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拯救方法 >> 拯救办法 >> 内容

我的反全能神邪教经历

时间:2017/2/3 7:44:51 点击:

  核心提示:本人不适合软蛋,没有耐心看的家属可以直接跳过前面从5开始阅读1.关于如何染上全能神邪教:我妈妈是在零几年的时候因为肺结核住院,当时肺结核国家还不是免费给治疗的,面对每天高额的医疗费,我爸微薄的收入简直...

本人不适合软蛋,没有耐心看的家属可以直接跳过前面从5开始阅读

1.关于如何染上全能神邪教

我妈妈是在零几年的时候因为肺结核住院,当时肺结核国家还不是免费给治疗的,面对每天高额的医疗费,我爸微薄的收入简直是杯水车薪,也就是在这个绝望的时候被人传上了全能神邪教。当时我正在老家读初中,家里还来了一个中年妇女,吃喝拉撒全在我家,我妈还好好招待着。我看到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书籍,觉得整篇胡言乱语,虽然当时对全能神邪教一点儿也不了解,也没有“邪教”这个概念,但是我还是一怒之下把那本厚厚的书撕得粉碎,后来我妈妈问及此事,我不仅大方承认是我干的,还对这所谓的神破口大骂,她见状也就不了了之了。由于当时我妈当时长年在外地打工,加上文化水平不是很高,所以用普通话来讲道的话她上手很慢,因此她当时不痴迷。后来我妈妈就离开了打工的城市,回家乡开了一个店,从此有了大把的时间。也就是在此期间,本地全能神邪教又走近了她,从此她踏上了邪教这条不归路。

2.我如何察觉到了她信全能神邪教:

    大概在2011年我读高中的时候,我妈妈又热情地拿了一个MP4神秘地说给我看好东西,我当时看完了只觉得这个玩意不是好东西,但依旧没有邪教的概念和认知,我反应很冷淡甚至排斥,所以她也就不再热情地跟我介绍了。在2012年“世界末日”的时候,在北方上大学的我在新闻上关注到了全能神邪教借机大肆拉拢信徒、冲击监狱等公共场所然乱社会秩序。也看到了所谓的“将会有三天三夜的黑夜”的谣言,我当然是嗤之以鼻的,没想到“世界末日”前一天我妈妈打电话过来给我让我多准备点蜡烛和食物,以应对“三天三夜的黑夜”,接到电话的一瞬间我就明白了她可能误入全能神邪教了,我当场反驳她,劝告她,她说咱们走着瞧,你也要老本一点,先准备着应对也没什么坏处,我嗤之以鼻后她说不服回家了当面辩论。那天我们对是否会出现“三天三夜的黑夜”打赌了,在那天太阳照常升起的时候我打电话给她,她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后来放寒假回家了我质问她,她说是因为全能神被妖精祸害了所以才没有出现“三天三夜的黑夜”,对此我只想呵呵。

3.她们是如何的荒谬:

    全能神邪教徒估计是世界上最会撒谎而且还厚颜无耻的团体了吧。我妈妈为了拉拢新成员,不断地游说身边的亲朋好友,长途电话也照打不误,用尽了卑鄙的手段。她为了拉我婶婶入教,居然撒谎说“我XX(我的名字)也信这个的,他说这个是好的,对身体有好处的”。由于我是大学生身份,我婶婶对我比较信赖,也就放下了警惕,跟我妈妈一起出去散步了,没想到拐一个路口就多了一个说客,再拐一个路口又多了一个说客,最后我婶婶被我妈妈她们围得水泄不通,不停地被劝入教,我婶婶见状害怕了急忙想办法脱身了。在“世界末日”前夕,她们还拿着传单和扩音器上街公然宣扬“世界末日论”,鼓吹信全能神才能得救。回乡下走街串巷,半夜挨家挨户地敲门,别人问她什么事,她说是好事,然后递上传单。真所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比做什么都勤快用心。“世界末日”的时候,我家八十多高龄的大爷爷也被她蛊惑,买了不少的蜡烛等用品来应对所谓的“三天三夜的黑夜”。他们瞒天过海,厚颜无耻,事后我质问她的时候,她还说“世界末日”是别人说的,她没有宣传,我问大爷爷是不是你骗她的,她也百般抵赖。

