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受害经历征集 >> 内容

全能神伤害何时了

时间:2017-5-12 17:42:42 点击:

  核心提示:孙荣  在山东临沂市河东区塔桥村,有一位村民叫徐志军,其妻子叫孙荣。徐志军曾拥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幸福之家,可是因为妻子信了“全能神”,现在只落得个人财两空。  曾经的甜蜜  2001年,徐志军进入一家电...

孙荣

  在山东临沂市河东区塔桥村,有一位村民叫徐志军,其妻子叫孙荣。徐志军曾拥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幸福之家,可是因为妻子信了“全能神”,现在只落得个人财两空。

  曾经的甜蜜

  2001年,徐志军进入一家电子厂工作。在该厂,他和孙荣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相恋。孙荣生于1984年3月,她阳光靓丽、善良贤惠、谈笑风生、开朗大方。徐志军可是被男同事们“羡慕嫉妒恨”的。

  2008年1月,他们步入了婚姻殿堂。在孙荣怀孕2个月时,徐志军不让她再去上班了,在家安心待产,住在后邻的婆婆也不定时的来照看孙荣。2009年1月,徐志军和孙荣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一家人其乐融融、幸福满满。

  被“神”骚扰

  2009年岁末的一天,妈妈告诉徐志军:“这几个月,有两个女的一个月左右来一趟你家,有时单独来,有时一起来,躲躲闪闪地,好像还怕人看见似的。孙荣说是她姨,我看着不像。”

  徐志军就问孙荣她俩是谁,她说是信“神”的。当时徐军认为就是基督教,也没有多想什么。以后一段时间,也没发现那俩人再来。(现在,徐志军已经明白,他们都是附近村的“全能神”人员,是来拉孙荣入“全能神”的。)

  2010年春,孙荣就经常带着孩子出去玩,这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可是,徐志军的一位同事提醒他:“你的妻子经常把孩子放到我家里让我看着,她就走了,三四个小时才回来。我觉得不正常。”

  徐志军很纳闷,问孙荣去哪里了,她支支吾吾地搪塞。由于没有什么把柄,也为了家庭和睦,徐军没有深究。(现在,徐志军知道她是去参加吃喝“全能神”神话的。)

  此后,她看上去很“听话”,不再出去了。

  身陷邪教“全能神”

  可是,孙荣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不再看电视,不再和徐军说话聊天。据妈妈说,徐志军不在家时,孙荣要么戴着耳麦听MP3,要么看那些包着书皮的什么书,不乐意做家务。徐军在家时,她就把它们藏起来。

  一次,趁她不在家的时候,徐志军就搜找她看的书。找到了《话在肉身显现》《神三步作工的纪实精选》《跟随羔羊唱新歌》等书,还有一个MP3。

  徐志军看不懂,就上网搜索,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了一跳,这些都是关于邪教“全能神”的东西。通过凯风网,了解了“全能神”有多么可怕有多么邪恶。于是,他就把这些“全能神”书全部撕了,把MP3也摔碎了。

  孙荣回家发现后,就骂徐志军是“魔鬼”“撒旦”。

  之后,据妈妈说孙荣还是经常听看有关“全能神”的MP3和书,只是更隐蔽了。徐志军也经常搜找,一旦发现就是俩字——“销毁”。

  家里成为聚会点

  2013年4月,母亲又告诉徐志军:“趁你上班的时间,那两个女的又来你家了,总是神神秘秘的,在一间屋子里,关闭门窗。我敲门进去,他们躺在床上,孙荣用被子遮盖她们,恐怕被我看见。一周来二三次,要么是上午八九点来,十一点多离开;要么下午二三点来,四五点钟离开。”

  于是,徐志军就在上班时请假回家一探究竟,果然如妈妈所说。

  那两个女的还竟敢试图拉拢徐志军信“神”。向徐志军介绍信“神”如何如何好,讲“耶稣已经过时了,现在是‘全能神’时代了。”“信‘神’不用干活,‘神’就会给东西。去年,我们来到一个姊妹家里,饿了。那个姊妹就去超市买了一箱方便面,回家打开一看,是满满的一箱子钱。”等一些所谓的“神迹”。徐志军很厌恶地说:“我不信你们的‘神’,赶快走,不想再看见你们。”

  为“全能神”发疯

  从那以后,那两个女的不再来了,可是妻子不顾家了,经常借故或者直接无言无辜的就溜出去。

  徐志军极力阻止,他锁了电动车,孙荣就骑自行车出去,他锁了自行车,她就步行出去。

  实在没有办法,徐志军就把孙荣信“神”的事情告诉了岳母。岳母设法把孙荣叫了去,打算好好管教一下。母亲把孙荣锁在房间里,很生气地对她说:“你就让你的‘全能神’送给你吃喝吧,我要看看它到底有多神!”

