说:“只要能让我妈身体好起来,加入这个教没问题,管它是啥教哩。”
一个周后,母亲的身体明显强多了。那个中年妇女过了两天又来找母亲了,让她加入全能神。说得多了,就开始说社会这不好,那不好,又开始诅咒**,听着听着,坐在一旁的父亲就觉得不对头了,感觉到这个所谓的“全能神教”有问题,等那女人走后,父亲叫来了大哥,坚决不准那个女人再到家里来了,大哥问个究竟,父亲说:“骂**的教,肯定不会是个啥好道门,里面肯定有问题。我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人,那时候也有不少教派,什么“一贯道”,“会道门”,“白莲教”,见得多了,结果能被**允许保留下来的倒不多,被取缔了的都有问题。”
   过完年,天气慢慢暖和了,中午母亲可以坐在门口晒晒太阳。每逢周末,从家门口经过到村里天主教堂做礼拜的老太太和妇女们络绎不绝,身体多病的母亲,眼看着人家老太太一个个走起路来,刚劲有力,心里便念叨起信教的好处来了。当天晚上,那个中年妇女又来了,给母亲讲述信奉全能神教的好处,让母亲尽快加入他们的组织,母亲听的入神时,父亲回家了,看见那阵势,借口大哥家里有事,支走了母亲。
那个中年妇女看着父亲那冷漠的表情,自觉地走了。那女人走后,父亲到大哥家里去,跟大哥、大嫂几个人一块儿说起了刚才那个传播全能神教的妇女,父亲说:“反对**的教一定不是啥好教,而且也不会光明正大的传播。”大哥说:“既然不好,那母亲的病为啥全能神给医好了。”父亲说:“我把村医都问过了,凡是住院回家的病人,都有个适应过程,尤其是像你妈这样体质很差的人,这个过程更长一些,而不是啥全能神的本事了。”听了父亲的话,大哥不说话了,父亲接着说:“既然你妈她想信教,就让她去咱村里的天主教堂吧,从解放前那个教堂就存在,再说,信教可能也是一种心理治疗吧,总比她整天窝在家里强。”坐在一旁的母亲说“|只要能让我的身体好,少得病,我就信它,每个礼拜天,去村里教堂的那些老太婆和妇女,哪一个不是健健康康的?”听了这话,父亲趁势说:“那你就跟她们去吧!我没意见。”大哥说:“作为儿子,我也没办法,只有顺着你,只要你健康比啥都好。”
母亲开始还担心天主教会不收她,结果去了一次,就啥都明白了。每到周末做礼拜,她都会按时跟着其他人去村里的教堂唱歌,聊天,听神父给他们讲经布道。
后来,我在家里的一张桌子上,发现了一本《圣经》,就问母亲:“妈,信教让你身体好像比原来好了许多。”她笑着说:“可能吧,教人学好,多做善事,心里高兴。”看着母亲开心的样子,我也替她高兴。
   1996年刚过完年,有一次,我偶然在一张报纸上发现了一条有关全能神教的报道,这才豁然开朗。全能神教并非基督教的分支,也不是基督教的变种,它跟基督教完全是两码事,它们打着基督教的旗号,散布着它们的歪理邪说,诋毁社会,严重危害了基督教会的健康发展及社会的正常秩序。借着一些人长期有病,有难,或者没有文化来发展它们的下线,壮大自己的队伍。国家宣布它为邪教组织,并予以取缔。我真为母亲当初没有加入全能神教而庆幸,也为父亲的明智而高兴。
    大概到了那年三月中旬,我听大哥说那个传播全能神教的中年妇女,名叫李萍,在一次晚上出去传教回家的路上出了车祸,经抢救无效死亡。我想,全能神也没有能救她,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报应吧。

作者:不详 来源:凯风网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fqnslm_com@163.com 站长QQ:1624485837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