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受害经历征集 >> 内容

追随全能神的日子是一场噩梦

时间:2016-10-1 6:39:27 点击:

  核心提示:我叫刘梦欣,也叫李妹娇,为什么我会有截然不同的两个名字,当你耐心看完我的故事就会明白这一切。   我今年23岁,家住广东怀集,是一名九零后农村女孩儿。家中贫困,16岁初中未读完,我就辍学走上了打工之路...
我叫刘梦欣,也叫李妹娇,为什么我会有截然不同的两个名字,当你耐心看完我的故事就会明白这一切。

  我今年23岁,家住广东怀集,是一名九零后农村女孩儿。家中贫困,16岁初中未读完,我就辍学走上了打工之路。希望靠自己微薄的力量减轻家庭的负担,让弟弟妹妹们不要受苦。

  迷信无知,入歧途。

  李妹娇,是我的本名。2013年,我刚刚20岁,正是青春浪漫,天真无邪的时候。虽然只身在外打工很辛苦,我却充满希望,省吃俭用,将钱都寄回家里供弟妹上学,那时候的日子虽不富裕,但却简单幸福。中秋过后的一天,和我一起在制衣厂打工的工友林世英问我“相不相信世上有鬼神的存在”。深受家庭封建迷信思想的影响,我毫不犹豫告诉她:“我信!”就是这句“我信”,让我简单幸福的日子就此戛然而止。

  2013年9月,由于父母反对我和男朋友分手,内心痛苦,心情低落,怨恨父母太自私,不理解我,孤身在外无人倾诉自己的烦恼。这时,林世英主动开导我,开始跟我讲关于“神”的事,告诉我信“全能神”就会快乐,没有烦恼,还能保平安、避灾难,带我参加“聚会”,学习《最后的船票》的小册子,跟我说这是信“神”的最后一班车了,我当时暗自庆幸自己能够赶上这趟末班车,她们的关心让我孤独苦闷的心感到温暖,并坚信信“全能神”就能过上美好的生活,对“全能神”的信仰无疑成为了我那时的救命稻草,我以为自己找到了精神寄托,毫不犹豫的开始追随她们信起了“全能神”。

  追逐幻化美好,更名换姓陷泥沼。

  自从信了“全能神”以后,我把心思全部用在参加“聚会”、阅读“全能神”书籍、听“全能神”诗歌上。白天的时候我到处游说身边的朋友拉人入教,晚上则研读“全能神”的书籍资料。虔诚为“神”工作的我,为了维护“全能神”和不出卖所谓的“弟兄姐妹”,我编造了一大串谎言,将自己的姓名户籍完全改了,编造了“刘梦欣”这个名字,还谎称自己是孤儿,没有父母、亲人,与家人脱离了联系。

  家人失去了我的消息,以为我遇到不测,心急如焚,到处寻找我的下落,甚至报了警。父亲急得白了头发,身体本来就不好的母亲因为我,更加病弱。

  而我听信“全能神”宣扬的家庭、亲情无用,相信只有脱离家庭才能更快的进入“天国”过上美好的生活。我忘记了自己许下的对自己和家人的承诺,背叛了自己快乐知足的本心。我变成了“全能神”精神控制下满嘴谎言、无情冷漠的刘梦欣。

  恶梦终醒,幡然醒悟。

  为了全心传教,我不再工作,没有了经济来源,无依无靠,终日躲躲藏藏。曾经因生活无着,被中山救助站收容,被两名患有精神病的女人殴打,那时候我哭喊着叫“全能神”来救我,不停的祷告“神”来助我。可是最后,来救我的却是救助站的管理人员,并不是“全能神”。自从我离家之后,家人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我,见到父亲憔悴苍老的面容,我的心很痛也很自责。听着父亲的诉说,看着父亲见到我后失而复得的眼神,我内心愧疚无比。因为错信“全能神”,我给家人带去了伤心、忧心和痛心,我深深的伤害了家人,并让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

  家人的关心和温暖,让我重新想起自己的责任。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我幡然醒悟。追随“全能神”的日子就像是一场噩梦,醒来之后发现,我是信了“全能神”,可“全能神”不但没有给我快乐,保我平安,还吞噬了我的良知,使我善恶不分,无情无义。我恨“全能神”把我变成一个不要亲人、冷漠无情的刘梦欣。我要重新找回那个性格开朗、热爱生活、勤劳孝顺、对未来生活充满幸福憧憬的李妹娇。(作者:刘梦欣)

作者:刘梦欣 来源:凯风网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www.fqnslm.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fqnslm_com@163.com 站长QQ:1624485837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 移ICP备100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