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网络转载 >> 内容

姜梅:争夺“羊羔”的邪灵之战

时间:2017-6-10 7:28:48 点击:

  核心提示:我是贵阳市的一名司法工作者,因为受当地反邪教协会的委托,从今年元月份开始,就反邪教的某个课题开展了前期的调研活动。3月份,我到贵州黔东南地区进行课题的资料收集工作,经协会的同志介绍,我结识了一名叫姜梅...

   我是贵阳市的一名司法工作者,因为受当地反邪教协会的委托,从今年元月份开始,就反邪教的某个课题开展了前期的调研活动。3月份,我到贵州黔东南地区进行课题的资料收集工作,经协会的同志介绍,我结识了一名叫姜梅的妇女。这位姜梅,今年38岁,小学文化程度,原是黔东南凯里市镇远县的某乡村的一名农村妇女。目前,她和丈夫在凯里市开了一家小超市,膝下有一双上中学的儿女。姜梅夫妇整体忙碌生意,日子过得充实而平静。然而,就是这个普通的、毫不起眼的农家妇女,五年前竟是当地“全能神”邪教组织的小头目,是“教会”里的一名“带领”。当问起姜梅在“全能神”里的事情和她的那些感受,她开朗的脸庞突然变得阴郁,目光恍惚不定。沉默了大半天,姜梅终于向我讲述了她的遭遇,给我描述了“全能神”邪教组织是怎样骗人的,还讲了一段发生在她身边的“邪灵之战”……  

   一、寻求慰藉,被“姊妹”拉进“神的国度”  

  2009年9月份的一天,姜梅正在地里干农活,突然来了两个陌生女人,年龄和姜梅相仿,一口普通话,主动和姜梅搭讪聊天。姜梅开始有些反感,可是慢慢地被她们的话题吸引住了,顿时觉得这俩人有一种亲切感。随着话题的深入,对方问起了姜梅家里的事。一提到家里,姜梅不由得满腹怨气。原来,就在今天早晨姜梅还和自己的婆婆吵了一架。说起婆婆的刁蛮,姜梅的怒火怎么也压不住……姜梅二十一岁那年嫁给了邻村的陈继财,本指望着“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的姜梅,却越来越对丈夫失望啦。这个比自己大五岁的丈夫,却象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不仅劳作、理家事事不行,还样样处处都听他妈的指挥,在婆婆的面前,丈夫就是一个窝囊废,一点儿也不能给自己做主。后来姜梅生了女儿,婆婆嫌她没有生出孙子,就更是一天到晚给姜梅的气受。结婚第五年的头上,姜梅生出了第二个孩子,这回是个男孩,可姜梅的命运并没有因此而改变,婆婆对自己还是冷若冰霜。而丈夫依旧看他妈的脸色过日子,即不关心媳妇的冷暖,也不体会媳妇的感受。姜梅多次劝丈夫和自己外出打工,可婆婆不同意,丈夫就再也不敢提起了。后来姜梅终于无法忍受了,就在今年的春节,她跟婆婆大闹了一番,甚至以喝农药来威胁丈夫分家。村委会的干部们到家里进行了调节,婆婆收敛了些日子,可过后还是老样子。姜梅觉得自己快要被逼疯啦! 

  两个陌生女人听完了姜梅的伤心事,非常同情她。其中一个女人就对姜梅讲,她在家里也遭遇了和姜梅类似的命运。现在她与一群信神的姊妹们在一起,生活得十分幸福。她们这次出来,就是按神的旨意来救助需要帮助的女人,而姜梅正是她们要关爱的姊妹。这两人一边安慰姜梅一边说:“不要太难过了,我们以前也是经历了这样的痛苦。但自从信了神之后我们就彻底变好了,再也没有了苦恼。神把一切都替我们安排了,我们就如生活在天堂里一样。”信神真得有这么神奇?姜梅似信不信。可这两个女人却许诺她只要信神,就还可以帮她在城里找到家政工作,挣钱多还不累。姜梅一听当下就答应了,只要能离开恶婆婆的压迫,怎么活着也比现在强。就这样,姜梅和那两个女人互相留了对方的手机号,她们就叫姜梅等着“神家”的通知。  