总之,全能神邪教教义漏洞百出,信徒是满嘴胡言乱语。全能神邪教罪行罄竹难书,那些荒诞的言论不胜枚举,网上的资料也铺天盖地,在此也不再赘述。

4.她们是如何迷惑我们的:

   我妈妈自从痴迷全能神邪教以后,经常去聚会,店铺经常一天到晚关着的,因为他们聚会不准带手机,所以那些顾客和送货的人如果来访根本联系不上她,因此生意一落千丈,入不敷出,甚至交不起房租。每逢我放假在家,她总是在我面前忙前忙后,表现得很勤快,我几度被假象所迷惑。甚至在网上看到对全能神邪教口诛笔伐之后,我回头看看我妈妈,她好像“跟网上说的不太一样”,甚至觉得“没有网上说的那么夸张”,因此我被温水煮青蛙了很久,对她也放松了不少警惕。后来她在外面拉人入教的言论经常传入我的耳朵,什么“钱快没用了,要改用银元了”、“XX市人要死光了以后没工可以打了等等。而钱要没用了是因为邪教组织要骗钱,想让大家把钱都交给邪教组织,“XX市人要死光了是邪教组织用来恐吓她不要出去打工(因为我家人和亲戚朋友为了让她断绝跟其他邪教徒的往来,一直叫她外出打工)。

5.关于我举报跟踪以及对邪教的打击:

国保的人手相当有限,我们这县城国保只有几个人,所以他们不会亲自侦查和跟踪的(我不排除北上广深和一些地方会侦查,但是据我所知以及网友的反映,绝大多数地方是这样的)。这就需要我们自己掌握聚会规律和窝点。我前前后后举报了好多次,持续了四五年,国保还是没什么动静。后来发现聚会窝点和规律了,国保还以“不确定骨干是否在场”让我不要打草惊蛇,等以后再说。我实在沉不住气了,很生气。就偷偷跑回家,租房子住在外面,家里人没有人知道我回来了,所以办事的时候方便很多。

回家第1天我就跟国保说我沉不住气了,我要自私地冲击窝点,我不管什么打草惊蛇了,4年了!我要救我妈,其他人我不管!原谅我自私,我不能再等了!我告诉他们3天后我妈妈又将会出去聚会,准确的时间地点我都知道,请给我调遣警员去抓捕。国保说理解我的心情,答应我明天开个会,准备一下。

2天我又跑到市公安局反映我的情况,因为我担心县里的国保在敷衍我,毕竟这么多年了,每次都这样。市公安局泡了茶给我让我写了一份材料,让我留了联系方式,说会重视的,但是可能没那么快,需要开会什么的。

3天,没有任何消息,我在出租房里该干嘛干嘛了。

4天我还在睡懒觉的时候,有一个本地的陌生电话打给我,我接了,是聚会点所在的派出所的,所以至今我还不知道警察这么高效是因为县国保真准备动手了还是因为我去了市公安局的原因。而就在我回家的第4天,根据聚会规律,我妈妈跟她的同党们会在相同的时间和地点聚会。我带警察事先潜伏起来,人赃俱获,抓了好几个邪教徒。警察整个过程都文明执法,不打不骂。这次打击邪教我做了充分的准备,准备持久战,在外面租了房子,家人根本不知道我回来了而且潜伏在本地。我也没想到回来的第4天就把邪教给一锅端了。

在派出所审讯的时候,邪教徒装聋卖傻,有的干脆在睡觉,面对审讯答非所问,有3个一直用假名字,警察也非常有耐心,不打不骂,文明执法。我恐吓其他的邪教徒说如果我妈妈再出去聚会,我就上你们家揍扁你们,我知道你们的家庭住址,我妈妈都告诉我了,他们都点点头。(事实上我也知道她们的家庭住址,因为我掌握的信息很全很充分,有的是在抓捕之前掌握的,有的是从派出所的审讯结果里面瞥见的。跟踪和掌握聚会规律是有方法和技巧的,在此不便多说,想知道方法的可以私聊我,私聊之前请语音+文字双重辱骂全能神邪教,以防卧底。)