  不一会儿,孙荣就开始发疯,打砸家具、门窗,闹着要出去。她的手被玻璃划破了,流血不止。无奈,他们只好带她去卫生室治疗。

  包扎好以后,孙荣开始向其母亲“服软”,“我再也不信‘神’了。”母亲半信半疑,但还是让徐志军带她回家了。

  佯装离开“全能神”

  第二天,孙荣主动找了一份镇上一家宾馆的工作。她又开始上班了,家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尤其是徐志军在暗自庆幸。

  可是,三四个月以后,徐志军听朋友说妻子又不上班了。徐志军急忙来到宾馆,没有找到妻子。宾馆经理说:“她请假有一个星期了,理由就是孩子不好受,需要照料。”

  徐志军就打电话问妻子:“你在哪里?”

  妻子在电话里说:“在宾馆上班的。”

  徐志军说:“我就在宾馆的,你在宾馆的什么地方?”

  妻子改口说:“在街上带着孩子玩的。”

  于是,徐志军就去找她。在一个路口,他们见面了。孙荣显得很心虚,怕徐志军质问她。恰巧,孙荣的二姐路过,二姐就叫孙荣一起去娘家玩。徐军不想让妻子去,可是妻子非去不可,徐军就妥协了。

  短暂出走

  孙荣对她二姐说:“你骑摩托车带着我和儿子一起去,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去把电动自行车寄存了,然后一起去。”

  二姐答应了。可是她左等右等也没有等到孙荣回来,孙荣的电话也关机。可急坏了二姐,她只得打电话告诉徐军。

  徐志军和亲朋好友开始到处寻找孙荣。电动自行车找到了,但是没有找到人。一周后,终于打通了电话,徐志军好说歹说地把她劝回来了。

  回来后,孙荣自称去临沂找工作可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回来了。其实,家里人都明白她是去参加“全能神”活动的。

  她弟弟气急了,硬拉着她去当地派出所投案,到了派出所门口,她哭着乞求:“放了我吧,我再也不信‘神’了。”

  为了看看她是否醒悟,家人就把她带回母亲家,严加看管。过了几天,看上去很老实了,徐志军把她接回了家。生活好像又恢复了平静。

  抛弃一切

  2014年7月9日下午下班后,徐志军发现妻子没在家,就打电话找,电话关机了。徐军有种不祥预感,急忙去问妈妈,妈妈说:“午饭前,她把孩子送给我,说去临沂有点事,就走了。”

  徐志军又返回家中,发现手机、身份证都在家里,电脑桌上有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徐军:千万不要找我,我去临沂打工了,时间最长半年,我自己会回来的……”

  伤害何时了

  一张纸条,孙荣抛弃了父母兄弟,抛弃了丈夫儿子,抛弃了幸福的家庭生活。

  寥寥数语,孙荣令亲朋好友寝食难安,令他们踏上了遥遥无期的寻亲之路。

  徐志军把儿子交给母亲,辞去了工作,去临沂等地寻找妻子。能想的办法都想了,能用的办法都用了,可是茫茫人海,谈何容易,至今杳无音信。

  7岁的儿子不愿提及妈妈,每当有人问他是否想妈妈时,他会露出与年龄及不相称的默然,偶尔也会说:“不想——”,他不愿说出“妈妈”二字。

  孙荣母亲才58岁,由于想女心切,经常颠三倒四、精神恍惚。今年6月6日中午,由于她一边做饭一边想女儿,不慎导致家里失火,幸亏村民和消防警察及时扑救,没有造成人员受伤,保住了主房,但是直接财产损失近6万元。

  徐志军家的遭遇再一次印证了,“全能神”带给人们的只有无尽的伤害,根本没有所谓的“神迹”,信“神”不如信人,恋“神”不如恋家。

作者:鲁沂东 来源:凯风网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fqnslm_com@163.com 站长QQ:1624485837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