  一个星期后,姜梅接到了“神家”打来的电话,说是给她在凯里市找到了工作,让姜梅马上过来。姜梅毫不犹豫地收拾了几件衣服,给丈夫留下了一张“我去城里打工了,你好好照顾孩子”的字条,就独自离开了家。接下来,姜梅就在那些姊妹的介绍下在城里做起了家政工作,她和另外两个姊妹租住在城乡结合部的农家房子里,这里也是她们聚会的地点。只是姜梅没有想到,她在“神家”里一呆就是3年。因为姜梅对“神”交办的工作从来都是认真做好,一年后姜梅就被任命为“小排组长”,还负责管理账目。第三年头上,姜梅已经成了“教会带领”。在做“带领”时,姜梅发现有个外区的“带领”想拉一帮姊妹出去,并发了假的“工作安排”。多亏姜梅及时把这件事识别了出来,告诉了上面的“神家”。“神家”表扬了姜梅,说那个“带领”被“敌基督”迷惑了。从此后,姜梅就再没有见到那个姊妹。 

  二、拯救“神的子民”其实就是骗人入教   

  2012年夏季,姜梅被“神家”派遣到铜仁市开展“神的作工”,并被任命为更高一级的“带领”兼“神家”的联络员。临离开凯里市时,姜梅想回老家看看孩子,已经三年了她都没有回过一次。因为一到“神家”后,手机号就被换掉,三年来她连个电话也没有给家里人(包括自己的父母)打过。而凯里市离老家比较近,要是到了铜仁市那边,离老家可就太远啦。姜梅把自己的想法向“神家”请示,却被“神家”狠狠责骂了一通。“神家”还说:“你已经是神的子民了,就是神的孩子。你的孩子也是神的子民,全由神来保佑,你没有必要担心。”姜梅本想给老家寄上些钱,这些年她打工的钱(少说也有七、八万元吧)全部奉献给了“神家”,而自己管账时却连“神家”的一分钱都没有拿过。现在她的手里有“神家”的两万元,这是要到铜仁市去“作工铺路”的经费。姜梅不能动这份“神的奉献”款,她太相信神了。于是,姜梅把这钱贴身保存好,离开了凯里市,她知道自己已经离孩子非常遥远。 

  来到铜仁市后,姜梅就按照“教会”的方法发展“兄弟姊妹”。并让传福音的弟兄姊妹们散布说“2012年12月21日天要黑,天黑9天后就会有大灾难,不信神的人都要死、要毁灭。信的不好灾难来了也要死,要遭‘雷打’。”还有什么“如果你只信全能神而不为神家做事,以后灾难来临的时候你就不得救”等等之类的“神谕”。通过这种又恐吓又施小恩小惠的“铺路”,他们在铜仁市的周边地区很快发展了一批“神的子民”。而“子民们”奉献的钱,由姜梅一分不差地转交给上面的“神家”,而上面的这位“神家”姜梅这些年来始终没有见过,只知道他是一个男人,是一个让“女基督”非常信任的人。                                      

 