临回家的时候我再次警告她们可以自己信,我完全不管,但是要是跟我妈妈一起的话,你们就完蛋了,我一定会上门收拾你们。有一个信徒说不会了,狡辩说他从来没叫我妈妈去,说反正我知道他家哪里的(抓捕的地方),他以后不敢了。但是据我了解,抓捕的地方是他临时租住的,他的家庭住址根本不在这里,是在另一个地方。在他们拘留期间,我还亲自去了邪教徒的家,以防我妈妈离家出走了找不到人。

 出狱那天,我带了很多家属去拘留所。我用单反相机把那些信徒的脸逐一清晰地拍了下来。其他的信徒也有有家属来接的,我在确保来接人的亲属不是全能神邪教徒的情况下,我们互留了电话、姓名和家庭住址。至此,我手里有信徒的姓名、家庭住址、照片等等,我制作了传单,上面有信徒的全方位信息,一旦我妈妈再次出去聚会,我分分钟上他们家附近贴传单,搞臭他们。我还对一个外地的带领大打出手,在场的邪教徒也是看在眼里。如此一来,我完全处于主动的有利地位,教会开除我妈妈也是指日可待。

接回我妈妈之后,我妈妈暂时消停了点,但是我知道这远远不够,长年累月的洗脑,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我让我妈妈跟我去XX市打工(我去XX市实习)以达到断绝联系的目的,结果可想而知,她根本就不想离开家,所以找各种借口推脱。我跟她说如果你不跟我去XX打工的话,我就天天跟你们耗着,直到你跟我走为止,她对我话不屑一顾。

我妈妈自从信教之后就不把钱存在银行了,我爸有一次打扫卫生的时候就发现了2万块钱藏在床底。我妈还跟我有模有样地“举例子”说“现在到处都开设银行,很多银行都倒闭了,大家的钱都拿不到了”,事实上是一些银行的业务调整、由于拆迁等原因正常搬迁而已,这些正常不过是事情被邪教渲染得恐怖至极。

临近开学了,由于家里的钱一直由我妈妈管理,当我找她要学费的时候,她拿出全家当只有几千块,还不够我交学费!我家多年的积蓄不知所踪!我妈跟我说这些年开销都花完了,但是我算了一笔账,她手里至少有5万块钱,不可能一分钱都没有的,除非是捐给邪教了!我逼问她钱的下落,当然了,她三缄其口,我没有问到任何结果。于是我跟我爸拿了把菜刀,直达邪教徒家问他收了多少钱,结果可想而知,他矢口否认,只说了MP4150/个,没有其他的收费名目。然而事实呢?为邪教“捐祭物”的人比比皆是,少则几百块,多的几万块,甚至有不少的信徒倾家荡产。我来之前就知道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的,此行的目的一是能问出什么就问出什么,二是严正警告他不要再拉拢我妈妈从事邪教活动。他只承认MP4150/台,否认了有其他收钱的行为并声称是我妈妈自己来聚会的,不是他叫的。事实呢?一个巴掌拍不响。我留下了传单,并警告他说:“你自己要信我不会反对,哪怕我看见了也当作没看见一样,刚才我进来的时候你还在看邪教的书,我也看见了,我不也当没看见一样吗?但是如果你要是跟我妈妈在一起聚会,不管是不是你叫的还是怎么的,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会找你算账,一个巴掌拍不响的,你自己好自为之。如果你不听话,我不仅要上门打你,还会把这传单贴遍你们的村子,让你的邻里乡亲都知道你在干什么勾当!”临走的时候我还特意多留了几张传单给他。

   传单见单独的附件:

