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全能神危害 >> 受害经历征集 >> 内容

反全能神历程,写在2014前 (010)

时间:2014-1-21 18:04:56 点击:

  核心提示:两个月前的某天,接到一个电话,是我母亲本人打来的,说是要给在徐州的我带一件衣服过来,语气神神秘秘的,我当时就寻思着她应该有事瞒着我,我便一再追问我母亲,可是她死活不说,说是想过不久来徐州跟我见个面,或...

两个月前的某天,接到一

个电话,是我母亲本人打来的,说是要给在徐州的我带一件衣服过来,语气神神秘秘的,我当时就寻思着她应该有事瞒着我,我便一再追问我母亲,可是她死活不说,说是想过不久来徐州跟我见个面,或者让徐州的一帮兄弟姊妹拿过来给我,说那些所谓的兄弟姊妹都是和我一般年纪的大学生,人也很好的。我本身就不太习惯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跟一帮陌生的毫无交集的人员有接触,更何况是母亲口中超级玄乎的所谓的兄弟姊妹。当时我一再逼问,可是无果,死活不说,说是不能在电话透露有关那些的半个字,会有警察监听云云,我当时就急了,哭着对她说,那一定得这样的话,那肯定是什么见不了光的事情咯,母亲第一次把我电话挂了。尔后,我再一次拨通了她的电话,她怕是烦我了,没说什么继续挂了我电话,我一次次,没有放弃,继续拨打,母亲只是冷冷的说了句,手机快没电了啊,我无奈的说了句,奥,好的。挂了电话之后,我左思右想,反正我是不能忍受陌生人靠近我影响我生活的,大老远的也是不能让母亲一个人来徐州的,不然我考完试回家一趟好了,看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个多礼拜之后,我考完试了,回到家,那晚母亲偷偷摸摸的跟我普及了很多全能神知识,因为我母亲文化程度才小学,大字不识几个,所以她只是买了p4看视频,不过视频的洗脑方式快于阅读书籍,所以母亲基本每天都沉浸在邪教视频中,这是后来听我父亲说的。当时父亲其实并不知道母亲所接触的东西叫全能神,属于邪教的一种。当然我父亲并没有接触全能神啦,本身跟我一样,是个无神论者。之前回校几天跟母亲打好招呼了,回来几天,我母亲跟我父亲传达的意思是我想在家玩几天,所以我父亲对于我回家的真正意图并未知情。

因为我回家的关系,母亲跟邪教徒借阅了话在肉身显现,还有一本是黄色封面的以诺亚方舟为背景图片的最后的船票貌似是这个名字,后来我在去国保举报的时候,在副队长书橱里也同样看到过。话在肉身显现这书貌似是邪教徒每次交通必备书籍,因为我清楚的记着在这个册子的封面有写这本书在每次聚会交通至少三到四次貌似。里头内容因为没怎么细看,本身也没兴趣了解这些歪理邪说。

同时,母亲还给我看了相关邪教视频,对了,内存卡,我清楚的记得不止一张内存卡,容量大概每张都是4G8G大小的,都被母亲藏在了一个不是很引人注目的小盒子里。

当时母亲还算比较痴迷,不过没有反邪群那些同胞程度那么严重,因为才刚信没多久的关系。开始我一直跟她理论,可是她老是认为她自己被别人灌输的知识才是正确的,有方向性的!因为这些,我好几天没怎么吃饭,因为我实在忍受不了自己的母亲如此迷信这些!当时我也还没认识到这是邪教了!

后来第二天的晚上,我百度了下全能神,才知道这是呼喊派赵维山兴起的东方闪电的后话,全能神,邪教性质,主要就是骗人钱财,破坏家庭!后台是以国际反华势力为主导的,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提供服务器支持的!后来一个机缘巧合,看到了反全能神联盟网站这个平台,还有扣扣群,我都加了,并且之后成为了联盟网站的关注者,灌水者!

通过网站扣扣群,了解到很多家庭目前都饱受着邪教的迫害,其中大多是善良老实的以四五十岁妇女为主导的,离家出走,传福音去了。有的甚至失踪多年未归,音讯全无,有的家里还有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有的甚至于因为信全能神,而流产了,一个小生命还没出来见见外面的世界,便夭折了。

当时很多成功了的叔叔就一直在劝说让我首先要做的便是去国保举报,当然是秘密举报道路。我当时心里其实略忐忑,这么大岁数,除了去拍二代身份证那会去过派出所,别的时候基本不和**官员打交道,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可能听过来人的应该也不会错吧。怀着忐忑的心情,我去了市公安局,当时因为去得早,国保,610都还没到上班时间,我就在门卫处等了一个多小时。当时门卫一直问我来公安局干嘛,我没理他们,门卫说,像你这情况,肯定也得跟我们说了我们才能帮你通报的,然后再帮你联系好国保,怎么能让你随随便便进去呢。我就心软了,说我就是来举报的啊,你帮我联系好国保大队长就好了!当时其实心里特别害怕。后来好久后,见到了国保叔叔,一五一十的跟他反映了情况,把我所知道的所有情况都跟他说了,他也跟我商量制定了一系列方案。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天色已黑,我因为不太常去市公安局的关系,迷路了,同时坐错了公交车,之后又一路摸黑走回了家。来来回回折腾了两个小时,当时我电话是静音模式,所以也没接到父母亲的任何电话,殊不知他们在这段时间给我拨了几十个电话,焦急的等待我回电。而我,当时心情五味杂陈,几乎是一路哭着走回家的。母亲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哭着脸跟我道歉,说自己因为看不到我的半点消息,几乎快奔溃了, 同时还拨通了我同学,我所有亲戚号码,可是都没任何消息。我咬着嘴唇,情绪略激动的说,如果走丢的那个人换做是你,你能明白我们又是何种情绪呢!将心比心,这玩意儿一天不离开我们家,我觉得就是在受一天罪,饭我也好几天没怎么吃了,你难道真的就不能明白我心情么。别人,亲人,难道一定得是为了家庭平安去相信所谓的别人么!母亲当时对我的话是有点耳根软了,完了之后,一直在路上说,别跟你爸提这个,不然他会怎样怎样的,我当时答应了她。回到家,父亲看着一脸委屈的我,一直盘问我去了哪,因为什么,为什么哭,我一直在回避父亲的眼神,只是说我去别人家玩了,想必父亲也能看出我是有难言之隐的,就没再说话。后来,父亲就走开了,留下了我和母亲两个人,我平心静气的和母亲交谈了番,不是反对,但是跟她讲道理,讲心理战,我妈听进去了几句话,我很欣慰。同时她答应我自己主动申请退出邪教,我当时不是很相信我妈,说明天我陪你去吧,也不早了现在。她答应了!

第二天中午,她去了传她的人家,我也紧跟其后,我跟那个婶子说了很多,并且警告她,如果以后再把类似邪教传于我妈,跟她嫂子大哥说去!因为她嫂子大哥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比较注重面子,如果听到自家人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多半是会嘲笑她的,所以。。。

接下来的几天,一直在观察母亲的举动,并且做好心理疏导工作。。。

一个月过去了。。。

两个月过去了。。。

半个月前,我趁着帮母亲干活的契机,跟她聊了很多,发现母亲确实转变了很多,在观念上或者心理上,继续观察。。。

作者:不详 来源:原创
共有评论 19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反全能神联盟(fqnslm.com) ©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站E-mail: fqnslm_com@163.com 站长QQ:1624485837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自网络!若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我们将会在五个工作日内删除. 移ICP备10086号