 “全能神”信徒写的“世界末日”材料 

  2012年10月中旬,姜梅收到“神家”的“神谕”。要求姜梅他们加紧“铺路”,“神谕”说:“已经10月了,世界末日没有几天了,你们要积极作工,预备点善行,广传福音”。还要求“只要能传到人,可以不择手段,听说有弟兄姊妹用白布从头搭到脚装成“白衣天使”传效果不错”。“小孩也可以传,神家说了,15岁以下的小孩信神就行,可以不参加聚会。如果小孩能把神的事说明白,也可以传福音”等等。在“神家”的指示下,姜梅的灵名也改成了“圆梦”,意思是在2012年12月“世界末日”来临之际,实现自己和家人被拯救的愿望。眼看“世界末日”就要到来,姜梅心里很着急,她把手下的“兄弟姊妹”召集在一起商量,决定加大宣传,主要方法有:一、凡是原来信基督教的信徒争取把他们都拉过来信“女基督”,能拉多少算多少。二、要利用亲戚、朋友、同学等人群,特别是他们办婚礼(或葬礼)、酒席这种聚会的时机来传福音,拉他们入教。三、过几天要有从河南来的一帮姊妹,姜梅已经同她们联系好了,让她们公开到大街上传福音。因为她们是路过的,呆两天就走了,所以让她们来给本地轰动一下,看看本地的民众和公安有什么反应?也算是“借石投路”。就这样,在姜梅的安排下,铜仁市几个地区的“全能神”组织开始蠢蠢欲动,他们准备了大量的“世界末日”的宣传品,到处拉人入教,活动非常猖獗。 

  2012年10月底,果然从河南过来了四个教会的姊妹,她们在姜梅的安排下,帮助当地的姊妹讲了一回福音,其实就是给大家传授了一些拉人入教的经验。比如:怎么样利用亲戚和亲情做好“铺路”,甚至可以利用女色去勾引入教的人。姜梅对河南姊妹的这些“铺路方式”不以为然,她觉得还是直接让人信神更稳妥。河南的这帮姊妹住了两天就走了,也没有到大街上帮姜梅她们去传福音,这让姜梅挺失望。可“神家”交代自己争取在“世界末日”之前发展百名“神的子民”的任务还远远没有完成,为此事姜梅吃不下睡不好。而姜梅却连续做梦都梦见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孩子在喊“妈妈”,醒来时眼角满是泪水。

  三、“女基督”争抢“羊羔”之战 

  2012年11月的一天,铜仁市玉屏县一个教会的带领传来了电话,这把姜梅吓了一跳,她急急忙忙地打车去了玉屏县。 原来,“全能神” 两个信徒在玉屏县的一个农村传福音,经过反复解说“只有女基督降临才能拯救人类”这些“神旨”,好不容易把原先信“三赎基督”的一对“门徒会”信徒(玉屏那边喊做“二两粮)夫妻拉入了教会。最重要的是,那个男人是他们当地“门徒会”的带领,他已经答应把当地的“门徒会”的信徒都带进“全能神”来,大概有几十号人。这么多的“羊羔”被收为“神的子民”,对“全能神”来说是个大喜事。然而,“神”就是没有想到:那个带领的妻子是假装信“全能神”,却背着丈夫偷偷给“门徒会”组织打了电话告发了此事。结果,十多名“门徒会”信徒到了带领家,把这个要背叛“三赎基督”的男人给控制了起来,同时也把那两个“全能神”的信徒给暴打了一顿并扣押啦。 

  这突如其来的一切使姜梅手足无措,她假装镇静,告诉对方先要稳住局面,不要把事情闹大了,特别是不能让公安知道,自己马上赶过去与“门徒会”的人进行谈判。 傍晚时姜梅到了村里,见面的正是给自己打电话的徐老六。这个徐老六个子矮小,皮肤黝黑,可偏偏长了个大脑袋,像颗大头菜。“大头菜”把目前的情况讲给了姜梅,还说:“二两粮的人让我们拿钱才能放人,可他们要两万元,一个人一万,真他妈的黑。”姜梅一听,明白了今天的事没有钱是解决不了的,她告诉徐老六赶快去凑钱。徐老六犹豫了,说平日里把钱差不多都上交了“奉献款”,去哪儿找这么多钱?姜梅冒火了,叫徐老六能找多少算多少,没有钱先去借!徐老六不高兴地走了,嘴里还嘟囔着:“我们的神还怕他们的假基督呀?”。姜梅来的时候带了五千元钱,她不知道这些钱是否能把事情摆平?姜梅到了那个带领家,开始进行谈判。 