出狱一阵子之后,我妈妈还是不愿意跟我去XX市打工,不愿离开家。一星期之后,我妈妈又出去聚会了(说好的被抓了之后有3个月到半年的隔离呢?也许不是聚会是在商讨离家出走的事情吧)。我当时就火冒三丈。第二天联系好朋友,开了一辆车,叫了一车人,晚上直逼邪教徒家。临走的时候我还摇下车窗,问我妈妈去不去,她没理我,一脸的无奈,哈哈~~~。到了信徒家,一开始他还否认前一晚跟我妈妈有来往,我难抑心中怒火,耳光扇了一个又一个,对方根本不敢回手,只一个劲地说“你不要这样子啊”,我也不费口舌了,狂扇耳光+拳打脚踢。边打边说“都警告过你了你还是皮厚”、“还想抵赖”,后来他一不小心说漏了嘴:“我就拿了点东西(邪教资料)给她”。

“拿什么给她了?!”啪的一个响亮耳光。

“刚才还说没跟她来往!”又啪的一个响亮耳光。听到此我们打得更用劲了,谁叫你不老实,还死不承认。也不知道打了多久,信徒还是不敢回手,我们打得有点不过瘾,我爸就去砸东西了。于是乎,我们相继拆了他的门,掀了靠椅,砸烂了电视。看到电视被砸烂了,邪教徒立马跑下楼去呼救了,我爸追上去扣着他的脖子,扭打在一起。我追上去把他们分开,拉回了我爸,我朋友见状马上去调转好车头,我们一行人上了车迅速离开了现场。

由于邪教有他们的圈子,第二天消息就传到我妈妈的耳朵里了,整个当地的邪教圈子都知道了这件事了。但是他们本来就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根本不敢则喊捉贼报警,打掉的牙只能往肚子里咽。我妈妈也知道了我不是开玩笑的,于是不得不收拾东西,乖乖地跟我去了外地。

如今我妈妈在XX市打工,月薪有4000多。前两天(来XX工作了一个月的时候)她问我舅舅去温州有什么火车,同时打电话给我奶奶说她在外面打工生病了要回家采草药吃,还说地里红薯熟了没人挖她要回来挖(根本值不了几个钱,来回路费都可以买下不少的红薯了),还跟她的同事抱怨说工作太累要辞职。其实这一切借口,都是她用来迷惑我们的借口,为的就是能回家,能继续搞邪教。因为她来XX市是跟我生活在一起的,她根本没有生病,红薯我爸在家也会挖的,根本不要她操心。我得知她的小算盘后,又拿出这些传单对她说,如果我见不到你人了我就回去揍这些邪教徒,反正姓名和住址我都知道,而且上次打砸的事情你也知道,你要去温州打工也行,明年我毕业了陪你去,你别自作聪明跟我耍什么花样。那邪教徒不是造谣说到处田都用来造房子了,明年大家没粮食吃了要饿死了吗?好,那没关系,明年我们一家人都上那邪教徒家里吃喝,反正他家有钱,你们也源源不断地交钱给他。我妈看到这一切脸都青了,只得老老实实,乖乖地留下来上班了。

我最近都跟我妈妈有互动,修复亲情关系,目前相处得很融洽。我想说的是,很多事情要靠自己,不要过分相信他人和外界。我在联盟群很多年了,什么上京拉条幅啊,联名上书啊,打电话给巡视组啊,我不敢说这些方法没有用,但是我个人觉得相比自己动手,效率还是低太多。在此,建议家属们以反邪指导书为主,核心3步走:1举报2跟踪3隔离转化。

跟踪是一个大难题,本来就不好跟,加上邪教徒警惕性高,这让不少的家属望而却步。对于跟踪,本人经过长期的摸索,积累了比较成熟的GPS跟踪经验,感兴趣的家属可以与我联系。

反邪教是一场持久战,我花费了不少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劝告家属们不要吝啬钱财,把拯救家人放在第一位,刻不容缓。何况你家人正常了,你家里就会多了一个劳动力,生活也会步入正轨。同时,多向成功反邪过的朋友讨教经验,毕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家属们,请每天问问自己:举报了吗?跟踪了吗?掌握聚会规律了吗?对待信邪教的家人态度好吗?祝大家早日成功挽救亲人!

                                   

 

 反全能神邪教-逼神吃屎

                                                  201611

作者:反全能神邪教—逼神吃屎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fqnslm_com@163.com 站长QQ:1624485837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