  谈判进行了一夜,姜梅忍受了“门徒会”信徒的各种辱骂,劝说两边各让一步。姜梅说:“世界末日马上就要到了,都是信神的,大家还是以大局为重吧。”可“门徒会”的人又把“全能神”嘲笑了一番,说:“你们的女基督算个屁,她能定世界末日什么时候到?”为这句话两边又争执起来,各为各家的“神”争辩,又几乎动起手来。姜梅恨恨地说:“你们要是不放人,我们就报警,公安来了对谁也没有好处!”接着,徐老六领进了一个老太婆,最后在这个老太婆的调和下,“门徒会”的小头目同意放人了。因为“门徒会”的人也不敢把事情搞大,姜梅这边又给“门徒会”拿了六千元钱,算是“赔礼”。这样在天亮前,这场为抢夺“羊羔”的邪灵之战算是告一段落。徐老六带着“全能神”传福音的人离开了村子。姜梅临走前问起那个老太婆到底是哪边的?徐老六说:那个老太婆哪边的也不是,她也没信神,她只是“门徒会”那个小头目的亲姨姨。 

  事情过后,姜梅想来想去觉得很困惑和迷茫----我们不都是“神的子民”吗?不是按照“女基督”的“神谕”来拯救天下的“羊羔”吗?可一个农村不信“全能神”的老太太却帮我们解了困,难道说神的“肉身显现”的力量竟然不如普通的凡人?或者说神的“灵验”不如钱好使。姜梅这个困惑也在2012年12月21日有了答案。也正是“世界末日”骗局,让姜梅彻底清醒了,最终回到了家人身边。 

  四、姜梅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2012年12月19日,姜梅带着铜仁市的六名姊妹来到了贵阳市,而不在铜仁市聚会就是为了逃避当地的公安 (因为那六名姊妹都是铜仁市当地人)。姜梅她们先是做了祷告,又在闹市区散发了一些“世界末日”的传单,她们又接连做祷告,又唱“神家”的灵歌,在诚惶诚恐中等待着12月21日的“世界末日”的审判。21日这天贵阳的上空阴云密布(贵阳地区本就是个多雨少晴的气候),可时间却在平静中流逝过去了,什么也没有发生。姜梅心里想着再等等看,她还给铜仁市的徐老六打了电话,徐老六说铜仁市这边是晴空白云,也没有任何异常。这样等了三天,23日贵阳的天空云散日出,明亮亮的太阳直晃眼睛。姜梅彻底崩溃了,“神话”在她的心中瞬间荡然无存。她让铜仁市那六名姊妹们各回自家,而她自己也终于返回了三年多来一直想念却没有回去的故乡……                                          

  再后来,姜梅告诉我她回到凯里后不久就被公安传讯了。原来,凯里的“全能神”信徒在“世界末日”这天上街聚会闹事,被公安抓获了。一个认识姜梅的姊妹供出了姜梅在凯里时的“全能神”活动。凯里的公安就到姜梅的老家去找她,才知道姜梅已经三年没有回过家。现在,姜梅面对公安如实地交代了自己在凯里和铜仁的“全能神”事情,讲明了自己三年来被骗的过程。后来姜梅又参加了凯里司法部门举办的学习班,学习了法律和反邪教的知识,对“全能神”等邪教有了明确地认识。回到家后,姜梅说服了婆婆和丈夫,终于带着丈夫和两个孩子来到凯里市打工,2016年姜梅开办了自己的小超市。 

  姜梅的故事到这里就似乎结束了。可姜梅告诉我:自从她脱离“全能神”邪教后,“神家”还派人到老家找过她,并留下暗示,想叫她重新回到教会里。可姜梅坚定地给予了拒绝。姜梅对我说:“请你多收集些全能神骗人的事,要宣传给更多的人,要让大家都知道它们是骗人、敛财的邪教。我过去认识的一些姊妹现在还身陷其中,她们以为自己在拯救别人,其实是在害人。”姜梅的这番话发自内心,让我感受到得是她对“全能神”邪教那种切肤之痛般的憎恨厌恶。 

(责任编辑:清筑)

作者:不详 来源:凯风网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fqnslm.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fqnslm_com@163.com 站长QQ:1624485837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